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黎不时就《苹果》纸版内容“出声”,不满陈沛敏未“放大”外国施压新闻

2024-02-27 14:50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苹果日报》三间相关公司涉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案今踏入第33日审讯,亦是《苹果日报》前副社长陈沛敏出庭作供的第12天。 陈沛敏供称黎智英被捕后,张剑虹曾称要“将一啲黎生嘅文章下架”; 惟她不记得确实时间点,在法官追问文章有否实际从网上平台下架时,亦表示“唔记得咗”。

黎智英审讯第33天。 资料图片

▲黎智英审讯第33天。资料图片

陈沛敏今续作供。 资料图片

▲陈沛敏今续作供。资料图片

16:25 完庭。 案年明早十时再续。

15:35 陈沛敏指《苹果》批判香港国安法文章 部份反映黎智英立场

辩方问陈沛敏是否反对通过《逃犯条例》修订草案。 陈沛敏承认当时反对。 辩方指当时《苹果日报》针对草案有很多批判性的文章,目的是希望政府撤回草案。 陈沛敏同意。 辩方续指,当时社会亦因此有很多示威,而《苹果日报》均会报道,因为这会显示出有很多人反对,希望藉报道说服政府撤回草案。 陈沛敏同意都有咁嘅作用。

辩方续问到,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陈沛敏是否反对香港国安法。 陈沛敏称“会有忧虑”,指作为传媒会担心。 辩方问是否担心新闻自由减少、其他个人自由受影响。 陈沛敏同意,指“我觉得要有多啲谰询,收集多啲香港人意见。”

辩方指《苹果日报》有一系列的文章是批判香港国安法。 陈沛敏同意,并指“不过有一啲系反映黎生立场”。 辩方指黎智英都担心香港国安法影响新闻自由及其他个人自由,并尽其所能去避免法例生效。 陈沛敏同意。

陈同意黎提出施压与制裁 目的为阻国安法落实

辩方问陈沛敏,黎智英是否一直都提倡和平的抗议及示威行动。 陈沛敏称2019年以前是这样。 辩方则指,就香港国安法,黎智英提出施压、例如制裁等,是为了说服香港国安法不要落实,而其观点也发布在《苹果日报》。 陈沛敏同意。

辩方又问到,就陈沛敏所知,有没有任何法例指呼吁制裁属违法。 陈沛敏称没有。 辩方向陈沛敏提出,当时黎智英藉由《苹果日报》提出香港国安法不是“好主意”、尝试阻止法例通过。 陈沛敏同意。

辩方其后问到,当时大部份《苹果日报》记者都抱“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观。 陈沛敏称不敢代表他人回答,不过辩方问到张剑虹、罗伟光、林文宗及冯伟光时,陈沛敏认为他们支持上述价值观,杨清奇和张志伟则不清楚。

15:15 辩方盘问指陈沛敏有权决定头版反映《苹果》有“编采自主”

辩方资深大律师彭耀鸿开始盘问,重提黎智英曾批评报纸只把“外国对香港进行(反修例)运动后酝酿向香港或中国政治施压的新闻”作头版顶部一篇新闻,而没有用全版头版报道,从而表达不满。 彭耀鸿指黎智英只是认为该新闻理应获得更大篇幅报道,陈沛敏表示“如果我觉得单新闻好过本身单头版”,她可提出全版新闻修改,但她不认为该新闻“重要到再摆全版头版”。 彭耀鸿遂指由此可见,陈沛敏当时有“编采自主”,陈沛敏笑言:“如果黎生无出声嘅时候都系嘅”。

陈沛敏同意黎智英无份开编采会

彭耀鸿重提黎智英不会出席《苹果日报》每日三个编采会议,不会获分派锄报会的会议纪录,亦不会每晚预先阅览《苹果日报》实体报纸草稿,陈沛敏同意上述。

彭耀鸿指陈沛敏入行逾十年,是一名资深记者,身为前线记者亦报道了不少新闻,曾获派跟进人权自由新闻,更获人权新闻奖。 陈沛敏曾亲自到瑞典报道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奖一事。 彭耀鸿形容陈沛敏一直展示出记者高水准,陈说:“我希望我系啦”。

陈沛敏指她相信香港适合发展民主政治制度,相信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政府高透明度,同时亦是黎智英与《苹果日报》的相同价值观。 彭耀鸿提及《苹果日报》的文章亦算批判性,举例指《苹果日报》曾“爆出”前财政司司长在梁锦松公布财政预算案前“偷步买车”一事,形容《苹果日报》在监察及揭发政府滥权情况一直站在最前线,也倾向批评政府,但《苹果日报》并非为批判而批判,而是希望吸引读者注意及支持,使政府修改政策。

彭耀鸿又指《苹果日报》不时批评警暴,是为了说服当权者减少警暴,陈沛敏同意,也认为警暴不正确,认为警方不应该使用过分武力。

15:00 控方完成主问。 休庭5分钟。 辩方将开始盘问陈沛敏。

14:50 Mark Simon提醒陈沛敏彭斯Twitter上形容黎为自由卫士

控方展示Mark Simon在2021年6月向陈沛敏传送图片,图上显示Twitter连结及内容,提到时任美国副总统彭斯形容黎智英是一名“自由卫士”(Champion of Freedom),指他本人十分荣幸能邀请黎智英到白宫。 陈沛敏指《苹果日报》实体报纸及电子版均曾报道黎智英获彭斯邀请到白宫一事,法官李运腾提出黎智英在2021年6月正在还柙期间,陈解释Mark Simon传送图片给她是为了“提我哋有件咁嘅事值得报道,想确保我哋会报道”。

14:30 黎曾批《苹果》对外国酝酿向中港政治施压新闻篇幅太少

控方展示一份“锄报会”会议记录,提到陈沛敏早前供称在“锄报会”审视前一日出版的实体报纸,并问黎智英有否出席过“锄报会”。 陈沛敏称黎智英没有。 控方续问到,黎智英在2019年4月至2020年12月期间,有否在任何情况下对实体报纸作出评价。

陈沛敏称她有印象的只有一次,记得关于“外国对香港进行(反修例)运动后、酝酿向香港或中国政治施压的新闻”,由于当时临近截稿时间,她只是把相关新闻放在头版顶部,但翌日黎智英就此提出不满,认为应该要用全版头版去报道; 陈沛敏称当时大约是2019年下旬,应该反修例事件已开始一段时间。

陈沛敏续指,当时黎智英有传讯息给她,亦有在公司提及,而张剑虹事后也有提醒她。

13:08 午休。 案件押后至下午两点半再续。

12:50 

控方展示2018年6月11日的讯息,当中显示“香港监察”共同创办人兼信托人Aileen Calverley从“香港监察”创办人罗杰斯(Benedict Rogers)手上取得陈沛敏联络方法,遂向陈沛敏自我介绍,控方指出陈沛敏甚少回覆。 陈沛敏指Aileen Calverley不时传送“香港监察”的新闻稿给数名《苹果日报》同事,希望《苹果日报》报道,但陈不太回覆,也不会阅读每篇新闻稿,“因为佢都唔只send俾我一个人,所以我无特别跟进”。

12:40 陈沛敏辞职后仍工作至《苹果》停刊

控方向陈沛敏确认,最终她辞去《苹果日报》工作,亦在2021年6月25日辞任董事身份。 陈沛敏同意。

控方续指《苹果日报》在2021年6月24日发行最后一期报章,印刷共100万份,控方问到当时为何会印这么多。 陈沛敏解释是发行部同事的提出“坊间会好多人买,因为最后一份”,然后有资深同事提议不如印刷100万份,发行部同事亦觉得能够做得到。

陈沛敏又称“其实我当时觉得身份尴尬”,因为她已提出辞职,“返紧去执紧野”,当同事向她表示印刷100万份时,她回覆“ok吖,100万份几好吖”。 控方其后展示该最后一份报刊,并指出其中一张相片显示陈沛敏和林文宗在一起看报章版面。 陈沛敏同意。

控方其后展示一份从冯伟光电脑中检取的电邮,陈沛敏、张剑虹和冯伟光均是收件人,而电邮内容有关2021年5月、《苹果日报》英文版Freelance写手的稿费,当中包括Benedict Rogers在该月仍为英文版撰写了4篇文章。 陈沛敏确认电邮,但指英文版写手稿费毋须经自己审核。

控方又展示另一封电邮,内容提示出席2020年7月17日的“饭盒会”,电邮上列出的与会者包括“黎老板、ICT Connie Chan、陈沛敏、林文宗”,并指“副社邀请以下同事出席”及列出论坛、国际、财经、政治、静态、中国、副刊和法庭同事。

12:20 陈被捕获保释后提辞职 指公司当时内部混乱

控方提到警方在2021年6月17日拘捕陈沛敏,她在6月18日深夜获准保释外出,翌日(6月19日)遂到法院“睇咗两个同事(张剑虹及罗伟光)上庭”,然后由于被扣留40小时后十分疲累,故休息了一天,2021年6月21日才回公司。

《苹果日报》2021年6月19日报道提及:

陈神情略见疲累,向在场记者点头道谢,表示得知张剑虹及罗伟光仍未获释,被当局以国安法起诉,感到难过,希望二人能尽早获释,今天将会到法庭支持二人。

对于《苹果日报》昨日仍能顺利出版,陈沛敏感到“好感动”,勉励同事“尽量做”,“过去40个钟,我被拘捕,都知道公司《苹果》同事都继续好专业护守岗位,继续采访新闻、报道新闻,我以佢地自豪,辛苦晒佢地”。

陈沛敏表示:“我返公司之后就向公司辞职”,控方遂展示《苹果日报》在2021年6月20日的报道,内容提到“陈沛敏:《苹果》会继续营运”,“她透露自己暂未辞职”。 陈沛敏指她在6月21日回公司后“口头上有向高层提及辞职”,但当时黎智英、张剑虹、罗伟光仍在还押中,她便向台湾苹果日报代表人叶一坚表示她有意辞职,而她亦一直为《苹果日报》工作至2021年6月24日。

陈沛敏忆述当时“公司入面好混乱”,“个时连咩人可以批我张(辞职)form(表格),佢哋都唔知点处理”,而她记得她当时是在“保释出嚟两三日之后正式请辞”,向叶一坚说“我要辞职”。

11:40 黎智英被捕还柙仍指示找支持港独作家写论坛文章

控方展示2021年4月30日、陈沛敏与杨清奇之间的WhatsApp对话,显示陈沛敏称“桑普有冇定期专栏”、“老板建议找他写。 论坛有位吗?” 陈沛敏称当时张剑虹跟她说“老板(黎智英)想揾桑普......”,并指当时黎智英已还柙。

控方又提起《苹果日报》在2021年5月的员工大会,问当日张剑虹发言后,陈沛敏有否发言。 陈沛敏称自己有,但不肯定是否紧接张剑虹后发言。 控方续展示昨天提及的《苹果日报》新闻《夫..她冷静坚强镇定 陈沛敏选择留在灾难现场》,当中提到“早前在《苹果》员工大会上,陈沛敏说过,即使有消息指《苹果》会被取缔,她都会留至最后一刻,‘今时今日做《苹果》,唔系纯粹只想做记者,系more than一份工’。”

陈:《苹果》除更改用字外从未改变报道大方向

惟陈沛敏不肯定上述发言是在员工大会上说、抑或在访问中向记者透露。 法官李运腾向陈沛敏确认,即有机会记者在报道时合并员工大会及访问的发言,陈沛敏同意。

控方再问到,在员工大会上,有否提过要更改报道的角度。 陈沛敏指没有,并解释无论是员工大会或访问、在黎智英被捕和还柙后,《苹果日报》都没有直接被指控“新闻有问题”,他们有更改使用的字眼,但没有更改报道角度、“大方向无更改”。

11:20 《苹果》高层国安法生效后半年设“应变小组”商讨报导字眼

控方展示《苹果日报》在2021年4月16日发布头版新闻《邓炳强恫吓传媒:违国安要付代价 《苹果》总编质疑铺路严厉打压》,控方问及陈沛敏,在邓炳强向传媒发表声明后,《苹果日报》的报导手法有否改变,陈沛敏回覆:“我唔记得有做任何野”。

控方提到张剑虹在2021年4月17日成立“国安法应变小组”,陈沛敏指怕警方指控煽动罪,故高层们需看看并讨论报道有没有字眼需要修改,“有同事提出疑问,问啲字用唔用得”。 法官李运腾指“国安法应变小组”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后半年才成立,问及开小组前有否这些疑虑及讨论,陈沛敏表示《香港国安法》生效后,有案件关于“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字眼,亦曾讨论“报道嘅时候提唔提得”,商讨字眼在报导及广告中可否使用。

《苹果》前线忧违法求谨慎用字 高层决议统一改用字

2020年4月17日的群组讯息提及:“政治组同事问:敏姐,同事来问,现时我们,多数是用‘阉割选举’(例如即时新闻时的头四粒字),或者劈头便说‘北京阉割香港的选举后’,我们日后是否要改为用‘完善’,但用引号,或者改用‘北京修改香港的选举制度’,抑或毋须改动?”

罗伟光在同日发讯息指:“我与同事讨论了,认为可继续用阉割选举,因为都係陈述事实,也有同事提出‘武汉肺炎’,我认为可继续用,如要引述官方声明、文件必须提及,加“新冠肺炎”,显示是官方或有关人士说法。如有其他情况、疑问,会听同事意见,商量如何处理”。

陈沛敏在庭上解释:“因为啲字眼,一嚟同事觉得当时环境气氛同新法律环境下有问题”,故决定谨慎用字,判决某些字眼会否触犯邓炳强所指的违法情况,同时“都唔想报纸同电子版有不同判断,罗伟光同张剑虹倾好啲疑问字眼,统一用法”。例如“武汉肺炎”用字,最后决定全公司不使用“武汉肺炎”,电子版亦需更改早前的“武汉肺炎”用字,“总之就统一用法”。

11:05 开庭

陈沛敏身穿啡色外套,髮型为深黑色齐阴及肩整齐半扎短髮。她由3名女惩教人员陪同,从法庭特别通道走到证人席就坐。

陈沛敏确认在黎智英于2020年12月还押后,她在同月10日曾与《壹週刊》前社长杨怀康(笔名“古立”)探访黎智英,及在2021年3月22日与一名简姓女子一起探访黎智英。

控方提到,昨天与陈沛敏看过《苹果日报》由2020年12月、黎智英还押后刊登的多篇头版新闻,其中一篇标题为《涉违租契国安官禁保释 黎智英成政治囚徒》,并问陈沛敏当时是否有份决定标题。 陈沛敏承认,并同意“黎智英成政治囚徒”是陈述句。

控方今展示2020年12月13日的《苹果日报》文章、题为《控勾结境外危害国安禁保释 黎智英国安法前开twitter 追踪蓬佩奥、蔡英文成罪证》,并问为何在罪证一词加上引号。 陈沛敏解释,想表达当时未认罪,是一个指控。

黎被捕后 张剑虹曾称要将黎的文章下架

该文中提及警方指控黎智英发表的评论和文章等,控方问相关文章事后有否移除、抑或亦留在网上平台。 陈沛敏供称张剑虹曾称要“将一啲黎生嘅文章下架”; 惟她不记得确实时间点,在法官李运腾追问文章有否实际从网上平台下架时,亦表示“唔记得咗”。

控方另展示《苹果日报》在2021年3月28日刊登的头版新闻《中大生揭国安审问过程 早被监视开file 邻房偷听盘问》,当中提到香港国安法生效后“至今已有数以百计香港人在这幅血红幌子下被拘捕”,控方问“血红幌子”是否在指香港国安法。 陈沛敏同意。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