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官员各项自费支出惊人

2024-04-11 14:11

清代整体上是人口膨胀、物价持续上涨,钱越来越不值钱,据《皇朝经世文编》记载,嘉庆朝的物价已经是康乾时期的3倍,晚清更甚。而清代官员们的各项支出也超出了人们的想像。

第一项,当官钱。如果您是纳捐出身,纳捐监生什么的都需要钱,纳捐官职什么的也需要钱,这是当官的前提。退一步说,如果您是科举正途出身,也有大笔的支出在等着您。考科举的时候有称为“公车”的官方路费,当官了却大多是没有的,所以要自行筹措路费上京当官。这笔钱,官宦世家或者大地主家庭或许可以负担,如果真的是穷苦读书人家,就很可能负担不起。晚清“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第出身贫寒,其少年时“两三月一肉,不过数两”,光绪九年(1883年)考中进士之后,因为京官生活费消耗过大,甚至于路费都付不出,所以他直接在家乡“待职”了数年,一直到光绪十四年(1888年),才在族叔和县令的资助之下入京当官。

第二项,官服。清代除了清初的时候因为服饰制度初步建立故而经常给官员发放顶戴、袍服之外,只在个别情况下发放实物服饰赏赐。比如说“赏穿黄马褂”“赐二品顶戴”,并不是实物,只能理解为“赏给穿黄马褂的资格”和“赐给戴二品顶戴的资格”。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之下,清代官员们必须自行购置与自己品级相应的官服。

但是一套官服动辄需要数两乃至于数十两银子,特别是顶戴、朝珠和皮褂等,尤其昂贵,很多官员特别是中下级官员无力购买,只能到处“借用”。

第三项,住所。清代除了极少数官员有“赐第”之外,其余多数京官都必须自寻住处。因为在京任官时间有限,所以大多数外省来的京官都选择在北京租房住。所租房屋,一般有三种来源,其一是会馆,其二是寺庙道观,其三是普通民居。各种院落的价格自然是根据具体情况有所区别,不过都不算“便宜”。

第四项,交通工具。作为朝廷命官,上班自然不能“腿儿着”就去了。清代官员主要的交通工具是轿子、车和马,其中骑马对骑术有要求,清代文官不会骑马的居多。事实上,大多数官员选择坐车。

光绪时坐轿子一年的花费最少是800两银子,坐车一年的花费最多是400两银子。您要只是一位中低级官员,每年收入才200两银子不到,您还是雇车吧,雇车一次费用大概是几百文。如果这个钱您都出不起,那就只能“腿儿着”了,清代也有不少穷苦官员是这样的。

第五项,仆人、日用与娱乐。家中的洗洗涮涮,各种日常杂事,来回通报或者传递物品、消息,都是要用仆人的。好在清代仆役的价格是比较低廉的,清中后期京官家里雇佣的仆役,月薪只需500文至1000文,每年春节、端午节、中秋节“三节”,还得给一笔赏钱,大概要一两或几两银子吧。不过这跟房租、官服什么比,都是小钱。

第六项,交际。清代是一个典型的人情社会,各种群体内部或者群体间需要大量的交际以维持人情关系,官僚、同乡、同年间的交际都十分频繁,特别是对于京官来说,交际很有必要。这种繁杂的交际背后,自然必须要有相当数量的金钱收入作为支撑,这也是京官支出庞大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