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案性侵遭警察呛“白痴”,深陷地狱,小姐妹求助无门:我好脏

2024-02-03 11:50

桃园一对小姐妹由于父母离异,因此安置于亲友住处,未料苏姓友人却趁妻子外出时播放色情片,再对小姐妹性侵得逞。事发后,姐妹虽曾报警求助,不过员警第一次却先把电话挂掉;小姐妹第二次打去,员警则回:“干嘛啦”、“白痴”。直至外婆后来将孙女们接回花莲,除了小姐妹的谈话内容,更惊见姐姐脚上有伤,事件才得以曝光。

判决指出,小姐妹因为父母离异,因此请托友人苏男帮忙照顾,并将孩子安置于其住处。未料,苏男却趁着妻子带着女儿参加教会活动,家里仅剩他和姐妹独处时,起初先播放色情影片,待影片播完后,又强行褪去姐妹花的衣服,最终性侵得逞。

小姐妹自知遭受性侵,事发后虽曾报警求助,不过员警却一直挂断电话,但员警却回应“干嘛啦”、“然后勒”。妹妹以为警察叔叔没听懂,把电话抢过去讲,结果被警员骂“白痴”,电话紧接就遭挂断,长达2年时间,始终求助无门。

直至外婆将小姐妹接回花莲,听见外孙女的谈话内容,直觉不对劲,又见姐姐的脚上有伤,于是开口询问。起初,小姐姐未敢将实情说出,外婆再三强调“不要怕,我会帮妳处理”,妹妹才愿意揭露伤口,说出实情。

外婆回忆,当时将小姐妹二人接回花莲后,总想起她们过去的开朗、活泼,再对比现如今的封闭、不太爱讲话,甚至一靠近,姐妹就会感到恐惧,这种状况甚至持续整整半年才逐渐改善。对此,外婆也安慰她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如果能忘的话,就儘量忘记以前那种痛苦的日子”;姐姐更哭着说:“阿嬷,怎么办”、“我好脏”。

事后,外婆将姐妹二人带去医院验伤时,诊断报告指出,姐姐两侧大阴唇部分泛红,处女膜旁约有一处5毫米大小的溃伤,妹妹的处女膜则有红色裂伤疤痕。医生也说,姐姐的情况比较严重,称她还很小的时候,阴道就已经被伤害。

桃园地院审理,一审依3个加重强制性交罪,判处苏男9年6月徒刑。苏男不服上诉。

高院审酌,苏男造成小姐妹生理、心理上难以抹灭的伤害和阴影,不仅始终否认犯行,还饰词狡辩,甚至责怪小姐妹难以管教,难认有丝毫悔悟之心。日前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原判,苏男依对未满14岁之女子犯加重强制性交罪,共3罪,判处9年6个月徒刑。可上诉。

来源:中时新闻网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