美媒 马斯克的中国行

2023-06-12 11:44

美媒《外交家》6月6日文章,原题:马斯克的中国行。文章报道如下:

特斯拉集团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最近对中国进行一次短暂但影响深远的访问。在中国期间他拜见了包括中国外交部长秦刚在内的高级官员,以及商务、工业和信息技术部部长。此外,他还参观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对厂内员工的集体努力表示赞赏。

马斯克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的非官方会面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宁德时代是新能源汽车车载电池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在中国访问期间,马斯克还可能讨论在中国部署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同时解决将特斯拉的驾驶数据保存在中国境内的问题,以及其星链项目的潜在军事影响。

与美国政府有意回流资本和制造业相反,马斯克旨在增加特斯拉在中国电动汽车和动力电池领域的投资。特斯拉股价在马斯克访问中国期间飙升。此次的访问凸显中国的务实外交政策,在中美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与美国行业领袖进行接触,标志着中国对美国政府和商界所采取的不同策略。

马斯克曾将中国和美国比作连体双胞胎,暗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脱钩不仅代价高昂,而且具有破坏性。中国对马斯克的意义不言而喻:中国不仅是特斯拉的第二大市场,更是特斯拉产能的关键,中国的特斯拉超级工厂贡献了其全球产量的一半以上。2022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出口汽车27.1万辆,占工厂总产量的三分之一。

上海市政府为特斯拉超级工厂提供优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但条件是:在中国销售的电动汽车必须包含至少 90% 的中国制造零部件。特斯拉通过将本地采购零部件的比例从 2019 年的 50% 提高到 2020 年的 70%,最终在 2022 年超过 95% 来实现这一目标。

特斯拉利用中国巨大的制造能力、蓬勃发展的汽车市场和具有成本效益的电动汽车供应链。相反,特斯拉在培育本地供应链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特别是通过帮助本地供应商实现产品和流程标准化。由于溢出效应,这反过来又间接促进了中国电动汽车领域广泛供应链网络的发展。

生产电动汽车的过程与制造内燃机汽车的过程有很大不同。德国、美国和日本等老牌工业国家在发动机技术和传动系统方面具有巨大优势。相比之下,电动汽车生产严重依赖电动机、控制系统和电池。现有的传统汽车企业在这些领域几乎没有竞争优势。中国已经在快速增长的电动汽车市场的供应链中确立主导地位。

特斯拉与中国脱钩的前景,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在电动汽车供应链中的主导地位以及电动汽车和动力电池中使用的几种关键矿物,可能带来巨大风险。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可以吸取教训。例如,苹果在帮助中国建立智能手机供应链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为中国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消费电子设备方面的进步铺平了道路。不过,苹果认识到需要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后来采取脱钩策略。

尽管苹果公司CEO库克做出重大努力,将 Apple 的供应链多元化并将其转移到越南和印度等国家,但 Apple 超过90%的产品仍然来自中国。仔细考察中越之间的中间产品增值贸易,越南的生产严重依赖中国的供应链,尤其是上游材料和机械以及中间零部件。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中国已经成功地将其供应链延伸到这些新建立制造工厂的国家当中。

认识到与中国供应链脱钩的内在挑战,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冯德莱恩引入了对中国“去风险”化政策的概念。这种做法后来得到了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的响应。“脱钩”政策顾名思义,鼓励独立于中国的供应链;相反,“去风险”政策旨在增强供应链弹性并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尤其是在与国家安全相关的领域.

尽管他们对中国的依赖程度不同,但脱钩和去风险政策的执行需要相似的策略:补贴在岸或近岸制造的国内产业政策,以及国际产业外交,包括朋友支持,形成供应链联盟,并建立重要的矿产联盟。然而,这两项政策都可能被视为背离自由市场原则,因此,去风险化行为可能引入其自身的一系列风险。

政府在国内和国际层面的干预将破坏以前统一的全球生产和市场网络。此类行动会引发富裕国家之间对补贴的低效和不协调的竞争,从而导致供应链中不必要的冗余和重复。随后导致消费者成本增加和碳排放量增加。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脱钩”转向“去风险化”之际,马斯克访华具有象征意义。尽管建立更协调的替代战略作为保障措施很重要,但越来越明显,中国仍然是全球供应链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技术密集型行业,供应链的竞争力和脆弱性之间存在矛盾。随着一个国家在这些行业(如美国的半导体行业和中国的电子行业)的供应链中变得更具竞争力,基于它们的比较优势,从全球输入的组件、材料和专业知识,但客观的现象譬如自然灾害、流行病、政治动荡或战争等脆弱性则让这些行业产生相应的风险。换句话说,在竞争力(效率)和弹性(增加冗余)之间取得平衡是困难的,特别是对于工业能力有限和国内市场较小的国家。这些国家通常受益于将其独特的资源整合到全球生产网络并将其产品销售到全球市场。

因此,较小的国家退出全球供应链网络的直接动机有限。虽然大国有意识地选择“脱钩”或去风险战略,接受潜在的经济损失,但他们会在全球影响力和政治、技术领导力等其他领域获益。但是,这些非经济利益通常不会扩大到他们的小盟友。

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正在进行的技术霸权争夺战中,美国在众多工业领域拥有更大的影响力。这归于其对技术和知识产权 (IP) 等上游资源的控制,这些资源占据全球价值链的“咽喉”位置。相反,中国主要擅长低附加值生产,在那里可以找到替代品(即使成本很高)。因此,中国有很大的动力维持全球化的现状。另一方面,在“去风险”或“脱钩”的情况下,美国有望获得比中国更多的政治影响力,这将导致双输局面。

面对半导体行业等潜在瓶颈,中国采取积极主动的产业外交战略。它一直积极加强与非洲、中东和中亚友好国家的政治和外交关系,以确保能源和重要矿产的稳定供应。在企业层面,中国与全球商界的互利关系继续蓬勃发展。

通过欢迎特斯拉的投资并给予马斯克高调的外交接待规格,中国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即仍然对外国投资持开放态度。这种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其广阔市场的意愿尤其值得注意,尤其是在美国越来越多地采取更保护主义的做法之际。

中国一直运用“软外交”加强对外关系。也称为公共外交,该战略涉及利用文化交流、体育、教育项目、发展援助和商业联系,作为加强国家间双边关系的手段。中国软外交的一个突出例子是冷战时期的“乒乓外交” 。1971年,中国出人意料地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这一事件有助于解冻美中之间冰冷关系,最终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于次年对北京进行历史性访问。

同样,接待马斯克的访问被视为软外交的一次演习,这与两国之间持续冻结的硬外交形成鲜明对比。考虑到中国的“战狼”外交方式,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这种方式虽然植根于政治意识形态,但并不总能为该国培养积极的国际关系。

软外交,特别是通过加强经济联系和商业合作,可能缓解因“脱钩”或“去风险”而产生的紧张局势。硬脱钩可以促进地缘政治集团或国家之间的自力更生,这将引发更激烈的竞争,令人想起导致两次世界大战的情况。全球相互依存可能降低发生此类大规模冲突的风险。俄罗斯在入侵乌克兰期间由于工业生产中断而导致作战能力有限,这证明各国在试图维持一场没有进入全球生产网络的旷日持久战争时所面临的巨大挑战。

遗憾的是,基于政治价值观的地缘政治集团为建立独立工业体系而进行的持续竞争将把我们推向安全困境。在此情况下,各国在寻求安全的过程中将进入一个为自给自足而进行的自我延续的竞争循环,这可能无意中加剧冲突,即使最初的意图仅仅是为了加强安全。

外交在解决国家间冲突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当传统的外交途径成效不足时,软外交可以通过加强经济联系和促进互利伙伴关系来帮助建立信任、促进对话并减轻地缘竞争的负面影响。希望马斯克最近对中国的访问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并激发类似的行动。

编译/迪巴拉 2023-6-11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