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对《国安法》公布后黎制作违法直播节目感惊讶,陈沛敏:黎的文章不改照登

2024-02-28 11:01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苹果日报》三间相关公司涉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案今踏入第34日审讯,亦是《苹果日报》前副社长陈沛敏出庭作供的第13天。 辩方盘问陈沛敏时,提到黎智英曾将“香港监察”创办人罗杰斯(Benedict Rogers)的新闻稿转发给陈沛敏,可能是因为黎智英与罗杰斯是朋友,而黎智英想把报道的决定权留给陈沛敏等人。 陈沛敏则指罗杰斯可直接传新闻稿给《苹果》同事,她会理解黎智英以老板身份推荐作出报道。

黎智英案审讯进入第34天。 资料图片

▲黎智英案审讯进入第34天。 资料图片

陈沛敏已开始接受辩方盘问。 资料图片

▲陈沛敏已开始接受辩方盘问。 资料图片

15:05 散庭。 辩方需时准备盘问及翻译文件,法庭把案件押后至明午两点半再续。

14:32 辩方指黎报庆上称“无人迫你做烈士”意在叮嘱同事别违《国安法》 陈反指理解黎意思“喺度番工都系你自己嘅决定”

辩方在庭上播放《苹果日报》25周年大会黎智英发言片段,当中提到“(苹果日报)未曾试过喺风调两顺,一系就话我哋血腥八卦,一系被人封杀广告,一系俾人攻击,攻到而家呢,就国安法都嚟埋添,都唔知点样做喇真系”,“咁就靠你哋去做喇,你地要继续,一定要继续坚持”。

黎智英说道:“我哋对住个国安法嘅做法就系,你哋用返你哋对自己嘅责任,对社会嘅责任,对你嘅家庭嘅责任去做呢份工作。 无人会迫你哋点样去做,无人会使到你要迫你做烈士”,“但系你哋攞住你哋嘅良知,攞住对自己嘅良知,攞住对社会嘅良知去做,我唔会叫你哋点样去做,苹果日报到今日,做到咁样样系你哋造成嘅⋯唔关我事架下”。

黎智英提到员工“做苹果日报真系唔系一件好嘅工作嚟”,“好多地方⋯唔俾你采访,你去澳门都有问题,你去大陆都有问题”,“我都真系好欣赏你哋能够做到今时今日仲喺度做,咁就我只能够多谢你哋,继续努力”。

辩方指黎智英称“无人迫你做烈士”,即是叮嘱同事不要违反《香港国安法》,陈沛敏则指黎智英说法空泛,她理解黎智英是指:“你喺度番工都系你自己嘅决定”,“佢都有同同事讲,要撑住啰”。

13:02 午休。 案件下午两点半再续。

12:45 

辩方重提黎智英曾向陈沛敏发送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的白宫新闻稿,另加数段文字,其中一段指:“I'd say we should work up a shit list on those involved in censorship which can include intimidation” (意译:“ 我们应该为那些参与审查及恐吓我们的人制定一份狗屎清单(即制裁名单))。。 辩方指该数段文字像是美国人口吻,不像是黎智英所写,有可能整个讯息均是转发他人的讯息。

陈沛敏指当时黎智英“无讲清楚俾我知”该数段文字是由谁所写,“我觉得好奇怪,佢send俾我睇,当系人哋写俾佢啦,又唔讲系边个同佢讲,佢send俾我,我唔明佢用意”,而“我当时理解,俾我睇系叫我哋做跟进”。

辩方又提到《苹果日报》在2020年7月18日发表题为《美制裁名单 韩正林郑PK邓上榜》的文章,又指该美国制裁名单实际是出自彭博新闻社的消息。

12:25 陈同意黎曾指示《苹果》改变做法 惟后来仍制作Live Chat节目令人惊讶

彭耀鸿重提《苹果日报》报道《彭斯晤陈太关注港人权》,指当时黎智英虽然透过WhatsApp将彭斯和陈方安生的合照发给陈沛敏,但因为WhatsApp会压缩相片,而《苹果日报》报章上的相片却有很高解象度,故《苹果日报》其实是从别处取得相片。 陈沛敏同意,并指文中有写相片由公民党提供。 彭耀鸿续指,该事件得到香港传媒广泛报道。 陈沛敏同意。

彭耀鸿另展示一张台湾《苹果日报》的截图,问陈沛敏香港和台湾《苹果日报》的编采和运作是否独立。 陈沛敏确认。

彭耀鸿指,当《香港国安法》内容首次公布时,黎智英感到惊讶。 陈沛敏同意。 彭耀鸿续指黎智英亦曾发WhatsApp讯息给陈沛敏指要对法例“想好对策”及“不容卤莽”,显示黎智英指示《苹果日报》改变行径,以免触犯国安法。 陈沛敏同意,但亦指所以当后来黎智英制作“Live Chat”节目,“同事系有啲惊讶”。

彭耀鸿亦指,在2020年12月黎智英被捕后,张剑虹曾与陈沛敏在WhatsApp讨论就香港国安法索取法律意见,及将部分黎智英“Live Chat”节目和Twitter帖文等下架,并指香港国安法生效后,《苹果日报》有采取行动避免违法。 陈沛敏同意。

彭耀鸿续指,但陈沛敏早前供称她当时以为《苹果日报》的新闻没有触犯香港国安法。 陈沛敏则称,因为黎智英在2020年8月被捕时,虽然警方有搜查报馆,“但佢哋嘅讲法系唔针对新闻材料”,其他涉案人士、例如李宇轩亦与《苹果日报》无关,所以当时她的认知是案件与《苹果日报》新闻报道无关。

彭耀鸿又指,当时黎智英没有向陈沛敏指出什么违反香港国安法。 陈沛敏同意,指黎智英的Live Chat节目和专栏文章都在《苹果日报》报章或电子平台发布,虽然她在两方面都无参与,当时亦不肯定是否违法。

彭耀鸿指如果违反香港国安法,相关内容不会刊登。 陈沛敏表示“可以咁讲”,但指“黎生啲文基本上唔会改”、“Live Chat我更加无得参与”。

12:05 辩方指黎智英2014年底辞去集团主席职务后 集团收入现亏损

辩方提到黎智英在2014年12月辞去壹传媒集团主席及执行董事的职务,壹传媒执行总裁张嘉声获委任为临时主席,其后黎智英在壹传媒的参与度大幅下降。 辩方指壹传媒集团于2014/15年盈余高达1.68亿元,2015至2018年亏损额逐渐上升。 陈沛敏认同壹传媒在2014至2015年“有盈余”,2015至2018年“有蚀钱”,但我唔记得个趋势。

陈沛敏忆述她当时工作岗位负责编采事宜,“成个集团做生意实际情况我没有清楚”,故不知道黎智英在壹传媒的参与度有否升降。 辩方提及黎智英在2019年重新成为壹传媒集团主席,壹传媒集团亏损额便有下降趋势。 陈沛敏指出《苹果日报》2020年电子版订阅人数大增,辩方指当时广告收入却大幅下跌,陈指她“唔记得”。

辩方指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2019年初不时在其facebook专页,“公布”哪些公司在《苹果日报》刊登全版广告,行径像是向广告商施压,说服他们不要在《苹果日报》刊登广告,事件引起各界关注。 辩方又指该事件令《苹果日报》2019年初的广告收入大跌,陈沛敏同意,但称她忘记收入下跌幅度、订阅人数及报纸销量等事宜。

11:19 小休30分钟。

11:10 辩方指黎反对港独 陈回应“无听过佢讲有咁嘅主张”

彭耀鸿指,陈沛敏亦曾向杨清奇推荐论坛版写手,例如她曾透过WhatsApp传讯息,推荐有线电视前采主林妙茵及记者萧云(朝云)在论坛版刊登文章。 陈沛敏同意。

彭耀鸿续提到,陈沛敏曾传讯息给杨清奇“桑普有冇定期专栏”、“老板建议找他写。 论坛有位吗?” ,而杨清奇回覆“他的文章怪怪的,而且公开主张港独,所以一直没敢让他开专栏......”,最终桑普并没有在《苹果日报》撰文。

陈沛敏称,因张剑虹转述黎智英想找桑普写文章,故她转告杨清奇,而她亦有将杨清奇的想法告知张剑虹,当时张剑虹表示“既然有法律上嘅考虑,咁就算啦,唔好揾佢啦”。

彭耀鸿又问到,陈沛敏认识黎智英多年,黎智英有否主张港独。 陈沛敏称“无听过佢(黎)讲有咁嘅主张”。 彭耀鸿续指,其实黎智英反对港独。 陈沛敏则指“我无深入同佢讨论过呢个问题......”

10:40 黎提建议后甚少跟进 惟张剑虹会问“跟进成点”

辩方指黎智英给陈沛敏传的讯息,似“指示”而非“建议”的情况并不常见,陈供称:“你要我讲频率我讲唔到”,她举例指黎智英曾就《苹果日报》报纸报导美国大选提出意见,7.1冲击立法会事件“点样采访啲人”,“我都会觉得系指示”。 辩方指出黎智英提出建议后甚少跟进,陈指“可以咁讲”,但忆述黎智英不只是向她提出这些指示,而当张剑虹收到黎智英的指示后,张剑虹“都会问我点跟进或者跟进成点”。

辩方对于《苹果日报》2019年9月1日头版新闻《港铁大搜捕 酿元朗恐袭2.0 速龙无差别殴巿民》,翻查陈沛敏与执行总编辑林文宗的讯息纪录,当中显示林文宗向陈沛敏交代说:“我改太子站无差别打人做A1”、“卧底警察做A2”,又指太子站相片“有人打、有人揽住喊”。

陈沛敏指“太子站无差别打人事件”“比较夜出”,“林文宗话我知太子站做A1,原来A1改做A2”,“因为我嗰时已经离开公司版面处理交俾林文宗负责,当然我同意转A1”,“我喺屋企睇电视新闻、社交媒体舆论、社会反应,都觉得可以做A1”。 陈沛敏补充指林文宗负责该新闻的标题及用字,她表示离开公司后依赖公司同事,当公司同事阅读记者撰写的新闻稿后“跟内文起题”,除非她看到标题后“有好大疑问”,否则“依赖同事跟篇文起题”。 陈沛敏表示当时对此新闻的标题“无异议”。

根据讯息记录显示,陈沛敏曾向社论主笔杨清奇(笔名李平)传送题为“最后一根稻草—公务员罢工”的文章,并表示“读者投稿,请看是否合用”,杨清奇回覆:“出online吧,报纸无位”。 另外陈沛敏亦曾向杨清奇提供作家Olivia Wong(笔名:小可)的联络方法。 另外,林文宗曾向陈沛敏交代某日的《苹果日报》头版“开天窗”,辩方问陈沛敏曾否就头版“开天窗”一事请示黎智英,陈沛敏表示她没有请示黎智英,但“有同张剑虹讲,张生批准咗,唔知佢有无同黎生讲”。

10:20 接黎转发罗杰斯新闻稿 陈沛敏视作黎推荐出报道

彭耀鸿续指,在某些情况,黎智英会将提出建议,并称由《苹日日报》同事决定要否报道,例如黎智英曾将“香港监察”创办人罗杰斯的新闻稿转发给陈沛敏,而在陈沛敏回覆已收到后,黎智英没有继续跟进。

陈沛敏指黎智英最初有将她的联络方式交给罗杰斯,而罗杰斯亦有其他同事的联络方式,所以她认为罗杰斯不直接、而是经黎智英传给《苹果日报》,可能是因为觉得“我的未必够重视条新闻稿”。 陈沛敏又认为,当时黎智英都认为有新闻价值,因为黎智英亦知道罗杰斯可以直接发新闻稿给同事,但仍为对方再传送一次,“我会理解黎生作为我的老板...... 会推荐我的出(报道)“。

辩方:黎将决定权交陈非作指示 陈认为可能性不大

彭耀鸿又提到,会否有另一个诠释方式,就是黎智英与罗杰斯是朋友,所以黎智英将新闻稿转发,是将决定权留给陈沛敏。 陈沛敏称但她当时并非这样理解,“同埋佢(黎智英)似乎好重视Benedict Rogers或者佢呢个组织(“香港监察”)嘅嘢”。

彭耀鸿又问,当时陈沛敏是否假设黎智英已知罗杰斯会先发新闻稿给她。 陈沛敏同意,又指自己当时亦告知黎智英,罗杰斯已传新闻稿给她们,但黎智英仍持续传“香港监察”及罗杰斯的新闻稿给她。

法官李运腾问到,陈沛敏称她觉得黎智英在“推荐”,是否有可能“黎智英给指示”只是陈沛敏的个人感受。 陈沛敏称“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佢(黎)觉得唔重要,佢可以叫对方不如直接传俾记者或者同事......”

陈沛敏又指黎智英是叫她处理该新闻稿,“俾我嘅印象系佢都重视(“香港监察”),想帮助佢哋”。

10:00 开庭

辩方指黎智英会向陈沛敏提建议 陈:佢亲自提出,好难置之不理

陈沛敏身穿啡色外套,发型为深黑色齐阴及肩整齐短发。 她由3名惩教人员陪同,从法庭特别通道走到证人席就坐。

辩方资深大律师彭耀鸿今续盘问陈沛敏,指黎智英会向陈沛敏提出“建议”,并举例在2018年5月6日,黎智英向陈沛敏发WhatsApp讯息称“例如今天的头条我们是否可以找退休警官或前ICAC撰写些insight融合其中?” 及在2019年4月18日曾转发前立法会议员李永达的讯息给陈沛敏,问是否可以安排访问。

陈沛敏称“佢(黎智英)个语气客气...... 但如果佢亲自咁样提出,我好难置之不理”,又指张剑虹事后亦会跟进,所以她会视为要执行的事。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