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有料到】​低生育率影响社会经济,政府及各界须齐心应对

2023-08-21 08:10

近来香港关于人口的数字忧喜参半。整体人口终于止跌回升,自然是喜讯,但香港女性生育率全球倒数第一,每名女性平均仅生育0.8名子女,无孩夫妇比率较5年前增逾倍至43.2%,成为香港的主流,情况令人担忧。

低生育率

虽然很多经济体都同样面对出生率下降问题,并非香港所独有,但香港出生率比韩国、新加坡、澳门还要低,已超出警戒线,实在不容忽视。

生育率不断下降,对本地社会结构和经济带来深远影响。主要成因亦有广泛讨论,包括迟婚、独身比例增、离婚率急升;工作繁重致时间及精力不足;育儿的财政负担高昂,对教育政策欠缺信心;房屋问题及居住环境挤逼,且房屋开支负担沉重。也有人担心生活质素下降或丧失自由、担心管教或两性关系,甚至有育儿妇女受职场歧视,因而削弱了他们生儿育女的念头。

是否生育,属于个人取向,但社会氛围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在现实生活中,有没有能力应对生育及养育子女的负担,是很多家庭忧虑并面对的问题。除了父母需努力赚钱来养育子女,政府和包括企业在内的社会各界在当中也要负起非常重要的责任,倘若社会没有稳定人口,其他的发展亦难推展。

应对生育率低的问题,目前港府主要措施包括设立侍产假及产假、提供子女免税额,以及资助幼儿照顾名额等,但力度显然不足。就子女免税额而言,所省税款对低收入家庭作用有限,更遑论在税网之外的家庭。至于侍产假及产假日数,仍远低于经合组织1.4周及18.1周的平均水平。此外,由于不少家庭友善雇佣政策并非法定要求,不是所有在职父母皆能享受。尽管政府近年加强提供幼儿照顾服务,但3岁以下婴幼儿的照顾服务名额,仍短缺最少3万个。

过去几年,立法会议员已多次讨论鼓励生育的议题。其中,不少议员就建议提高生育津贴及改革税制,包括推出“累进式子女免税额”,首名子女免税额增至15万元、第二名子女增至20万元、第三名或以上的子女每人再增至25万元;另加等额的新生子女免税额,营造“生得越多,交税就越少”的环境。

纵观全球55个明订鼓励生育政策的地方,用以扭转生育率下跌趋势的措施大致相同,包括提供财政及税务诱因、给予法定育儿假期、实施弹性工作安排,以及提供资助托儿服务。

除此之外,不少地方亦投入大量资金在父母现金津贴、在妇女生产前后及不同育儿阶段发放现金津贴。其他非主流措施包括新加坡所设由父母及政府共同供款的储蓄基金,以及获编配资助房屋的优先权;匈牙利为合资格婴儿父母提供贷款;以色列为夫妇或单身女性提供全面辅助生育科技支援。当中,新加坡的生育政策被誉为亚洲最积极全面,除了上述的供款及配屋优先权,还有婴儿花红现金奖励;女性有薪产假达16周,男性有2周侍产假,明年起增至4周。此外又订立“有薪育儿假”,增加亲子时间;同时资助企业提供灵活工作安排。

目前来看,以经济政策鼓励生育获多个国家和地区采纳,是最简单可行的方法。在欧洲,大部分家庭及儿童津贴开支相对较多的国家,总和生育率往往更高。但各地政府仍需因应不同社会文化背景及制度环境,来因地制宜制定鼓励生育政策。就香港而言,我认为经济政策能解决一定的问题,但仍需从不同角度出发,对症下药解决社会上存在的一些根源问题。

诚然,应对生育率下跌并无灵丹妙药,政府应致力在不同政策范畴提供支援,推动更多惠及生育的措拖,尽力减少生育的阻碍。除了政府之外,还需要家庭、企业、托儿机构、学校、社区等齐心推动生育政策,让社会培养正面的生育观念与氛围。如针对妇女需兼顾工作与照顾家庭,便需企业协力推出家庭友善政策,采取有力措施,协助双职家庭平衡工作与育儿需要,不能单靠政府独力应付。

蔡晋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