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武帝因一句戏言被张贵人所杀

2024-02-08 14:00

东晋太元21年(396年)九月的一天晚上,晋武帝司马曜跟往常一样,在一大堆美女的簇拥下喝得东倒西歪。司马曜太嗨了,一时兴起,他一把捏住张贵人的下巴戏谑道:“朕宠幸你十余年都生不出一个儿子,如今你都快三十岁了,肤也不白了,皮也不嫩了,白占了一个贵人的位置,明天我就废了你,用更年轻漂亮的姑娘替代你。”张贵人一哆嗦。

张贵人有一项绝技,号称“千杯不倒”,于是她灵机一动,加快了劝酒的力度,摆出一副赵子龙勇闯曹营的架势,独挑司马曜和他的侍卫们。

不大一会儿功夫,那些傻老爷们、假老爷们全都倒下了,包括司马曜。张贵人一阵冷笑:“姐妹们,给陛下加床被,他嘴巴有点臭,捂死,使点劲……”就这样,司马曜在醉梦中稀里糊涂地被心爱的女人送上了西天,时年才34岁,死得老憋屈了。

杀皇帝那可是一件天大的事啊,张贵人还不得被千刀万剐了?有意思的是,这女人竟然用一个很拙劣的理由蒙混过关了:“陛下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因魇暴崩了。”

司马道子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司马道子是司马曜的同母弟弟,时任太子太傅、录尚书事。史学家吕思勉先生说,这家伙才是杀害司马曜的真凶。

司马曜也够糟心的,好容易扳倒了桓氏、谢氏,睁眼一看被亲弟弟抄了后路,满朝堂全是司马道子的人。桓氏、谢氏再凶猛,篡权没那么容易,可如果亲弟弟要篡位的话,连禅让仪式都不需要。

如果司马道子是块料也就罢了,好歹肉也烂在司马家的锅里了,偏偏这伙计就是个“贪婪骄恣,宠昵群小”的烂货,无非是凭借家族的优势佔据了权力中枢。

司马道子也是个大酒缸,有一回喝得不省人事,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家人告诉他:报告老爷,咱家少爷顶替你掌了录尚书事。

少爷是指司马道子的儿子司马元显,这小子居然趁他爹荒淫无度的时候在背后下手,夺了他爹的大权。从此以后,司马道子和儿子分权治天下,号称“东录”和“西录”。

权力面前无父子,何况兄弟?所以,有人认为,因为一句酒后戏言,张贵人就杀皇帝的可能性不大,司马道子应该就是幕后主使。推论虽然没有证据,但符合逻辑,因为对司马道子父子来说,司马曜的威胁太大,如果换作司马德宗上台的话,那就高枕无忧了。

司马德宗就是司马曜的太子,这娃儿贼可怜,智商比那位“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还要低,连春夏秋冬都分不清。果然,司马德宗即位后,根本不提父亲的离奇死因,也没有处置张贵人,就当他爹酒喝多了,走丢了。

至于真相究竟如何,已经无法复原,门阀时代的政治凶险难以言表,死一个皇帝就是一场毛毛雨啦。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