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贵州女登挪威捕蟹船打工,月入13万“监狱”辛酸无人知

2024-06-11 20:14

每个人都希望有不一样的人生。 贵州30岁女子刘一凡过去近4年都在北冰洋一艘捕蟹船工作。 今年三月底,刘女从一艘北极捕蟹船上出海归来,回到陆地后,就将船上经历发到了网上,当中包括北冰洋工作的点滴,还道出每月收入达13万元(人民币‧下同)。 其经历瞬即成为网民话题。

刘一凡在捕蟹船工作,感受不一样的经历。

▲刘一凡在捕蟹船工作,感受不一样的经历。

刘一凡三年前从国企辞职,2020年,前往挪威找男朋友,本打算疫情一结束就回去,没想到一待就是四年。 捕蟹的工作是当地的朋友介绍的。

刘一凡指,登船后,自己如不在户外工作,就要留在-20°C的船舱里,下饵捕蟹、分拣砍杀、打包保存,每个环节在经过12小时就会重复。 故登上渔船的第三天,肌肉就开始抗议,肩颈时常有针扎般的疼痛。

上船第一周,刘一凡的手指已无法弯曲,肿胀到无法合拢。 虽然船长妻子用绷带帮她缠了几圈,疼痛却日渐加剧。 她先后在网上找三个国内的医生,才诊断出是脱臼。 可惜船上医务室只有晕浪药和心脏急救丸。 由于不危及生命,就只能继续工作。

刘一凡指,渔船24小时不停作业。 每人每天都需要上两节班,每段6小时,合共12小时,每周工作7天。 每两周才能靠岸卸一次货,而每次卸货,都至少有200吨的帝王蟹需要被迅速清理,以便尽快起航。

每个渔夫会在月初先收到10万挪威币的底薪,其余收入会与当月的收获挂钩。 一般来说,每人每月平均能赚20万挪威币(人民币13万元)。

刘一凡指,业内人都会说,她工作的捕蟹船是个监狱。 平日伙食多会吃牛排和鳕鱼,饭后还有刨冰。 工作是捞捕捕帝王蟹,故有时也会出现在餐桌,但只是为了验货。 刘一凡第一次吃后就懒得吃第二次,原因是没有力气剥蟹。

刘一凡指,船上的同事,一半来自东欧,另一半来自挪威本地。 她后来知道,自己有机会上船工作,是因为一个本地人退出。 初次面试时,船长只是确认她不晕船后,就赞她“你天生就是干这个的”。

刘一凡指自己的工作,最吸引围观者的依旧是丰厚的酬劳。 她收到最多的私信就是:我欠了很多钱,怎么样才能做这份工作,我什么苦都能吃。 刘一凡会告诉他们实话:相比吃苦,签证才是最大的问题。 她更怕评论区求财心切的人被黑中介骗钱。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