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mfun毒风兴起,同志纾压易玩“上瘾”

2024-01-10 10:36

探讨Chemfun现象(上)

Chemfun毒风兴起,同志纾压易玩“上瘾”

近日一宗男同志涉遭打冰毒致命的个案,令本地毒品性爱(Chemfun)浮面。据了解,有关风气已在港形成,持续有人利用交友应用程序邀约Chemfun,更有在社交平台坐拥14万追踪者的男同志开设收费账号,发放大量性爱吸毒片段。有专家推算,全港至少有逾1万名男同志曾参与Chemfun,有人因追求刺激感,亦有人因性向被社会边缘化,长期依赖Chemfun纾缓生活压力。本报将一连两集探讨有关现象,包括近年趋势、参与者心态,以及相关的支援和教育难题等,盼找出有助解决问题的方法。 

有内地男生透过交友应用程序误交损友,遭注射冰毒后死亡,更被弃尸街头。

▲有内地男生透过交友应用程序误交损友,遭注射冰毒后死亡,更被弃尸街头。

一名22岁来港读硕士的内地男生,上月透过男同志交友应用程序“Grindr”误交损友,疑到粉岭围参加派对时遭注射冰毒,其后昏迷不治,更被弃尸街头,揭露死者或曾参与Chemfun。Chemfun是指在进行性行为期间或之前,使用消遣性毒品或物质,在港并非新鲜事。卫生署定期公布的艾滋病预防项目指标调查(HARiS)和艾滋病风险及流行情况调查(PRiSM),有细分“香港男男性接触者”的相关数据;2020年HARiS调查的1574名受访者中,有8.6%曾于调查前过去半年参与Chemfun。

有专家认为,实际情况恐远超卫生署有关数字,据统计网站LGBT CAPITAL估计,香港有近42万名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及跨性别者),若以男女性别各占一半作推算,至少有1.68万名男同志曾参与Chemfun。

有男同志在“X”上发放大量以冰壶吸毒及性爱的付费片段。

▲有男同志在“X”上发放大量以冰壶吸毒及性爱的付费片段。

多在在线发放“露骨”邀约

据了解,过去同志圈内会有固定Chemfun群组,或以朋友“搭上搭”的方式参与派对,但疫下更多人的社交生活由线下改为在线邀约。有意邀约Chemfun者,一般会在社交平台或交友软件上以雪糕、雪人卡通符号作辨识。推动多元性文化的非牟利机构“NJAC工作室”,其负责人CT曾作统计实验,在去年11月随机抽选几个闲日晚上,计算油尖旺区方圆1公里内透过交友应用程序发出的派对邀约请求,结果每小时平均接收60至120人次的邀请。

“X”(前身为Twitter)更是男同志的集中地,有坐拥14万追踪者、以香港区旗图案表明是“HK Base(以香港为主)”的男同志,在“X”上发放大量以冰壶吸毒及性爱的付费片段。其账户简介的用字十分“露骨”,除了身高、体重和性器官等描述,亦扬言交友“约炮”前,需要收到对方私讯清晰样貌、身材及性器官的近照。记者在搜寻器上输入账户关键字,发现疑似该男同志开设的多个分身网站,在付费平台“Just For Fans(JFF)”上,用家支付15元美金便能解锁相关内容,博主更列明所有帖文均是原创,19段影片和20篇帖文共吸引逾1500名追踪者。

香港基督教服务处于前年发表《应用敍事治疗于有Chemfun经验的男同志研究》。

▲香港基督教服务处于前年发表《应用敍事治疗于有Chemfun经验的男同志研究》。

上述一系列数字均反映,香港确有隐形男同志Chemfun群组,但有性教育专家坦言,不排除有人跟网友见面当刻才知道会用药,“到底他们知不知要Chemfun?也有些在见面前已拒绝,但现场面对群众压力影响又无法抗拒,部分人也不清楚混合毒品后的副作用。”香港基督教服务处近年发表的《应用叙事治疗于有Chemfun经验的男同志研究》,记录了部分男同志的真实感受,有人直言“控制不到,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拒绝”,亦有男同志指,明知Chemfun令他失去“灵魂”,却无法找到解决办法,“其实知道可以找社工倾诉,可以不食(毒品),但你会自己封锁晒⋯⋯我不会找社工和返屋企,一定好大镬!我不会让朋友知,朋友一定要我戒毒!”

不受社会接纳 成长被标签化

有辅导员坦言,每个人尝试Chemfun的原因不同,要先从性小众的成长背景开始了解,社会不接纳性小众,使他们背负大量负面标签成长。他不讳言,有人透过ChemFun认识包容自己的群体,继而把信心带回日常,就像父母认为子女沉迷玩游戏,但子女在游戏世界建立朋友圈,与朋友共同克服困难和挑战,继而产生“被需要”和“被照顾”的感觉。他意有所指说,“对玩家而言,网上电玩不单纯是游戏,而是其社交生活、被社会认同的一部分。”

有关注组织指,性小众没有意识到自己用药物和性爱,去解决在社会被边缘化的问题。

▲有关注组织指,性小众没有意识到自己用药物和性爱,去解决在社会被边缘化的问题。

香港将Chemsex(毒品性爱)形容为Chemfun,有玩乐之意,乃因“朋辈”在本地圈子中十分重要,可互相吐露心声,有别于单纯满足性欲的目的。有男同志坦言,部分性小众会剔除结婚及生育两大人生议题,男男性接触者更不用顾虑进行性行为后怀孕;当有能力照顾高堂、生活无忧,或会无法解答自己有何生存意义。据知,有男同志参与Chemfun后想向人求助,却被人与艾滋病拉上关系,无奈打退堂鼓。

CT也接触不少个案,他说,“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用药物和性爱,去解决在社会被边缘化的问题。”他提到,部分个案面对至亲突然离世,长期需要透过药物纾缓伤痛和生活压力,逐步发展成依赖药物支撑情绪,“有些人过不到心理关口就是过不到,非内心是否坚强的问题。”

有辅导员期望,社会能提高对不同群体的接纳度,让相关人士敢于向支持机构求助。

▲有辅导员期望,社会能提高对不同群体的接纳度,让相关人士敢于向支持机构求助。

冀相关人士敢“开声”求助

有人因为“贪玩”追求毒品性爱的刺激感,有人不清楚毒物会影响其脑神经系统,长期依靠该些物质去麻醉自己,以换取内心平静,CT直言,“可能Chemfun已经不止是坠落和性爱的问题,而是他们长期没有处理心理上的需要或创伤,需要毒品支撑人生,成为其生存下去的动力。”

CT指,以目前的支援机制,Chemfun成瘾者求助大多会被送至囚禁式戒毒,却没有梳理他们被冷眼看待的问题,“重回社会依旧面对一样的生活和过去,问题并没有改变过。”他续说,部分同志也知道Chemfun非最好的解决方案,但因曾有“成功”纾缓压力的经历,戒毒后仍会不自觉地再度沉沦。他期望,社会能提高对不同群体的接纳度,让相关人士敢于向支援机构求助,找到解决问题的真正方法。

用作Chemfun的毒品基本组合包括冰毒、Poppers、壮阳药“伟哥”及液体摇头丸“G水”,图为冰毒。

▲用作Chemfun的毒品基本组合包括冰毒、Poppers、壮阳药“伟哥”及液体摇头丸“G水”,图为冰毒。

壮阳药伟哥。

▲壮阳药伟哥。

毒品物质“相冲”易致命

用作Chemfun的毒品基本组合包括俗称“冰”的甲基安非他命、亚硝酸烷酯“Poppers”、壮阳药“伟哥”及液体摇头丸“G水”,惟以上物质的作用“相冲”容易致命。

精神科专科医生黄颖勤分析,上述4种物质都会令服用者情绪高涨,继而影响血管和心脏,例如冰毒会令服用者心跳加速、血压高,吸食过量会有中风或心脏停顿风险,“正常人心跳应维持每分钟60至100次,当太兴奋至心跳高达每分钟150至200次,心输出量会下降,或会心脏停止而毙命。”她补充,服用者亦会因为高热导致脱水、横纹肌溶解症、电解质不平衡,甚至肾衰竭。

有研究发现,吃朱古力的多巴胺增量是55%,而吸冰毒的多巴胺增量是1000%。有辅导员指,多巴胺是一种快速“消耗”的贺尔蒙,而人体内有“天然奖罚机制”,“当因为冰毒而感到开心,会释放出相对应的痛苦感觉作‘内平衡’,故参与Chemfun的人只会越来越泥足深陷。”

毒派对演变 “冰”近年成主流

Chemfun或由30年前的毒品派对演变而成,所使用的毒品由“K仔”、“E仔”等至现时以冰毒为主。

《香港男同志社群的ChemSex行为研究》指出,Chemfun可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部分男同志会参与以异性恋为主的大型狂野跳舞派对,直至千禧年代以男同志为主的派对出现,在政府部门和警方大力打击毒品和扫荡用药场所下,相关活动在2000年代中期转趋“地下化”,亦衍生在家中或酒店举行私人Chemfun派对。

事实上,毒品流行的趋势在过去20年也有明显演变。非牟利机构“NJAC工作室”负责人CT指,起初有性小众参与通宵的锐舞派对(rave party)时接触毒品性爱,多数以滥用“K仔”氯胺酮及“E仔”摇头丸为主,后来毒品渗入校园,有学生会“夹钱”吸食“白粉”海洛英,及至近年冰毒成为主流,也成为男同志作Chemfun的常用物质。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