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崇拜祖父康熙却轻视雍正

2024-02-09 16:06

乾隆五十七年(1792),他亲自撰写了《十全武功记》,热烈地对自己一生所取得的赫赫功业给予了自我肯定,与此同时他开始自称“十全老人”,并御书“宝说”,并解释了十全武功虽然可以永载史册,“十全本以纪武功,十全老人之宝则不啻此也。何言之,武功不过君之一事”《清实录》意思是他的“十全老人”才是千古第一身分。

他给自己与历代皇帝列出一个比赛,从比统治疆域,比人口,比子孙,比年龄等等,他不厌其烦地列举历代皇帝的履历表,最终得出了他是古今最圆满的皇帝,没有之一。当举行完给儿子嘉庆的传位大典后,乾隆总结说:“今明足授受,为千古第一全人,不特三代一下所未有,以视尧舜,不啻过之。”他认为自己已经成了自三皇五帝以来最成功的皇帝,是有史以来独一无二的完人。但是他之所以提前传位给儿子,原因还有还不敢超越一个人在位时间,那就是祖父康熙:“皇祖在位61年,我不敢相比,如果我能治理60年,一定会在80有5时传位皇子,自己退休下台”《清高宗实录》。

自称千古一帝的十全老人乾隆俯视千秋,为何对其祖父倒恭敬有加,不敢逾越?在乾隆晚年的膨胀心里,对其祖父康熙往往带有一种情感上的敬仰。乾隆12岁的时候才见到祖父康熙,并因为康熙的格外喜欢把他带入宫中养育,陪康熙读书写字,批阅奏章,接见官员,等等,小乾隆都不离左右。经过一些事情后,康熙曾对和妃说:“这孩子的福气比我还要大”。这段亲密的祖孙相处时光在雍正传位给乾隆的遗诏中也得到了印证:“圣祖仁皇帝于诸孙之中国,最为钟爱,抚养宫中,恩逾常格。”同时在朝鲜使臣那里也流行一种说法,康熙病危时对阁老马齐说:“第四子雍亲王胤禛最贤,我死后立为嗣皇。胤禛第二子有英雄气象,必封为太子”《朝鲜李朝实录》。

祖父康熙的怀念,乾隆也是持续了一生,在其晚年诗作中多次有关祖孙二人在一起的回忆,终其一生对其祖父饱含深情,说曾赐给他“长幅一、复赐横幅一,扇一”,“恩宠迥异他人”《乐善堂集》。有趣的是,他的年轻时期乾隆读书的地方叫《乐善堂》,“盖取大舜乐取于人以为善之意”,这就是青年便以大舜为自诩的自我定位,也难怪晚年乾隆最注重的就是历史上的排名表。

与对康熙祖父充满敬意所不同的是,乾隆对其父亲雍正却并不十分感冒,甚至在对雍正时期已经定调的案子进行大幅度颠覆。如雍正“出奇料理”的曾静、张熙案,被释放,为了保全二人,特别留下声明:“朕之子孙,将来亦不得以其诋毁朕躬而追究诛戮”。乾隆一上台,毫不犹豫违反雍正遗命,将曾静、张熙抓捕,并凌迟处死。对雍正留下的其他重要案件和罪犯,乾隆却给予宽贷。将领傅尔丹、岳钟琪因贻误军机,判处死刑,总督蔡珽因朋党罪被雍正处以斩监候,乾隆都给予释放,除此外还有大量因贪污渎职案犯均被赦免,乾隆对此大面积豁免解释说:“朕临御以来,凡八旗及直省亏空银两,施恩豁免,已不下数千万”。

中国传统有个说法“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但乾隆显然不拘泥这些舆论条框,终其一生,这个儿子始终也未曾流露出对其父的留恋和推崇。甚至当时的舆论也有认为,雍正在康熙那得到最终认可,原因是因为他喜欢这个孙子,那么只能通过雍正,才能使得其孙子弘历继承这份大业,从乾隆晚年的许多诗作来看,乾隆的确对其祖父念念不忘,相反对其复雍正许多事情腹诽不已。

雍正画像

乾隆80岁的时候写过这样一首诗“八旬开袤春秋永,五代同堂今古稀。古稀六帝三登八,所鄙宋梁所慕元。惟至元称一代杰,逊乾隆看五世孙。”意思是从古至今年过古稀的皇帝有六个,只有三个活到80岁,这三人是宋高宗、梁武帝,但都不算人物,不值得一提,只有元世祖忽必烈虽然武功了得,但是却还不如我乾隆五世同堂。所以在乾隆晚年的心态里,除了祖父康熙值得尊崇外,历史所有的皇帝都不值一提,不管哪个方面乾隆都是第一。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