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卢永雄:证明了人大需要释法

2023-01-13 09:09

黎智英触犯《国安法》的案件押后到今年九月开审,他的律师团队在英国不断有政治动作。

律师团队早前去信英国首相苏纳克,说黎智英是英国公民,他的国安案件具象征性,期望可以与英政府商讨可行办法,确保黎智英获释。信件又质疑为甚么英国政府一直未有就这宗涉及英国公民的案件表态。反而,美国政府就黎智英违反科技园租约的判处罪成后表态谴责。信件还透露律师团队先后向英国两任外商提出会面请求。首次会面的要求被拒,第二次的会面要求了无音信。

黎智英的律师团队请求未遂,就将信件泄漏予传媒。最终逼得英国外交部印太事务国务大臣卓雅敏于一月十日接见他们。翌日,苏纳克在英国下议院回应有关黎智英的提问时说,《中英联合声明》定明香港公民的权利,可以获得50年的保障,在这段时间内,英国有权介入香港事务,强调会捍卫香港自由。据说,在下议院开会之前,保守党议员兼前党魁施志安等,曾和黎智英的儿子黎崇恩见面,商讨营救黎智英的事宜。

整件事可以这样理解。黎智英的家人和律师团队要求英国政府介入黎智英案的审讯,而英国首相声称英政府有权介入案件。

事件暴露了几个问题:

第一,黎智英律师团队充满政治性。如果是黎智英的家人和朋友,为黎智英奔走,尚可理解。但黎智英的律师团队不断要求英国政府政治介入黎智英案件,显然,这个律师团队并非以一般律师的方式处事,力求在法庭上为黎智英抗辩以求脱罪,而是以政治方式寻求外国干预。这也反证这个团队要找英国御用大状Tim Owen来香港代表黎智英出庭,本身很可能有政治动机,而非纯粹考虑Tim Owen的讼辩技能。黎智英及其法律团队是要借聘用英国律师参与审讯香港案件,将之推上国际舞台。

第二,事件有藐视法庭之嫌。在英国外交部官员接见黎智英律师团队的时候,特区政府发表声明指,任何人企图借勾结外国政府力量逃避应有的司法审讯,是公然破坏特区的法治和干预特区内部事务,被告人的上述行为,极有可能构成藐视法庭。

在一宗审讯中的刑事案件,被告人的律师团队公然要求外国干预香港司法,而且案件是涉及勾结外国、触犯《国安法》的案件,这不是一般的藐视法庭,而是严重藐视法庭行为。这些律师口口声声说香港要维护法治和司法独立,却叫外国政府进行政治干预,难道中国干预香港司法就是没有司法独立,英国干预香港司法就是司法很独立吗?

第三,《中英联合声明》没赋权予英国政府干预香港审讯的权力。苏纳克引用《中英联合声明》,说英国有权介入黎智英案。我不知道苏纳克有无看过《中英联合声明》,该声明第三条清楚写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特区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现行法律基本不变。”香港在英国殖民管治之下,没有终审权,香港的终审法院是英国的枢密院。香港回归之后,中央赋权香港设立终审法院,案件可以在香港终审,国家并没有在北京设立香港的终审法院。《中英联合声明》当然也没有赋权英国干预香港的法庭审讯。苏纳克说英国有权介入香港法庭审讯的依据,从何而来?

结论是,黎智英的律师团队本身充满政治性。他们不是从法律角度去考虑如何为黎智英辩护,而是不断寻求英国政府干预香港案件审讯。

在人大释法时,有法律界指法律归法律、政治归政治,中央不应干预。但黎智英律师团队的行动证明,事件充满政治性,外国的干预长期存在。倒反证明人大很有必要释法。

卢永雄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