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杨清奇:黎观点与立场即是《苹果》编采方针

2024-03-05 11:03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苹果日报》三间相关公司涉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案今踏入第38日审讯,亦是前社论主笔杨清奇(笔名李平)出庭作证第二日。控方展示黎智英在2020年5月25日传讯息给杨清奇,当中提到“每月从我私人户口支付一万天(元)给我(你)作为供Twitter报酬”,杨回覆:“卑职自当尽力,共担舆论之责”。杨供称,黎智英“之前讲过每月俾1万蚊我,作为Twitter供稿报酬,不过后来就一分钱都无俾过我嘅”,杨亦认为他向黎智英供稿是“一齐承担舆论之责”。

黎智英

▲黎智英案今日第38天审讯。资料图片

主审法官

▲主审法官包括《香港国安法》指定法官杜丽冰、李素兰及李运腾(由左至右)。 资料图片

16:28 散庭。案件明早十时再续。

16:15 黎智英还柙期间致函吁同事“要小心” 罗伟光交杨清奇过目

杨清奇指张剑虹在2021年5月的《苹果》员工大会上,没有直接提起论坛版。控方提到张剑虹在员工大会中表示“黎生上个月喺狱中就写咗封信出嚟,大家都睇到喇,话新闻自由呢个工作係危险嘅,请大家同事要保重,尽量要小心”,“每一个同事都要小心,做前线嘅亦都係要小心”。

控方展示罗伟光在2021年5月25日传讯息问杨清奇:“请问今日在公司?”、“黎生有来信,想直接给你看看”。杨清奇忆述:“黎生喺信中提到要同事小心啲,啲字眼我已经唔记得”,他指该信是黎智英手写给罗伟光的,他认为罗伟光“觉得论坛版都同样要小心,所以俾埋我睇”黎智英的手写信。

15:55 杨向作者交代《苹果》用字微调方向

杨清奇指他需及时与作者沟通,把公司要求变化交代清楚,但并非把“《苹果》受压 微调方向”整篇文章传送给作者,杨提到“作者未必跟香港新闻咁贴”,故需视乎本地或海外作者需要,传送不同段落节录。杨又指“我写得低嘅,係有(讲过)嘅”,确认“《苹果》受压 微调方向”文章内容真确性。

控方展示2021年7月17日,张剑虹传讯息给杨清奇指:“黑警等字眼,我们还是不要用较好”,“现在这个时势,黑警等词,不要用较好”;2021年7月18日,罗伟光传讯息给杨清奇指:“老总决定,今起报道不用‘武肺’,因此社论也不用”。

《大公报》评论曾斥“《苹果》挑战国安 不能姑息放任”,内容提到“(《苹果日报》)在社评中直言要外国联合制裁以至推翻国家执政党,算不算‘颠覆国家政权’?”当年杨清奇向张剑虹指,“国安法出台前可能有”,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后“连老闆都唔提”,“社评一定无再提”,张剑虹则指“国安法出台前不算违法”。对于使用“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会否算是颠覆国家政权,杨表示“依个口号係香港嗌咗几廿年”。

15:35 杨清奇以“《苹果》受压 微调方向”为题撰文

控方展示杨清奇约在2021年4月撰写、标题为“《苹果》受压 微调方向”的文章内容。

《苹果》受压 微调方向

警务处长邓炳强连续不点名批评《苹果日报》。表示考虑以煽惑检控传媒,加上 《文汇报》、《大公报》连续发表社论呼吁取缔《苹果日报》,终于令《苹果》受到压力。 社长张剑虹、总编辑罗伟光先后下令,调整报道用语,也有敏感职位员工辞职。

1. 上周六社评作者方圆(本名颜纯鈎)就可否使用“黑警”一词查询张剑虹,张表示,以目前时势,黑警等字眼还是不用较好,并要求主笔李平把好关。

2. 周日,罗伟光在 Whatsapp发出指令,弃用武汉肺炎,改以疫情或COVID 19代替。

3. 员工士气受挫,中高层群组“国安法应变委员会”有人哀歎“我哋还有几多时光”,张剑虹只回应“尽力做”,论坛版编辑崔博森父母担心其安全,要他离职,崔决定近期辞职。并申请BNO签证,准备移居英国。

15:15 杨:海外作者虽“中文不通” 惟因“高层指定 不得不用”

控方续展示张剑虹在2020年12月13日传给杨清奇的讯息,指“高桥先生说他在论坛的稿要停?”、“他是说你是不是想停他专栏,我说我不知道”。

杨清奇供称,这些由高层指定的作者,“我好小心处理”、“有少少问题,佢地就会直接揾高层投诉,咁我就好被动”。杨清奇续指,当时张剑虹讯息提到的只是误会,因为高桥是日本人“佢中文不时有问题”,例如高桥曾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写成“美国已死的总统特朗普”。杨清奇指,当时高桥写太多历史,读者不会想看,所以希望高桥改主题,高桥便向张剑虹投诉“我想停佢专栏”。

杨清奇解释高桥为《苹果日报》写专栏的背景,称因为黎智英在饭盒会要求找多些海外作者,而张剑虹觉得进展不佳,“所以就亲自揾咗呢个日本记者”;杨清奇又指张剑虹“好重视美国重返亚洲(政策),日本个地位好重要”,认为应该要写多些中日关係及有关日本的议题,而张剑虹亦指示给予较高的稿费,所以高桥的稿费为每稿1600元、高于一般的1200元。

控方续展示杨清奇在2020年12月10日发给高桥的讯息,显示杨清奇将两条《苹果日报》新闻连结发给高桥及指可以考虑评论相关新闻。杨清奇确认此事与后来高桥向张剑虹投诉有关,又指“啲作者中文都唔通嘅,但啲高层指定用佢,我不得不用佢”。

杨清奇另提到当时高桥指“日本制裁係议员做show(表演),无咩用”,所以他告诉高桥《苹果日报》读者比较认同外国制裁及认为美国制裁是声援香港人,“我觉得我呢个观点係同高层睇法,同读者口味一致”,亦与黎智英在同年7月至8月期间的文章观点一致。

14:55 黎智英游说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写《苹果》社评

杨清奇2020年9月14日转寄一段由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录制的语音讯息予黎智英,表示杨正继续努力游说蔡覆撰文。杨形容蔡霞讚扬《苹果日报》比较有正义感,蔡又留意到《苹果日报》“都好有影响力”,指出如市民支持《苹果日报》,相信股价可大升。

杨解释当时黎智英要求他多约一些海外作者,而蔡霞教授常在美国,虽然黎智英没有指定要求杨请蔡霞教授撰文,但黎智英经常提出需要换作者,杨遂透过朋友获得蔡霞教授的联络方法。杨指他把蔡霞的语音讯息传予黎智英,是希望黎智英“亲自出马邀请,成功机会高啲”。

杨提到蔡霞为前中央党校教授,“去到美国都批评中国人权状况,亦比较关注香港情况”。黎智英听取蔡霞的语音讯息后,亦以普通话录制语音讯息,内容提到:“蔡霞小姐你好,谢谢你的美言,我们做香港人一定会斗争下去,这是我们的本分。请你有时间为我们写社评,因为颜纯鈎先生常常提到你,我也很崇拜你的。希望你帮我们写写你对中国的看法,因为你对中国的了解是没人跟你比拼的。谢谢你。”

杨指黎管理《苹果》网上及英文版 主责所有出版事宜

杨清奇指黎智英作为老闆,当然有权决定谁担任社评写手,而颜纯鈎正是由黎智英决定负责写社评,张剑虹协助黎智英安排后通知了杨。杨称他当时逢星期二及星期五负责写社评,颜纯鈎负责星期五的社评后,张剑虹便通知杨调整时间。

杨清奇指黎智英原是《苹果日报》最高负责人,不止经营公司,也管理《苹果日报》网上版及英文版,主责所有出版事宜。惟黎智英被捕及被扣押后,张剑虹便代替黎智英成为《苹果日报》最高负责人。

14:35 下午开庭

控方展示黎智英与杨清奇之间的WhatsApp记录,在2020年8月12日,黎智英曾致电给杨清奇数次,其后杨清奇将一篇《苹果日报》中国版文章的连结及“美国之音”网站连结发给黎智英。杨清奇供称当时黎智英打算写有关毛泽东的文章及找他提供资料。

控方指出黎智英当时已被拘捕过,获释后有否再找杨清奇提供资料、用作Twitter发文。杨清奇称当时已没有,因为之前他提供的资料,黎智英会转交李兆富处理,但当时李兆富已辞职。

2020年9月14日,黎智英传讯给杨清奇,指“今日看左丁山专栏请到一位评论专家马铁颖,说他的中国和日本评论有料到,是否请他为我们写评论版”。杨清奇供称,黎智英想找马铁颖写评论,而“有料到”可能是指其评论比较尖锐,或者有内部消息,而当时黎智英很重视后者。

杨清奇当时回覆“张剑虹已揾咗日本资深记者甘粕代三撰文”、“马铁颖,我再揾下佢”。杨清奇供称,当时张剑虹透过陈沛敏介绍了甘粕代三,并会逢星期三撰文,这亦是因为早前黎智英表示想找人写日本新闻评论,但黎智英的指示一定要做,所以他亦尝试找马铁颖安排;杨清奇确认甘粕代三即早前有证供所指的“高桥”。

13:05 午休。 案件下午两点半再续。

12:55 杨将黎的文章观点作写稿拣稿编采方针

杨供称,《香港国安法》出台后,他留意到黎智英在其专栏多次谈及《香港国安法》,“喺编辑嘅角度睇,有啲标题真系好好,例如《时间就是武器》、《大时代快将来临》”。 杨又指:“大家都知道,黎生嘅文章无人够胆改佢,呢啲文章好真实,讲佢观点同立场,都有讲到关于制裁嘅问题”。

杨表示黎智英觉得,因为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在短时间内不会扭转,所以美国与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裁不会缓和下来,而且美国制裁对中国经济影响深远。 杨认为黎智英的文章观点,正是他“写稿拣稿”的指引,让他可当作原定编采方针。

12:15 开庭

杨指首两次参与黎宅饭局均讨论如何扩大黎及《苹果》影响力

控方问及《苹果日报》的中文文章是如何翻译成英文,杨清奇供称他会与前《苹果日报》英文版执行总编辑及社论主笔冯伟光(笔名卢峯)或英文版其他同事讨论,他便会把《苹果日报》论坛版的中文文章传送给英文版处理。 控方展示杨清奇曾把林和立的讯息转发予卢峯,林和立指:“文已传给你,谢谢。 请不要翻译成英文”,卢峯回覆:“明白”。 杨清奇供称,当时林和立不希望其文章被翻译成英文,只想出中文版,“我就同卢峯讲声”。

杨清奇指,卢峯未被邀请成为《苹果日报》英文版执行总编辑前,是由港闻版或国际版同事向他索取论坛版稿件,表示他们想翻译成英文,杨便会给他们论坛版稿件。 对于卢峯与杨清奇均三度获邀出席黎宅饭局,杨清奇确认首次饭局主题为黎智英Twitter,第二次饭局主题为《苹果日报》英文版,第三次饭局主题为《香港国安法》。 杨指卢峯在三次饭局也没有提出建议,而首两次饭局均提及如何扩大黎智英及《苹果日报》的影响力,同时吸引美国及全世界关注香港人权情况; 第三次饭局则是黎智英说自己“唔担心俾人拉”。

杨另提到黎智英在《苹果日报》25周年大会发言时没有具体指示论坛版需要如何运作,又指黎智英“喺个场合无提过论坛版”。

11:30 小休30分钟。

11:05 罗伟光有份参与初期英文版工作

控方展示罗伟光在2020年5月发送给杨清奇的WhatsApp讯息,并问到罗伟光在《苹果日报》英文版成立初期有否参与。 杨清奇供称,早前英文版,罗伟光应该有参与,并会通过港闻版同事向他索取论坛版文章、再翻译成英文。

控方续展示罗伟光的讯息,当中提到关焯照和刘细良,并要求杨清奇询问两人的英文版简介。 杨清奇解释,当时两人在论坛版有专栏,而罗伟光应该将两人的文章翻译成了英文,所以透过他去查询两人简介有没有问题。 控方另问及刘细良的文章角度,杨清奇指属支持民主派,在李怡表示因为年纪大而无法每天供稿后,黎智英便要求找刘细良写稿。

罗伟光在讯息亦曾要求杨清奇找人就蓬佩奥会见六四参与者的事件写评论,而杨清奇回复会找林和立或夫子写评论。 控方问到谁是林和立时,杨清奇一度表示“我觉得两个作者与案情无关”,指毋须披露两人身份。 控方表示无意公开两人身份,改为问起林和立及夫子的文章角度。 杨清奇指两人都是比较资料的中国专家,其评论文章比较中立。

10:45 杨为英文版寻评论撰稿员不符黎要求 黎要“有份量有内幕消息”者

杨清奇表示黎智英拒绝了其作家建议,黎智英表示“尽量多找有份量有内幕消息的人写,不只是感想而是有写(内)情的”。 杨供称,黎智英指内幕消息,“我搵嘅人系写评论嘅”,所以不符合黎智英的要求。 杨指黎智英应该认识高瑜,但不清楚黎智英是否认识长平。

控方指出,杨清奇与黎智英在2020年2月28日至5月25日之间,没有任何WhatsApp讯息纪录,欲得知为何。 杨清奇回答:“时间过咗咁长,我估我有啲嘢删除咗”,“有时删除讯息,方便睇返之前嘅嘢,唔洗睇返咁远,但依段时间点解删除咗真系无印象”。

控方展示黎智英在2020年6月4日向杨清奇传讯息指:“李平,看今天6.4是否(有)些大陆新闻给我上Twitter。 谢谢。 黎”,杨回覆:“好,留意紧”,“有两条,抗命军长遗憾未留文字及天安门死难者家属拜祭,畀咗Simon”。

杨清奇供称,黎智英“朝早叫我搵64大陆新闻,后来我搵咗两条新闻,于是我在WhatsApp向黎生报告”,再把新闻从WhatsApp传送给Simon Lee (利世民)。

控方在庭上展示黎智英Twitter在2020年6月4日发表的推文,一篇提到38抗命军长徐勤先遭当局开除党籍,另一篇则提到天安门母亲每年6月4日去拜祭子女。 杨清奇确认这两篇新闻均是他传送给Simon Lee的。

10:25 黎多次为写稿供外媒 要求杨代寻香港国安法、权斗等资料

2020年5月29日,黎智英曾发语音讯息给杨清奇,要求杨清奇为他搜寻资料及指因为自己在写稿。 杨清奇供称黎智英经常指示他提供资料,多数用于黎智英写给外媒或美国媒体,例子包括香港国安法、中共权斗及南韩光州运动等。

控方于庭上展示相关WhatsApp记录,包括在2020年5月27日,黎智英就香港国安法要求杨清奇提供资料; 同年6月5日,黎智英亦问杨清奇是什么触发韩国民主化; 同年6月12日,黎智英再就中国权斗资料查询杨清奇。

控方续展示杨清奇在2020年6月12日发给黎智英的讯息,当中指“已找北京高瑜、南方都市报前主笔长平,为英文版撰写即时评论,具体安排我再同卢峯倾。” 、“另,还找了新京报前总编辑程益中,他目前未有时间为我们撰文,要我向你和李怡问好及致敬”,而黎智英则回覆“尽量多找有份量有内幕消息的人写,不只是感想而是有写(内)情的。”

杨清奇供称,高瑜是一名北京学者,但因为黎智英想要人写内情而不是感受或评论,所以最终没有为《苹果日报》英文版写稿,长平亦是同样。 当控方问起上述两人的文章角度时,杨清奇指两人都是资深传媒人,评论角度中肯。

10:02 开庭

杨清奇身穿蓝色衬衫、黑色运动风衣外套,蓄灰白色短发,戴上黑色长方框眼镜,由3名惩教人员陪同下,从法庭特别通道走到证人席就坐。

控方展示黎智英在2020年5月25日传讯息给杨清奇:“李平兄,以律师谈过每月从我私人户口支付一万天(元)给我(你)作为供Twitter报酬,小心些是可以的,我将每月安排付款给你。谢谢。黎”。杨回覆黎指:“卑职自当尽力,共担舆论之责”。

杨供称,黎智英“之前讲过每月俾1万蚊我,作为Twitter供稿报酬,不过后来就一分钱都无俾过我嘅”,杨亦认为他向黎智英供稿是“一齐承担舆论之责”,并提到黎智英提过“开Twitter係为咗加强佢自己同《苹果日报》嘅影响力,影响公众舆论”。

控方问及杨清奇,黎智英提到“小心些是可以的”,是指有什么东西需要小心些?杨清奇指他当时没有问黎智英,但为黎智英Twitter供稿算是兼职,“怕公司有规定要遵守,我作为《苹果日报》全职员工,佢另外俾钱我,都跟佢指示嚟做”,而他收到上述讯息前后也一直向黎智英Twitter供稿。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