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三体》英文版翻译刘宇昆:“中文就是一种美国语言”

2023-03-27 14:49

▲刘宇昆在论坛上讲话。

长期以来科幻小说世界的话语权掌握在西方白人作家手中,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很多地区科幻小说的兴起给这个文学门类的成规带来挑战。在少数族裔媒体服务机构(EMS)近日主办的相关主题网上论坛中,《三体》的翻译者、美国华裔作家刘宇昆说,他所做的工作就是打破科幻领域的既有界限。中文就是一种美国语言,美国从来就不应该是单一英语的国家,刘宇昆说。

这次论坛请来包括Stephen F. Austin州立大学英语及创意写作副教授Ericka A. Hoagland,墨西哥作家Libia Brenda,美国首家非裔拥有科幻书店Isis Asare的创始人Sistah Scifi、印度作家Samit Basu和刘宇昆一起探讨非白人写作者给当今科幻世界带来的新气象。在中国出生的刘宇昆六岁虽父母移民美国,曾任计算机程序员和律师,如今专职从事科幻小说写作和翻译。他是第一位获得星云奖和雨果奖两项世界科幻小说大奖的华裔作家,也是将当代中国科幻小说翻译、介绍到美国的第一人。

刘宇昆说,多数的科幻小说其实并无关科学,而是关于科技。技术其实是一种艺术,它是人类使自己的思维结构显性化的一种尝试,不了解人类的技术就无法了解人性。他所说的技术不只是机器,还包括人类的习惯、意识形态、哲学和人们讲述自己故事的方式,资本主义本身就是一种技术。而他做的很多工作都是出于对技术模式唯一性的忧虑。

感觉自己文化被“封存”

刘宇昆说,他在世界各地参加活动,发现很多人特别是那些因为殖民历史、性取消或文化亲和力等问题被边缘化的人群,都不认为“现代化”这种东西是属于他们的,因为受到主流的排斥,也无法宣称自己是现代化的发明者。刘宇昆说,他自己在美国读书,以英语学习科学和政治。在用中文讲述时,他必须用翻译过来的语言去反应出别人的思维模式和经验,这让他感觉自己的文化只是被“封存”(preserved),也就是说它不再鲜活,不属于现代化鲜活的一部分。“我们的现代化是一小部分人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整个世界。”刘宇昆说。

他说,科幻小说也是一样,只有当你用某种方式讲述某种故事时,才能被承认是科幻小说。“我们需要思考,为什么一些故事被定义为神话或者传说,而另一些就被定义为科幻。”刘宇昆说。“这些界限是人为设定的,用来维护关于科技如何使用以及什么才是科技的某种观点的正确性。”

刘宇昆说自己所做的工作其实是“朋克化”科幻小说,朋克不在乎现存的边界,而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对现存的边界进行重新定义。他对中国科幻作品的翻译就是一种将传统东方思维和哲学纳入科幻体系的努力。刘宇昆说,他不喜欢“文学”和“多元化文学”或者“科幻”和“多元化科幻”这样的说法,因为这种说法似乎是在说现存的概念就是正确答案,“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科幻只是科幻中的一种。”刘宇昆说。“所有的文化和声音都应当被囊扩进来,讲述一个正在发生的故事,我认为我自己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刘宇昆说,他的很多工作明确目标就是要改变现状。当美国主流认为他只是华人不把他当回事时,他拒绝接受。“我拒绝被排除在外,如果人们脑子里想的是排华法案那是他们的问题,我不会听之任之。我坚持认为我就是代表美国声音,我讲的话就是美国人的话,我希望所有希望‘朋克化’这个世界的人都这做。”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