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申诉王| MIRROR餐厅结业余波未了,前员工遭恐吓爆资金失踪内情

2023-10-19 16:05

一家高峰期开设18间食肆的餐饮集团,因为吸引人气男团MIRROR成员,包括江爗生(AK)、柳应廷(Jer)、李骏杰(Jeremy),以及ERROR队长梁业(肥仔)入股旗下餐厅,成为餐饮界热话。惟这个集团的餐厅,今年中连环结业,几位男团成员有损失之馀,更惨被贴街招追数。

向员工母借4百万 2成股份作回报

《星岛申诉王》收到集团前员工王小姐申诉,透露餐厅结业后多次受到刑事恐吓,更令其母亲损失数百万元。一切要由去年8月,她答应一位姓叶的朋友邀请,到上述餐饮集团担任对方的助理开始说起。

曾担任该餐饮集团行政总裁助理的王小姐,透露餐厅结业后多次受到刑事恐吓,更令其母亲损失数百万元。

▲曾担任该餐饮集团行政总裁助理的王小姐,透露餐厅结业后多次受到刑事恐吓,更令其母亲损失数百万元。

王小姐向《星岛申诉王》透露:“我加入了叶的公司后,他与我的家人变得熟络,去年他问我妈妈商借400万,声称用作营运他的公司。而为了感谢我妈妈借钱给他,他承诺会转让集团一间重点餐厅的20%股份给我。”

打工变股东,王小姐最初感觉良好,特别是几位当红男团艺人入股之后,相关餐饮集团表面上形势大好。她忆述说:“第一间明星餐厅,应该是尖沙咀亚士厘道‘影之鸟’,那间餐厅主要吃日本炉端烧,由MIRROR成员AK、阿Jer及ERROR的肥仔合资,当时生意真的很好,客人由街头排到街尾,很多少女及中年女士都会到这间餐厅用餐,希望可以碰到一些明星。”

惟王小姐强调,艺人股东在餐厅营运上很少给予意见,整个集团基本上由人称CEO、亦即聘请她做助理的叶先生,以及集团另一位高层黄先生做决策,高峰期大约聘请了200名员工。不过王小姐加入上述集团工作后,对原本份属朋友的叶先生,印象大打折扣。“我会形容他是‘贪威识食’、说话多于做实事。据我观察他几乎所有支出都是公数报销,在集团餐厅点堂食和外卖都不会付钱。”

好景不常,该餐饮集团由今年5月开始爆发连环结业潮;两大高层双只辞职,而入股艺人亦承认投资失败。至于王小姐,她母亲借给叶先生公司作营运的4百万元,叶分期归还大概1百万后再没有还钱。

王小姐其后翻查公司商业登记,竟然发现当初叶答应给她2成股份的那间公司,股东名单并没有她名字,反而变了另一间日本餐厅的股东。最近一、两个月,王小姐与她家人多次收到恐吓信滋扰,她相信与自己成为相关餐厅股东后,该餐厅拖欠的款项有关。

持续收恐布追债信 附阴尸纸蟑螂尸

王小姐展示相关信件,里面多数有阴尸纸、香烛,甚至有蟑螂尸体在里面。信件写了王小姐及叶先生的名字,以及他们的手机号码,令王小姐深信与餐厅拖欠货款的事件有关。

王小姐展示相关信件,里面多数有阴尸纸、香烛,甚至有蟑螂尸体在里面(红圈示)。

▲王小姐展示相关信件,里面多数有阴尸纸、香烛,甚至有蟑螂尸体在里面(红圈示)。

事件令王小姐与家人极度困扰,但整件事令她最难释怀的,是一位姓蔡的好朋友在她牵线下,也斥巨款入股该餐饮集团,以致损失惨重。王小姐于访问期间提起此事也不禁垂泪,觉得非常内疚。

虽然餐饮集团已难望翻生,但王小姐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当时公司生意明明甚佳,为何最终会出现无法支薪,也无法清还租金和货款的困局。直至早前她找到集团其中一间餐厅的月结单,谜团似乎得到解开。“其实公司的钱,我相信已经被人卷走了。银行户口结单显示,每当公司有钱入帐,未几就会被人转走,包括我妈妈在9月30日,存入4百万到叶先生的公司,大概十天左右已被分批转走。还有一笔9百万的政府中小企贷款,亦被人分两张支票转走了。”

姓叶的餐饮集团高层,去年向王小姐母亲商借400万元,声称用作营运公司,期间承诺会转让集团一间重点餐厅的20%股份给王小姐。

▲姓叶的餐饮集团高层,去年向王小姐母亲商借400万元,声称用作营运公司,期间承诺会转让集团一间重点餐厅的20%股份给王小姐。

然而大概10天左右,该笔营运款项已几乎悉数被转走。

▲然而大概10天左右,该笔营运款项已几乎悉数被转走。

结单显示,餐厅曾获发9百万的政府中小企贷款。

▲结单显示,餐厅曾获发9百万的政府中小企贷款。

同样地,该笔9百万款项未几又被人转走。

▲同样地,该笔9百万款项未几又被人转走。

《星岛申诉王》尝试以各种方法,联络事件关键人物叶先生,包括透过王小姐与她母亲的手机当面致电他,没人接听;又到过叶位于元朗的豪宅单位,没人应门。之后记者再持续致电他及留言,亦没有获得回覆。至于另一名姓黄的集团高层,电话同样没人接听。

艺人闹爆前拍档:找我们做替死鬼!

记者联络MIRROR及ERROR有份投资的成员,由他们亲自回应事件。柳应廷(Jer)对于餐厅资金持续被人极速转走一事,表示不知情及需时了解。ERROR队长梁业(肥仔),透露他们现时已无法联络餐饮集团的两名高层,惟据他所知,有人利用他们一群艺人股东的名义,已涉嫌卷走过千万元款项。

肥仔更点名闹爆姓叶的前生意拍档。“这个混蛋,随意把我们手机号码交给别人,叫对方向我们追数,但我们收到的电话,被欠款的公司我是完全没有听过、完全不关我们艺人股事的事,分明找我们做替死鬼!”

他续说:“我们怀疑有人根本是惯犯,他叫你去看店铺时,全部做到井井有条,但你不在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人暗中在做甚麽。”惟肥仔亦承认,由于演艺工作比较忙碌,难以全心全意打理餐饮生意,因而招致损失,只能怪自己笨了,当买个教训,暂时不会再沾手其他生意。

至于接受我们访问的王小姐,已经就她被刑事恐吓等情况报案,据悉暂时未有人被捕。关于这件风波的更详细内容,请留意最新一期《东周刊》的封面报道。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