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血养家︱19岁少年猝死,8个月16次疑每趟仅收260元

2024-03-20 10:48

网上出现“19岁少年离奇死亡,此前在血浆站连续被抽血十六次”的网文;3月18日,某媒体刊发了“8个月有偿捐献血浆16次?山西19岁少年猝死,家属质疑血浆站‘拉人头’”的报道,引发关注。

情况通报

▲忻府情况通报。

聊天记录截图

▲赵伟与“忻州血浆站”的聊天记录截图。

聊天记录

▲赵伟曾向朋友表示“身子出了问题”。

举报单

▲赵伟父亲的举报单。

最短隔12天“卖血”

2024年1月15日,家住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的19岁少年赵伟在家中突然逝世。父亲赵志杰在整理其遗物时发现,赵伟在逝世前8个月时间内疑似连续被抽血多达16次,最短的“卖血”间隔天数为12天。遗物中还有一张赵伟在逝世10天前于当地医院开具的检查单,诊断显示其重度贫血,疑出现造血功能障碍。

赵伟的手机聊天记录裡,记录著他被人接送到“忻州血浆站”变卖血浆的过程,“接头人”每次支付给他260元-300元左右(人民币,下同)的费用。赵志杰认为,该血浆站需对赵伟的意外离世负责。

新黄河报道,3月18日,涉事血浆站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回应称,赵伟符合抽血浆要求,公司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工作,如有异议家属可走法律途径。同日,忻州市忻府区卫健委回应称,该事件正在调查处理中。

家中猝死 证8个多月至少抽血浆16次

据悉,赵伟生前生活在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2020年2月27日,静乐县摘下“贫困县”的帽子,同年7月,被评为2019年国家卫生县城。

赵伟的父亲赵志杰是干农活出身,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富裕。今年春节前夕,赵伟提出想去打工,赵志杰心痛儿子,让他不要为生计考虑。惟赵伟还是去打工了。“大概在网吧干了不到一个月,大概1月初回家后说有点不舒服。”赵志杰回忆,儿子说有点感冒,他便去药店买了感冒药,一连几天,赵伟吃饭、睡觉都很正常。

1月15日,赵伟浑身无力,没有下床,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丢下饭碗,昏了过去,家人赶紧打紧急电话,医生赶来时,赵伟已没有了生命迹象。

家人当晚安葬了赵伟,次日在整理儿子遗物时发现了厚厚一沓票据,上面记录了2023年赵伟被抽血的情况。“从2023年5月到2023年12月,共8个多月的时间内,他被抽血浆的次数至少有16次。”

另有一张当地医院的入院证显示,赵伟曾于1月5日到静乐县人民医院就医,诊断显示:患者全血细胞减少,重度贫血,出现心悸现象,怀疑再障(再生障碍性贫血)。赵志杰说,儿子去世后,其好友上门看望。通过多方了解,他们才知道儿子去世前经常“献血”。不过,献的并非是全血,而是血浆。

家属质疑血浆站“拉人头”

据了解,“血浆站”不同于“献血站”,单采血浆站是由血液制品生产单位设置的。所谓“单采血浆”,是把采到的人血经离心机分离,取走血浆后再把红细胞回输给抽血者。赵志杰说,赵伟生前被数次送往名为“忻州血浆站”的地方,以单次260元-300元左右的报酬抽采血浆。有关单据显示,两次抽采血浆的最短记录仅有12天,赵伟曾一个月内被3次采集血浆。

“这个血浆站属于‘拉人头’宣传,拉一个给100元。”赵志杰说,“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诱骗这些刚入社会的孩子频繁‘卖血’,导致我儿子长时间高频率抽血,造成血液再生功能疾病最后导致死亡,必须为此负责。”

据了解,2021年9月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了《献血浆者须知(2021年版)》。其中提到,献血浆者只接受单采血浆机采集血浆,拒绝手工操作采集血浆。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得少于14天,一年内累计献血浆次数不得超过24次。每次献血浆量不得超过600克(含抗凝剂)。此外,上述须知对献血浆者体格检查和血液检测项目亦有明确要求。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