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代价,谁来担当

2023-05-12 15:17

对应气候变化,理应减碳。在香港,空调是主要的碳排放来源之一,应减用弃用,但无奈在气候变化下,一般家庭只有更依赖空调解暑,冷气机已是一般家居及办公室的必备电器,但总有些人负担不来,无论是机价或电费。若为了碳中和而推高住户电费,会令基层情况更糟。试想一户月入几万元的家庭,电费是2000还是3000元总是交得起;但月入不过1万的家庭,如果电费上千元是艰难的负担,而冷气耗电动辄可令电费上千元。

基层无助被忽视

所以很多基层市民捨不得开冷气,不是呼吁环保救地球,而是花费不起。那么,没有冷气,开窗可以吗?但香港的居住环境,街外比室内还热,而且充斥废气,不开也罢。困扰着基层居住环境的还有噪音,虽然法例已禁止晚上和假期使用高噪音的机器或工序,可惜不涵盖汽车、铁路和人群等噪音。若家住繁忙公路、铁路旁,想早点安睡并不容易;大排档、街头叫卖的噪音更经常延至深宵,有冷气机的住户都未必有觉好睡,何况没有冷气机。他们日间劳碌,晚间热、噪、浊不得安眠,影响健康及降低工作学习效率。面对这些空气、噪音、暑热的问题,普通住户除了开冷气或搬屋外,似乎并无他法。而且社区内冷气用量愈多,他们的情况就愈恶劣。

长期处于高温、空气混浊、失眠的室内环境会诱发林林总总的疾病,包括呼吸系统及心血管疾病。对低下阶层家庭,特别是长者和长期病患者而言,是沉重财政的计时炸弹。若果病发而需长期治病,但事先没有购买医疗保险,医疗费将使家庭财政顿时变得拮据;若需家人照顾,再少一人的收入,情况就雪上加霜。在社会层面来说,损失劳动力之余,又要付出医疗代价。相比家境较好的,无论居住或工作环境都可有冷气,较少污染,相关风险自然较低,即使诱发环境病害,经济能力也较充裕,甚至有医疗保险垫底。一部冷气机就道出“愈穷愈见鬼”的苦况。

弔诡的是,排放最多污染物、最多温室气体是那些捉襟见肘的家庭吗?为甚么环保政策不能为他们生活解困,反而被人拉拢去反对环保政策?怒吼要免费胶袋、胶匙……不要说他们跟不上,或许是我们没有真正为他们着想过。冷气机,说着说着带出了基层在环境灾害下的无助及被忽视。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公害,首当其冲的多是基层,因为他们欠缺有关认知,没有能力避灾,或默默忍受。但造成这问题最大责任通常不在他们,而且他们还要背上沉重财政负担的风险,而事实上他们在财政上或健康上未必承受得来。

可按耗电量分层收费

环保当然人人有责,只是要求基层摊分环保的成本,却没有减轻还加重他们的环境负担,未免不公平。所以在制定及推行环保收费时,以及承担环境代价方面,必须考虑基层的能力和责任及基本生活所需,不能变相造成剥削。例如低耗电量的电费可以调低一点,而超过基本耗电量就需增加额外收费,这样既可以经济手段防止滥用,减轻一点基层市民的经济负担之余,又不会造成过大社会负担。只是在划定基本耗电量、耗电量分层及各层收费要谨慎处理,使其财政上可行。同时亦要加强教育普罗市民环保对他们自身健康、生活环境以及隐伏的财政影响,可避免这些环境苦主被想逃避责任的人利用,反对一些对他们、对社会有益的环保措施。

郑睦奇

绿色力量总监

原标题:绿色论坛|环境代价 谁来担当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