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1女子租房外售诈骗2900余万元,3年生3子被6次取保候审

2024-03-27 09:33

30岁出头的杜某丽,在2018年至2022年间,从房产中介处租来数十套商品房,通过中间人以“房管局内购房”的名义,低价向外出售。

记者梳理发现,截至案发时,共50余人被骗,涉案金额达2900余万元。有被害人连续购买八九套房产,转账数百万元,直到入住后遇到真房东上门收房,才发现“内部房源”实为一场骗局。

2023年11月,杜某丽因诈骗罪、重婚罪,被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据中原区法院相关人士介绍,因杜某丽在10月份诞下一名婴儿,处于哺乳期,目前暂未收监。

记者从多个渠道确认,2023年10月杜某丽产下的女婴,已是她生育的第6个孩子。自2021年警方对其涉嫌诈骗立案至2023年庭审前,杜某丽生育了3个孩子,先后6次被取保候审、一次监视居住,在取保候审期间,诈骗行为仍在持续。

2024年3月21日,记者从中原区法院获悉,目前,杜某丽正处于暂予监外执行的鉴定阶段。

郑州一女子租房外售诈骗2900余万元2

▲3月21日,于女士向记者展示杜某丽向她提供的“内部商品房入户通知书”。该通知书中,加盖的宏江房地产公司的公章为杜某丽伪造。

谎称租来的房是“房管局内部房”,诈骗50人2900余万元

2019年初,52岁的李敏从相识几十年的老同学那听说,有挂在房管局领导或领导亲友名下的“内部房源”正在出售,每平方米只要3000元。

在同学的引荐下,李敏认识了销售“内部房”的刘真,并选中了位于郑州西郊宏江瀚苑小区的一套90平方米的房产。“一套房才不到30万元。”李敏称,尽管还需要额外缴纳15万元的“好处费”,但相较于该小区二手房的挂牌价,这个价格依然诱人。

当时,宏江瀚苑小区刚交房2年。附近房产中介告诉记者,2019年时,该小区还属于次新房小区,环境好、附近有地铁口及大型商场,小户型每平方米约1.6万元,大户型则在2.2万元/平方米。

对于数倍的房价差额,李敏并不是没有担忧。

李敏称,在早期沟通阶段,刘真多次表明,她的姐夫与当地房管局的领导是发小,双方关系密切,确保房源可靠。再加上自己的同学购买过几套,并已入住,李敏便打消了疑虑。

一切都相当顺利。李敏交过“好处费”和50%首付款的次月,就收到了房屋的钥匙,并搬了进去。

“就是因为住进了房子里,吃下了定心丸,才被骗了更多。”李敏称,家里亲戚朋友得知后也想购买,她和多位亲戚又买下了8套“内部房”,共向刘真和她的上线杜某丽缴纳了450万元的房款。

与李敏的情况相似。最初,郭磊对低于市场价格数倍的“内部房”也抱有疑虑,便先买个小房子试水,在“拿到房钥匙”“接到过户的通知”后,逐渐大胆了起来,他连续订下了8套房,向杜某丽转款260万元。

郭磊介绍,2020年5月,一位卢姓中间人带他到宏江瀚苑看了房子,并在当天把房子钥匙、电卡、气卡都给了他。三天内,他向中间人转了6万元的好处费,并向杜某丽的银行账户转了房款、契税、物业费等数十万元。

“当时想的是,即使被骗了,有房子钥匙,也能斡旋退款。”郭磊称,2020年下半年,他还办理了“不动产登记受理凭证”,并收到了“房产证已办理完毕”的短信通知。但谁能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杜伪造了房管局的公章。”

2022年2月,因杜某丽多次承诺的“房产证”无法兑现,郭磊在郑州市金水区报警。事后他得知,李敏等20余人,早在2021年3月份就发现被骗,报案后中原区警方已对杜某丽立案调查。

李敏称,2021年春节期间,亲戚购买的“内部房”中有两套被房东上门催租,那时她们才得知,这些低价房,都是杜某丽租来的。

向宏江瀚苑小区周边的房产中介打听,很容易便能确认杜某丽租房外售的事。

“杜都是通过中介租的房子,因此产生了不少纠纷。”3月23日,一位房产中介告诉记者,2019年,杜某丽以城中村拆迁、帮助家中亲朋租房为由,通过他租赁了宏江瀚苑及周边小区的8套房产。另有房产中介证实,2021年三四月份,杜某丽使用其他多人身份证复印件,租下了6套房屋,租赁合同是由杜某丽本人签订。

记者获取的判决书显示,经法院查明:2018年至2022年间,杜某丽在宏江瀚苑、锦艺城二期、保利心语、方圆经纬等小区承租多套房屋,对外谎称自己认识郑州市房管局的领导,可以低价拿到内部房源,通过中间人向多名被害人散布此息,并伪造了郑州市不动产登记证明、不动产权证书骗取被害人信任,诈骗他人钱款。记者梳理发现,共50余人被骗,涉案金额达2900余万元。

郑州一女子租房外售诈骗2900余万元1

▲2021年9月,于女士收到“内购房已完成备案”的短信通知,但她通过房管局始终无法查到过户到自己名下的房产。 

取保候审期间继续行骗

记者梳理判决书发现,被害人都是经由中间人得知的“内购房”消息。刘真自2019年1月开始为杜某丽卖房的,两年间,直接收取房款的数额达1700余万元,26人被骗;杜某丽的表姐,在2021年得知其有“内购房”渠道后,在每平方米3000元的基础上,加价2000元,向朋友、同事介绍,卖出数套。

郭磊告诉记者,他在购房初期,也被中间人要走了12万元的好处费,说“要打点房管局领导”,其实是自己私吞了,直至他报警,中间人才将好处费退还。

判决书显示,多位中间人向警方供述,他们并不知道所谓的“内购房”,实际是杜某丽租赁的房屋。3月23日,一位中间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她与杜某丽的妈妈是同学,自己也购买了“内部房”,装修入住后才介绍亲友购买,直至房屋被房东换锁,才发现被骗,之后未再介绍他人购买。

而一手炮制骗局的杜某丽,在被警方立案调查后,并没有收手。2021年3月,杜某丽因涉嫌诈骗,被郑州市公安局二七分局立案调查。同年4月22日,因其正处于哺乳期,被取保候审。

“我的钱,大部分都是她在取保期间骗走的。”郭磊称,2021年5月,他想把此前购买的小户型更换为大户型,询问杜某丽是否可行。

杜某丽在得知郭磊要大户型、更好地段的“内购房”后,先后向郭磊推荐了曾因拍卖土地价格高被称为“地王”项目的万科美景世阶小区,以及位于郑州市郑东新区黄金地段的银河丹堤小区。

二手房屋交易平台查询可见,目前,银河丹堤的房价为3.5万元/平方米,万科美景世阶为3万元/平方米。而这些豪华大平层,杜某丽均称可以按照每平方米3500元给郭磊,还说“你买的房屋面积大,我跟我叔叔商量一下,送个车位给你”。郭磊说,杜某丽为了取得他信任,先行垫付部分房款,并把房子钥匙先邮寄了过来,在“垫付”之后,杜某丽便以家人遭遇车祸、生病、死亡等为由不停的催要房款。

郭磊向记者提供的转账记录显示,自2021年5月至11月间,郭磊65次向杜某丽的银行账户转账,共计230余万元。

于女士也是杜某丽在取保候审期间诈骗的被害人。于女士告诉记者,她在郑州生活了半辈子,没有房产,2020年2月,她缴了50%首付款,双方约定,尾款在交房后一次性付清。但2021年8月后,杜某丽以面签费、入住保证金、物业费、补缴房屋差价等理由,从还没收到房的于女士手里又骗走15万元。

2021年10月,杜某丽为了骗钱,还编造有渠道购买品牌空调、冰箱、洗衣机的谎言,“可钱交了几个月,空调、冰箱都没见影”,于女士说。

郑州一女子租房外售诈骗2900余万元

▲杜某丽被取保候审期间,仍在继续诈骗。图为郭磊在2021年5月后,向杜某丽转款的部分记录。 

名下无可执行财产,3年产3子6次被取保候审

中专学历,曾在快递店工作,开过服装店的杜某丽,并没有亲属在房管局工作,就连她自己名下,也没有任何房产。在庭审时,杜某丽供述,她谎称认识郑州市房管局的领导,并伪造了郑州市不动产登记证明、不动产权证书来骗取被害人信任。

记者获取的一份中原区法院列出的退赔清单显示,杜某丽仍需向49名被害人退款2600余万元。郭磊等多名购房者均表示,杜某丽在被判刑前,就承诺过退款,甚至还曾打下欠条,但都没有兑现过。在庭审时,杜某丽也承诺2023年年底前,会想办法还款,截至目前,分文未退。

3月22日,中原区法院执行局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杜某丽名下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截至目前,其家人只向执行局缴纳了5万元。2023年底,杜某丽表示,她曾用千万元进行“网络刷单”,这笔钱将在2024年二三月退回,退回后她可返还被害人。近日,执行局多次与杜某丽联系,其均未接听电话。

3月21日,杜某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她将大部分钱都用于“网络刷单”,是想要赚一笔,但刷单后对方并未退还钱款,目前已与对方公司沟通,对方愿意以7成的比例返还,大概有八九百万,这笔钱将于近日退还至执行局的账户内。记者询问其是否有相关证明,杜某丽表示,没有聊天记录。

“杜某丽说的话不能信。”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曾参与办理该案的民警向记者介绍,经过他们委托的第三方审计人员到广州、珠海调查,杜某丽所说的刷单并不存在。杜某丽用于网络游戏和直播消费共计91万元,因属于正常消费,无法追回。

至于诈骗款的去向,该民警表示,由于杜某丽诈骗周期长,且有数百万元是通过现金收取,暂时无法确定资金流向,未能追回。

判决书显示,杜某丽先后于2021年4月、8月,2022年2月、5月、7月,被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金水分局5次取保候审、一次监视居住。2023年2月被刑事拘留后,又因怀孕于6月被中原区法院取保候审。

记者从多个渠道确认,2017年,杜某丽与丈夫分居后,在一家快递店工作时认识了已婚男士郭某某,两人同居并生育4个孩子,其中3个孩子,在2021年至2023年间出生。

记者从中原区警方获悉,郭某某因涉嫌重婚罪已被刑事拘留。3月21日,记者从中原区法院获悉,目前,杜某丽正处于暂予监外执行的鉴定阶段。

(文中李敏、郭磊、刘真为化名)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