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陈沛敏:黎智英对个别新闻的重视程度,直接影响《苹果》的编采决定

2024-02-05 11:42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苹果日报》三间相关公司涉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案今踏入第23日审讯,亦是控方“从犯证人”、《苹果日报》前副社长陈沛敏出庭作供的第2天。陈沛敏供称《苹果日报》每日下午二时会开“锄报会”,检视当日朝早“出街”的实体报纸新闻,并对比其他报纸的新闻;每日下午三时则会开“初会”,让每组代表交代当日重要新闻,选出“有机会做得大”的新闻放在头版新闻。

黎智英案审讯踏入第23天。

▲黎智英案审讯踏入第23天。资料图片

陈沛敏今续作供。

▲陈沛敏今续作供。资料图片

陈沛敏形容,担任副社长期间,执行总编辑林文宗(右)是她的副手。

▲陈沛敏形容,担任副社长期间,执行总编辑林文宗(右)是她的副手。资料图片

陈沛敏由囚车送至西九龙裁判法院作供。

▲陈沛敏由囚车送至西九龙裁判法院作供。

▲黎智英的囚车今早抵达法院。

警方在法院外布防。

▲警方在法院外布防。

16:30 散庭。案件明早十时再续。

16:00 

控方展示黎智英在Whatsapp上向陈沛敏发送一篇“跟司法界前辈谈引渡恶法的文章”相片,陈沛敏表示该文章非新闻,或在副刊出现。由于截图中没有显示文章来自苹果日报,法官李素兰问及如何肯定来源为苹果日报,陈沛敏说“因为佢话引渡恶法…呢条法例我哋通常简称係咁”,陈沛敏相信只有苹果日报会如此称呼。而陈沛敏表示“唔係好记得”该文章。

黎智英于Whatsapp问到是否可以“做大”,陈沛敏理解为黎智英建议可做成新闻,与黎智英见面时,黎智英“重申返呢篇野内容好好,应该喺新闻版睇吓点present啲points(表达重点)”,陈沛敏续指黎智英望找回文章中的司法界人士访问,但忆述最后应是找不到该司法界前辈,但陈沛敏有提议把重点“逐日写…等读者易消化”。

15:40 专栏《西环集中营》由《苹果》政治版不同记者以“季陶”为笔名撰写

对于黎智英“赞扬”陈沛敏“你今日文章画龙点睛,写得真好”,陈沛敏指:“我喺隔个礼拜有篇专栏文章”,陈沛敏所撰写的“堆填生活”专栏文章会在《苹果日报》E叠副刊刊登。

控方展示2019年4月3日登报的专栏文章《西环集中营:集结商界 专业人士7.1上街 》,而作者是以笔名“季陶”所撰写。陈沛敏解释《西环集中营》“主要係政治比较gossip(八卦)啲嘅column(专栏)”,多数由《苹果日报》实体报纸版的政治版同事执笔,而使用同一笔名“季陶”所撰写的文章不代表是同一人所撰写。

陈不知道《西环集中营:集结商界 专业人士7.1上街》由谁执笔

陈沛敏补充《西环集中营》是一个定期专栏,所有作者的笔名均是“季陶”,“背后可能喺政治组唔同同事执笔”。陈沛敏指她在职时“好少睇”《西环集中营》专栏文章的内容,解释指该些文章不是正式新闻内容,“佢哋(政治组同事)听到咩gossip(八卦)嘢佢哋想写,唔会喺“初会”或“编前会议”上倾写啲咩”。陈沛敏指虽然她是《苹果日报》实体报纸的最终负责人,但“依个喺专栏,我唔会知佢每日内容写啲咩”,而林文宗则会负责管理专栏。

陈沛敏指她收到黎智英的指示后“应该有”转达指示予《苹果日报》实体报纸版的政治版同事,但“唔肯定”有否转达指示予《苹果日报》电子版的政治版同事。陈沛敏忆述她曾指示同事“做多啲商界对逃犯条例嘅意见同担心(作更多商界对逃犯条例的意见及担心)”,但不确定其指示与政治版选材的因果关係,她亦不知道专栏文章《西环集中营:集结商界 专业人士7.1上街》是由哪一位政治版同事所撰写。

15:20 陈指黎2019年3月指示要多报道商界对逃犯条例的担忧

2019年3月30日,陈沛敏转发香港记协讯息予黎智英,当中记协指会跟进引渡条例。陈沛敏指应是黎智英叫她约见记协执委讨论条例,“当时执委话内部对今次约见有唔同睇法”,陈沛敏相信该次约见会面目的为讨论“逃犯条例对新闻业嘅影响”。

控方展示2019年4月1日的报道“黎智英:倘修例传媒冇得做”,陈沛敏指以上句子确为黎智英的看法,“用direct quote(直接引述)会听返录音去写”。控方引述报道内容其中一段:“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昨日也有上街,直言今次修例“惨过23条(立法)”,一旦通过香港将连仅有新闻自由也会消失。”陈沛敏认为黎智英觉得逃犯条例会作“政治检控”用途,故黎智英以逃犯条例与23条比较。另又指黎智英“想报道多啲商界对逃犯条例嘅担心同反对意见”,陈沛敏认为属于一种“指示”。

15:00 陈应黎指示为香港监察介绍财经版同事助资料搜集

控方指2019年3月23日黎智英及陈沛敏互传讯息后,翌日便把《彭斯晤陈太》事件刊登为《苹果日报》头版新闻。陈沛敏解释原因:“(我)都觉得佢係有新闻价值,当然黎生话做大都係一个因素”。

控方又展示“香港监察”创办人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向黎智英所传送的讯息:“You kindly suggested that you could connect my colleague Johnny to one of your senior business editors or reporters, as he is coming next week to do research into the linkages between business concerns and the erosion of rule of law, autonomy and freedoms. Johnny would be very keen to meet your senior business editors or reporters to get their perspectives. Would you be able to connect him with them? With many thanks” (意译:你建议你可以把我的同事Johnny,与你的一位高级财经编辑或记者联系起来,因为他下周会来研究商界疑虑与侵蚀法治、自主和自由之间的联系,Johnny非常渴望与你的高级财经编辑或记者见面,以了解他们的观点。 你能让他们联络吗?非常感谢)。

黎智英把上述讯息转发予陈沛敏,陈沛敏便把《苹果日报》财经版助理总编辑Joseph Wong的联络资料传送给黎智英,“请黎生通知Johnny联络(Joseph Wong)”。

14:35 开庭

控方在庭上展示《苹果日报》在2019年3月24日刊出的头版新闻,标题为《彭斯晤陈太 关注港人权 学者:高规格接待向京施压》,分题指“美国安委会聚焦新闻自由”,配稿标题为《主导对华政策 港问题或成中美角力战》。陈沛敏同意《苹果日报》是在开会期间决定头版新闻。

控方指出该报道刊登了陈方安生及彭斯对望握手相片,图片下方写明“公民党提供图片”。控方遂展示黎智英在2019年3月24日的WhatsApp讯息纪录,显示前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把相片传送给黎智英,黎智英再把相片转发予陈沛敏。陈沛敏供称她收到转发相片时,并不知道黎智英是转发谁的讯息。

13:08 午休。案件下午两点半再续。

12:40 陈沛敏承认黎智英对某新闻是否看重会影响其编采决定

陈沛敏同意Ben Rogers同样对中国“比较批判”。

另华盛顿时报曾于3月2日发表Mike Pompeo有关“US, Beijing trade barbs over Hong Kong autonomy(美国和北京就香港自治问题互呛)的演说文章,而黎智英于2019年3月4日以whatsapp告知她“请做大”,陈沛敏同意报道于A2全版仅次于头条“都几大”,陈沛敏回覆黎智英早前已报道过,但会“明天继续”,陈沛敏猜测当时有再次报道。

法官李运腾提到陈沛敏没有向黎智英称该新闻已过时,并不宜放在A2版,陈沛敏解释:“黎生叫做大嗰时,我哋已经做大咗啦,演说当日已经做咗A2全版,我话返比黎生听,我哋已经做咗啦(黎先生叫做大时,我们已经做大了吧,演说当天已经做了A2全版,我说回给黎听,我们已经做了吧)”,陈沛敏指她当时向黎智英婉转地说:“我哋已经做大咗”。

陈沛敏续指,“既然(黎智英)咁重视单新闻,我就话我哋已经报道左演说本身,但都再睇吓有咩跟进报道,好似舆论对演说有咩回应,并非重複报道演说内容(既然(黎智英)如此重视单新闻,我就认为我们已经报道了演说本身,但也再看看有什么跟进报道,似乎舆论对演说有什么回应,并非重复报道演说内容。)”,补充说:“既然老闆咁重视呢单新闻,我都睇吓有咩跟进报道, rather than就咁say no(既然老板如此重视这桩新闻,我也回头看看有什么跟进报道,rather than就这么say no)”。

法官李运腾问到当黎智英认为某新闻重要或不重要,是否会影响陈沛敏的编采决定,陈沛敏回应:“都有”。

12:20 陈沛敏指香港监察属“比较批判”的组织

陈沛敏指Ben Rogers即是“香港监察”创办人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她其后与Benedict Rogers保持联络,陈沛敏收到“香港监察”(HK WATCH)的新闻稿,标题为“Press Release: Hong Kong Watch launching on 11 December 2017” (新闻稿:香港监察在2017年12月11日成立),稿中提到Benedict Rogers是香港监察的受托人,他曾欲入境香港但被拒。控方问陈沛敏《苹果日报》有否报导Benedict Rogers入境被拒一事,陈沛敏说:“应该有报导,相信有报导”。

黎智英曾把Benedict Rogers亲自撰写的一篇文章传给陈沛敏,文章标题为“Lawfare Waged by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s Crushing the Hopes of Democrats”(由香港政府支薪的法律战正在碾碎民主派的希望),该文章在2018年5月15日于The Diplomat发布,内容提到DQ及检控立法会议员的事件,控方问陈沛敏《苹果日报》有否报导或发布此文章,陈沛敏则回答:“我唔肯定《苹果日报》有无报导依篇文章”。

控方询问陈沛敏,“香港监察”(HK WATCH)是亲中还是反中的组织,陈沛敏说“我谂佢(对中国)好critical囉,比较批判”。

12:00 开庭 

本周五(年三十)下午不开庭

法官杜丽冰表示本周五(年三十)为中国传统家人团聚的节目,建议当日审讯由早上10时至下午1时半,下午不开庭,让各方早些完成工作,控辩双方均同意。

黎智英指示陈沛敏协助香港监察于《苹果》发布新闻稿

黎智英在2017年10月31日向陈沛敏发WhatsApp讯息指:“沛敏,我刚与Ben Rogers晚饭。他刚与一些MP成立了HK WATCH维护香港自由。我对他说有需要传媒的帮助请他找你并给了他你的联络。谢谢。黎”。

陈沛敏指根据黎生说法,英国人Ben Rogers和国会议员成立HK WATCH,黎智英把她的联络方式交予Ben Rogers,其后Ben Rogers有与她联络,通常是发送HK WATCH新闻稿予苹果发布,一开始为介绍组织成立资料,陈沛敏表示HK WATCH就“香港自由人权状况发表意见”,直至2019年移交逃犯条例引起社会运动,HK WATCH“密啲就香港情况发新闻稿(密点就香港情况发新闻稿)”。

11:25 小休30分钟。

11:10 黎智英改用Slack作《苹果》内部通讯方法

陈沛敏指她与黎智英、张剑虹、罗伟光、林文宗、冯伟光(笔名卢峯)及杨清奇(笔名李平)等人均曾用WhatsApp、公司电邮及通讯软件“Slack”沟通。法官李运腾问及为何在使用WhatsApp及公司电邮沟通的同时,仍须使用“Slack”,陈沛敏回答说:“最初都唔知公司点解会用(Slack),因为(壹传媒集团管理层及IT部)无端端就叫‘你哋用啦’”,“佢哋无啦啦搞个内部通讯方法,其实我都唔知点解”。

陈沛敏表示壹传媒及《苹果日报》的职员均可使用Slack,但她称:“其实我唔会特别钟意用Slack”,“嗰时公司好鼓励大家用,有时可能公司好多人通讯嘅时候,会写啲message俾大家都睇到”。陈沛敏形容在Slack发讯息像是发内部公告,又指其职位很少需要与整个《苹果日报》群组沟通。

陈沛敏指Slack只让壹传媒及《苹果日报》的职员内部使用,黎智英向壹传媒及《苹果日报》“成间公司宣布啲嘢嘅时候”也会使用Slack。

10:50 总编罗伟光主责《苹果》电子版 间中出席“初会”

陈沛敏忆述《苹果日报》前总编辑罗伟光主责《苹果日报》电子版,工作繁忙,罗伟光大概每周会出席“锄报会”3至4次,另数个月才会出席“初会”1次,而“有时罗伟光嚟唔到,我哋都会照开会”。陈沛敏指罗伟光会视乎新闻大小而出席“初会”,举例指当一年一度财政预算案“出炉”时,罗伟光便会出席“初会”,留意报纸同事所提出的新闻角度,再指示负责前线采访工作的电子版记者跟进报道。

陈沛敏指《香港国安法》算是大新闻,但由于从酝酿至颁布亦维持一段长时间,故罗伟光在该段时间也不会每日出席“初会”。陈沛敏提到《苹果日报》实体版每周二亦会开会议,谈论本周二至下周二有什么重点新闻,以及如何部署,“倾吓可以点做,提吓有咩遗漏(聊着可以怎么做,提一下有什么遗漏)”,“如果有单新闻好大,知佢未来七日都有发展,都会倾吓点准备(如果有单新闻很大,知道它未来七天都有发展,也会聊着如何准备)”。

10:25 

陈沛敏指“初会”中除自己外,林文宗及有参加会议的人都可以给予意见,而当中讨论内容于当天刊印、翌日见报,“差不多午夜左右嘅时间去印”,最理想的情况为“凌晨2点左右最好喺旺角已经有(苹果)报纸卖”。而“初会”时未有已预备的手稿,但“内表有notes(笔记),每个部组有咩重要新闻”,至于稿件内容由“记者写完篇稿交给采访主任去改稿,再交俾校对部门看下有没有错字,编辑去起题、配相”。陈沛敏续指“当去到林文宗或者我度係成个版面有个layout,可能已经9点、10点”,她称通常“看图、看相、看题”。

至于编前会议,陈沛敏指自己和林文宗都会出席,跟进新闻最新情况,“拣下边版放头版”,但她表示之后都可改变新闻“摆位”。而她约8点离开公司后都有机会与林文宗whatsapp联络,“我谂去到要换A1佢会通知我”。

陈沛敏续指总编辑罗伟光也会参加“锄报会”,虽然罗伟光负责电子版,但陈沛敏表示她理解罗伟光为报刊注册人,“要佢entitled(有权)去知报纸发生咩事”,另如果“初会”和“编前会议”有大新闻,罗伟光若想得知电子版如何协调便会出席。

10:05 陈沛敏简介《苹果日报》每天运作流程

陈沛敏在控方主问下,交代《苹果日报》每日下午两时会开“锄报会”,各报组均会派代表出席,并检视及评估当日朝“出街”的实体报纸新闻。报组代表会轮流表达对当日《苹果日报》报章的意见,包括新闻角度、已选相片,检视其他报章已报道但《苹果日报》未有报道的新闻,批评《苹果日报》在报道同一宗新闻比其他报章“无咁好”,最终便会由陈沛敏及前执行总编辑林文宗总结会议。陈沛敏表示各报组代表在“锄报会”上“任何嘢都可以讲”。

历时约半小时的“锄报会”完结后,下午三时便会紧接进行“初会”,各报组均会派代表如采访主任或副总编辑出席,报告当日重要新闻,建议以什么角度去报道、跟从、调查某新闻,从中选择哪些新闻做“头版或前几版”、“有机会做得大”的新闻,就此提出意见。

林文宗为陈沛敏副手

陈沛敏形容林文宗“可以话係我副手(可以说是我的副手)”,而陈沛敏在癌症康复后因健康问题“唔可以返咁长(工时)”,林文宗便会负责深夜报纸出版事宜,林文宗亦会在陈沛敏放假期间处理陈沛敏的工作。

10:00 开庭

陈沛敏今身穿米黄色樽领透薄上衣、深蓝色粗花呢纺织长䄂外套,发型为深黑色齐阴及肩整齐短发。她由2名女惩教人员陪同,从法庭特别通道走到证人席就坐。

9:50 保安开庭前代传法官指示 旁听人士一律不准庭内喝水

保安人员向到庭旁听的记者及公众人士转达法官杜丽冰的指示,杜官特别要求审讯期间记者及公众人士如需饮水,必须到庭外饮用,禁止在庭内饮用。公众人士要求知道此安排的原因,保安则表示杜官没有交代原因,只希望各位遵循此指示。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