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公布抓捕画面,科学家窃卖军工涉密文件落网

2024-01-11 08:14

国家安全部微信公众号10日消息,国家安全部10日公布了3起间谍案的细节,“国安宣工作室”同日发布2024年国安警察形象宣传片《我是谁》,片中出现了2个间谍被抓捕的画面。

天降横财的“好事”

影片中第一个出镜的间谍名叫陈伟,他出生于1985年,曾是某军工科研院所下属公司网络管理员,向境外间谍情报机关提供军工涉密文件。

2011年的一天,陈伟在公司门口“偶遇”了一名自称彼得的外国人。彼得声称,自己是一名技术专家,想在中国购买一些技术资料。

陈伟工作的科研院所属于核心涉密单位,他负责内部网络维护,有条件接触到很多涉密文件。这样天降横财的好事让陈伟心动了。他决定接受这笔交易,开始在互联网帮彼得找资料。

为了获得更高的报酬,陈伟盯上了单位的内网,凭借工作便利,窃取了大量涉密文件给彼得。

随着窃取的文件越来越多,密级越来越高。陈伟也逐步意识到,彼得并非普通的技术专家,而是一名间谍。他心生恐惧,提出终止合作。

然而,彼得却以陈伟此前提供的情报为把柄,要挟他继续提供涉密情报。在彼得的步步紧逼下,陈伟又继续窃取了大量机密。

2014年,陈伟从单位辞职。

2015年3月,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对陈伟实施抓捕。

2019年3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间谍罪判处陈伟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调查证实,陈伟共窃取并向境外间谍情报机关提供了该科研院所文件共5500多份,其中机密级146份、秘密级1753份,以及其他大量内部文件。

航天专家被策反

影片中第二个出镜的间谍名叫赵学军,是中国航天领域的一名科研人员,属于重要涉密人员,被策反后向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出卖我国科研进展情况。

2009年,赵学军赴西方某国留学期间认识一名外籍男子后,按照对方的需求,提供航天领域相关专业知识,并以咨询费的名义收取相应的报酬。在即将回国之前,这位外国朋友向赵学军展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他说我是替情报部门工作的,我们也急需想瞭解,你正好也比较符合我们的需求,希望你能够到我们这来工作,一个月是一千美元,如果你做好了的话,有出色的报告,可以再加八百美元。”赵学军回忆说。

思虑再三,赵学军还是选择了与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合作。

回国后,赵学军利用在科研院所工作的便利条件,大量搜集中国航天领域核心要害情报,并使用境外间谍情报机关提供的专业间谍器材,将情报提供给对方。其间收取数十万元间谍经费。

2019年6月,国家安全机关对赵学军採取强制措施。

2022年8月,赵学军因间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

经审查认定,赵学军向境外提供的情报属于我国航天领域最新研究进展情况。

国安干警化装“船老大”抓获外逃间谍

1月10日,国家安全部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边境线上的国安卫士》一文。文中披露,有一起重大间谍案的嫌疑人潜逃至云南西双版纳,在准备偷渡出境时被国安干警抓获。

国安公布抓捕画面,科学家窃取出卖军工涉密文件落网。

▲国安公布抓捕画面,科学家窃取出卖军工涉密文件落网。(央视网截图)

据新华社报导,经依法调查,此人系境外间谍情报机关策反后安插在关键部门的工作人员,这次成功抓捕为中方避免了重大损失。

某年8月的一天中午,湿热,气温接近摄氏40度。化装成船老大的国安干警宋斌(化名),已经在澜沧江边守了一个多星期。此前接上级通报,一起重大间谍案的嫌疑人李某已潜逃至西双版纳,可能会从这裡偷渡出境。

根据时间推断,李某应该已经抵达边境。当天下午2点左右,小路尽头闪出了一个身影,头戴鸭舌帽,背着双肩包。随着身影越来越近,宋斌根据形貌判断,来人就是李某。

看到宋斌,李某主动迎了上来,询问宋斌是否可以载自己“过河”。

攀谈了几句,确认李某身份无误后,宋斌果断亮明瞭身份——“我是国安警察!”

李某当即跪在地上,“大哥,放我一马”,并从随身的背包裡取出厚厚的几捆美元和人民币,表示“出境后还有重谢。”

“妄想!”宋斌一把将李某控制住,与不远处冲过来的战友一道,将其押送回国家安全机关。

后来谈起当时的惊心动魄,宋斌开玩笑说:“我也算是经受住金钱诱惑了。”

文章指出,对于国安干警来说,在西双版纳960多公里人迹罕至的边境线上,寻找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线索,是“太平常的一件事情”。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