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碏为国家大义灭亲,杀大逆不道的亲儿子

2023-06-01 20:01

卫庄公病死后,长子完继位,是为卫桓公。上大夫石碏(音确)知道桓公不是可辅助之人,桓公之弟州吁随时可能谋反,就告老回家,暗中静观时局。

桓公十六年,公子州吁杀掉了长兄卫桓公,当上了卫国的国君。怎样使国人顺服自己,这是让州吁煞费脑筋的问题。这时他的心腹向州吁说出了一个点子。此人不是外人,就是石碏之子石厚。古厚是州吁从小玩到大的的铁哥们,他帮助州吁夺得君位,石碏因此已经与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石厚站出来后,说出了一个可行的办法——找我的老爸试试,他在国内深得人心,具有很高的权威,如果由他出面帮助你,那么文武百官也不会说什么!

于是,州吁拜见石碏,请他帮助自己。石碏建议州吁前去朝见周王。一旦周王承认他的地位,那么国内的臣民百姓就不会对他再说些什么了。可是,州吁和石厚二人,都没有跟周王室打过交道,而且在王室内部也没有一点关系,不知道找谁。

于是,石厚亲自出面,请求老爸再给支招,石碏也没有为难他——现在陈国国君和周王室的关系特好,你们可以打通陈侯这一关,让他给你们先铺铺路。

准备好财物,州吁、石厚君臣二人出发了。与此同时,石碏正在给陈国国君写密信。信中,他详细记录了州吁弒君夺位的整个过程,并把自己儿子是如何助纣为孽的,也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陈侯。最后,他请求陈侯看在与卫国以及自己多年的交情上,帮助自己和卫国搞定这次叛乱的元凶——州吁和石厚。就在州吁二人到达陈国的前一天,陈侯得到了石碏的这封绝密书信。

面对此种情况,陈侯从两国大局出发,决定为卫国除此二害。就在州吁二人进入陈国朝堂之时,陈侯一声令下,早就埋伏在店堂两侧的武士一涌而出,迅速制服了二人。

就在陈侯即将宣布处决二人的时候,朝堂上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州吁暂且不说,我们此时处决石厚,卫国老大夫石碏会不会痛心呢?对,这是一个问题!陈侯想,别人家的事情还是让别人自己来处理吧!

陈侯给石碏写了封回信,大意是:你让我抓的两个人,我已经抓住了,并且分开关押在不同的地方。请您速派人来处理此事。

毕竟处决国君(州吁)不是小事,石碏急忙召集卫国群臣入朝商议此事。大家商议的结果是——州吁是首恶,处决他是应该的,此事由右宰丑前去解决;石厚是从犯,被州吁诱骗入伙,应该从轻发落。

石碏厉声说道:“州吁之所以弒君夺位,逆子石厚也占了很大的因素。你们把他从轻发落,不就是因为我幺?好,我今天豁出去了,给我准备一辆马车,我要亲自去陈国杀了此逆子!”

众人都保持了沉默。这时,石碏的家臣獳羊肩挺身而出,主动代替自己的主人前往陈国除害。数日后,右宰丑、獳羊肩来到陈国,在对陈侯表示谢意之后,二人分头行动——州吁被斩杀于闹市之中,石厚被斩杀于牢狱内。

左丘明在《左传》中对石碏的评价是:“石碏,真纯臣也,‘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