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两运动员指控香港举重健力总会,涉扣起资助兼冻结会籍

2024-02-15 09:01

《星岛》接获投诉指控香港举重健力总会,多年来代两名健力运动员收取体院的“体育训练资助”后,涉嫌一直未有发放全数款项,其中一人声称于7年间怀疑被扣起20万元,两人向总会追讨及报警求助后,却被冻结会籍不得代表香港参赛。

文体旅局回复称求助人指控可能涉及违法行为,暂不介入;体院仅称已作跟进;港协暨奥委会承认曾接获议员投诉,建议求助人向执法部门求助;相关总会亦称,事件由交警方处理不作评论;警方则表示,经调查后事件不涉及刑事成分,没有人被捕。有立法会议员形容事件是“四不管”,促政府必须介入,并检视体育资助及各总会规管机制,不容再有剥削运动员的事情发生。

二人投诉后遭秋后算账,冻结会籍无法出赛

全球排第4的日裔香港健力运动员橘井政人自2014年起,除了2015/16年度未获推荐外,已7年取得体育训练资助;拥有10项香港健力纪录的方齐智则自2019年起,至2021/22年度取得。两人本拒将事件公开,惟缠绕多年仍未能解决,终决定接受《星岛》访问。橘井政人及方齐智均称,香港举重健力总会在推荐二人申请前,均表明要将资助的三分一金额交予总会用作发展,如不同意安排,总会不会支持其申请,基于资助必须经总会推荐二人才应允安排,其余资助则被要求向总会提交单据作“实报实销”。

橘井政人(右)及方齐智(左)疑被香港举重健力总会扣起体院资助。

橘井政人(右)及方齐智(左)疑被香港举重健力总会扣起体院资助。何君健摄

橘井政人: 总会疑扣起20万元资助

橘井政人最早于2019年获体院通知,运动员接受任何形式收入包括资助,均须以自雇人士身份报税,他认为如需报税该笔资助属于其“个人收入”,但多年来没有收取全数资助,遂向体院查询及核对,扣除首年答应支付三分一资助作为发展用途外,怀疑总会扣起他20万元资助,决定报警求助,但警方称因不涉刑事,已完成调查。之后他却被投诉不当使用资助,而被冻结会藉籍。 

根据方齐智与叶永玉的对话纪录,在2021年7月健力总会接获体院通知资助须作为运动员个人收入,惟据总会的理解是不当入息,若当是运动员个人入息,总会则没有义务处理,并向方齐智重申若答应支付三分一资助为教练费,总会才会继续为他申请,“对没有贡献的运动员,总会没有义务帮佢哋搵收入。”至同年底他突然被告知,因没有在总会举重室训练而终止其资助,及被追讨103万元的教练费,方齐智对此感到莫名其妙,因他从没有在总会受训,双方纠缠多时仍未达共识,方最终被冻结会籍。 

2008年到港定居的橘井政人,在香港开始其比赛生涯,对于自己是日裔仍可代表港队感到很荣幸,强调很想继续代表香港出赛,回馈香港,又称多年来看到很多人,因为总会管理问题而离开,希望当局可以规管,不要让体育变成很负面的事。方齐智提及自己现无法参赛时流下男儿泪,钱唔钱唔紧要,我宁愿比返赛,更唔希望再有运动员面对我哋嘅情况”。 

何敬康: 当局必须彻查  严惩剥削运动员的总会

本身亦有参加健力比赛、协助运动员的新民党立法会议员何敬康认为,事件不涉刑事但肯定违规,违反政府推动运动的初衷,相信今次只是冰山一角,据他了解很多总会在处理资助时都有不公,运动员很多时只能哑忍,反问这样如何将运动精英化、普及化及产业化。 

何认为当局必须彻查事件,严惩剥削运动员的人士或总会,否则只会令运动员对香港未来发展感到失望。他又称,今次反映当局必须重新检视体育资助机制,赋权一个官方机构负责检视及规管,甚至调查各体育总会的营运,再成立一个第三方委员会专责处理运动员投诉。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