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德对俄立场何以与美国截然不同?

2023-02-01 16:52

宋鲁郑

俄乌冲突发生前后,欧盟最重要的法、德两国对俄罗斯的立场与英美等国有着明显的差异。

先是法德联手竭力斡旋,两国领导人都分别亲赴莫斯科,希望能够阻止冲突的发生。冲突发生后双方元首的联系也没有中断。法国总统马克龙仅电话就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了100多个小时。相反,对世界影响力最大的美国根本就没有任何斡旋之举,其行动还颇有火上浇油之意。早在冲突发生前一个多月美国就下令从乌克兰撤回外交人员及家属,并向波兰、罗马尼亚等国增兵。至于舆论战更是升级,甚至俄乌冲突未发生前,美国媒体已在网站显示“直播:俄罗斯攻击乌克兰”的乌龙标题长达三十分钟。

冲突发生后,法德在军事援助方面非常迟缓。德国政府即使连出口头盔或防弹衣等保护性军事装备都禁止,而且还阻止爱沙尼亚援助乌克兰德制武器。直到2022年1月26日才同意运送5000顶防弹头盔,但仍然拒绝运送任何武器。为此基辅市长称此举“绝对是个笑话”,还讽刺德国下一步是不是要提供“枕头”。后来波兰要援助本国装备的德制坦克,但德国不予放行。理由是其他西方国家没有这样做。当后来英国援助时,德国的条件又变为美国提供才行。为此波兰总理指责德国军援乌克兰是“迄今为止最不积极的国家”。

法德不愿冲突进一步恶化

再看法国,当美国给乌克兰提供的军事援助已经超过45亿美元的时候,法国仅提供了1亿欧元,而斯洛伐克这样的小国都达到了1.53亿欧元,波兰更高达16亿美元。就是当德国在压力下同意援助坦克时,法国仍然拒绝。

不仅如此,冲突发生后,马克龙是唯一与普京继续保持外交联系的西方领导人,此后也不断出语为俄罗斯辩护,一再声称不能羞辱俄罗斯,还说在未来结束俄乌冲突的谈判中,俄罗斯的安全也需要保障。在面对强烈批评时,他坚持认为俄罗斯的安全诉求关乎整个欧洲大陆的和平与安全,他支持普京要求的提议,实际上就是在拒绝全面战争。

法德如此自然是国家利益使然。双方的共性就在于它们和俄罗斯有广大的缓冲地带,不存在直接安全威胁,同时俄罗斯还带来各种战略利益。

德国一是它的经济严重依赖俄罗斯的廉价能源。俄罗斯的能源当然有替代,但廉价却是独一无二。以制造业为主的德国要想继续保持竞争力,就离不开俄罗斯,德国必须考虑经济发展。所以在这场冲突中一定不能站到第一线。

二是这场冲突受损最大的第三方是欧盟,欧盟中受损最大的是德国。特别是海底输汽管道被炸一事震撼了德国。虽然没有证据谁是幕后黑手,但客观上俄罗斯和德国是最大受害者。目的显然是要令俄罗斯和德国能源永远脱鈎,令其只能依赖美国和中东。再考虑到德国力推的中欧投资协定也被冻结,从德国的角度来讲,这是对自己的系统性绞杀,它当然不能束手就擒。

从国际大棋局来看,美国扶持乌克兰站在对抗俄罗斯的第一线,扶持日本站到遏制中国的第一线。德国的战略作用所剩无几。再加上德国的实力又怀璧其罪,它还和俄中两国高度互利,而且现在英国已经脱欧,如果德国再削弱,欧盟也就不再成为潜在挑战者了。

至于依靠核能的法国,能源和经济并不是主要战略考量。一是法国认为在大国竞争重返的时代,欧洲必须自主。这除了欧洲自身要发展强大,外在条件一定是世界多极化,这样不再寻求霸权的欧洲才能左右逢源。所以俄罗斯和中国一个都不能少。

二是法国的国家安全。历史上看,长期威胁法国的主要是英国,此后是崛起的德国,而不是俄罗斯。特别是德国,它三度打到或打进巴黎,成为地缘上法国最大的威胁。而且尽管德国两度战败,但只要有发展机会,就会很快超过法国。以今天为例,德国无论是人口、经济总量、工业比重都碾压法国,就是失业率、债务占GDP的比重、财政赤字、贸易赤字等衡量经济健康的指标德国都远远好于法国,而且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

美图打造没有俄罗斯的欧洲

这也是为什么法国强烈反对德国1990年再度统一,它曾联手英国一起劝说苏联阻挠但未能成功。为此它的应对之道有二。第一,要把德国纳入欧元体系内,强化欧盟的作用。第二就是传统的联俄政策。不管是一战还是二战,只要德国崛起,法俄(苏)必联手。即使在冷战时,法国也是西方阵营里和苏联关系最为紧密的,更别说冷战后。因为俄罗斯存在,对于法国的安全是战略性的。

以上这些都决定了法德和美国的根本利益南辕北辙,没有调和的空间。

正是由于法德的国家利益需要,使得它们均不约而同的“偏袒”俄罗斯。也正是由于这种利益的不可妥协,美国也才不在乎借成立AUKUS抢下法国和澳洲600亿美元的潜艇大单,也不在乎欧洲因制裁俄罗斯能源而出现短缺时以四倍于国内市场的价格向其出售,也不在乎推行严重损害欧洲利益的《反通胀法案》和《芯片法案》。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也才会发生匪夷所思的造成重大污染的海底输汽管道被炸事件。

总体而言,围绕乌克兰的较量早就变成世界秩序的大博弈。美国为确保自己的霸主地位,要打造一个没有俄罗斯的欧洲、没有欧洲的俄罗斯以及没有中国的欧洲和没有欧洲的中国。中俄欧则正好相反。虽然三方都能清醒的意识到美国的战略,但俄罗斯陷入冲突泥潭难以脱身,欧洲由于盟友关系、共同价值观因素而限制了它的反制行动。

现在唯一能保持行动自主的只有中国。因此法德要想捍卫自己的利益,还需要更大的决断。

旅法政治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原标题:国际观察/法德对俄立场何以与美国截然不同?

来源:大公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