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 “网红”文化在中国蓬勃发展

2023-05-29 09:53

新媒《海峡时报》5月27日文章,原题: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梦想成为有影响力的人,“网红”文化在中国蓬勃发展。文章报道如下:

疫情封控时期,许多培训机构停止线下上课,转而向线上平台进行课程视频的分享,逐渐,有部分私营企业通过互联网成功自救。笔者采访的这位“赞能”先生(化名)就是很好例子,迄今为止,他积累了超过 600 万粉丝。

“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对我的音乐如此积极回应。他们的支持和鼓励让我非常感动,”赞能先生说。他发布自己弹钢琴和唱歌的视频,有时和他的妻子一起翻唱流行曲。在他的抖音账户上,网友们说,赞能的直播在困难时给他们带来慰藉,并评论他的声音是多么动听。

一位网友在留言分享:“隔离期间我感到很孤独,当我上网听赞能老师现场唱歌时,我仿佛感觉如家人在陪伴。”现在,赞能先生在抖音平台名气越来越大,吸引广告商的目光,广告蜂拥而至,使他成为中国蓬勃发展的“网红”文化的一部分。他在另一个平台快手上也有50多万粉丝,小红书上也有 35万粉丝。

另一位网红“汪宏”(化名)已经与品牌合作,在自己的视频展示品牌方产品,还有一些直播服务或网店,他们直接向观众销售产品。这些直播带货的主播们也是网红一部分。

2023年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网红经济规模将达到 6.7 万亿元人民币,是2020年的五倍多。 今年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9月至2022年10月,中国估计有1010万名网上主播,人均粉丝10,000人左右,这些直播或机构平均每天发布 3830万条帖子。

上海工作的Olivia 表示,随着企业和观众寻求新内容和更具个性化的创作者,未来将有更多公司转向投资直播带货的主播,他们与粉丝互动以保持参与度,且拥有较精准的粉丝群。她认为“拥有大量粉丝的网红(对公司)具有吸引力,尤其是涉及名人或旗舰店开业等大型活动时。但是,对于长期项目,公司将评估其目标受众的相关性、参与度、内容质量、真实性以及与其品牌价值的一致性”。

2021 年,中国网红能赚多少钱成为热门话题,有些人铤而走险走上违法犯罪道路。一份2020年的报告显示,当时中国100万名主播中,近一半的粉丝人数不到 1 万,而大多数主播的月收入仅在 8000 元至 15000 元之间。31岁的赵先生,他在小红书上拥有约 9,200 名粉丝。他说,大约一年前,他第一次收到代言一款家用香水的邀约,当时他有大约 4,000 名粉丝。

2021 年7月,赵先生首次在小红书注册自己的帐户,用于分享他日常生活的照片。

“那时,只是分享我的生活,”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赵先生说。“通过我的账户结交了很多新朋友。”赵先生表示,他不介意向粉丝推荐他喜欢的产品,即使他没有获得报酬,但他不打算辞去工作放弃稳定的收入来源。“我没有偏离初衷,只是分享生活点点滴滴,”他说。

赞能(化名)继续经营着他的音乐学校,尽管只有几个学生。“我曾经有数百名学生,但不得不削减教学时间,专注我的社交媒体帐户制作内容,”他说。聘请了两名助手处理他在社交媒体账户上收到的数万条消息。目前,他正专注为70年代和80年代的歌曲进行“二次创作”。“现在可以靠品牌合作的收入谋生,但我不会放弃音乐学校,因为这是我的热情,”赞能说。他说自己社交媒体账户的收入“比经营音乐学校的收入略高”。

中国浙江传媒学校的李教授专门开设“视频和网红经济”的课程。他说网红工作尤其是在抖音比以往更难。“抖音决定向观众推送哪些内容的方式与淘宝等网站截然不同,”李教授说,淘宝和其他平台倾向将内容从非常受欢迎平台、品牌方推送给用户,从而为这些“流量保证”吸引更多流量,但抖音一直在寻找“下一个新事物”。

这意味着即使是在抖音拥有大量粉丝的网红也不能满足现状,必须继续推出新鲜、引人入胜的内容。李教授说,他的课程旨在让学生“体验成为‘网红’的感受,所以必须不断产出内容,这非常具有挑战性”。中国年轻人对网红“生活轻松”只是一种误解。李教授说,许多中国人倾向效仿在网上关注的人,去相同的地方旅行并拍摄相似的照片,但这并不是成为有影响力的人所必备的能力。

2018年,《新华社》  年进行的一项就业调查发现,1995 年之后出生的人中有 54% 的目标是成为“网红”。

编译/迪巴拉  2023-5-28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