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城市回忆,记录香港文化传承

2022-12-03 11:45

cshy

▲Dave分享的字句及招牌,在我们日常生活经常遇见,但很少人会特别留意。

近年掀起结业潮,老店来不及告急已进入倒数阶段,不舍的市民涌至排队、打卡,作最后光顾……这种告别老店仪式好像愈来愈频繁,岁月痕迹的一角有增无减,街道名字不变,那道风景已一去不返。幸而城中还有不少有心人,以镜头凝住城市记忆,或搜集字体治瘉大家不舍的心情,在记录过程中,却发现原来可另辟途径,将这些即将消失的文化传承下去。

看见茶餐厅充斥错别字的手写菜单展示牌,一般人或会一笑置之,“都市字治学”主理人Dave Choi却认真对待这些“错处”,以文字及相片记录下来,甚至将熟悉的老招牌化成蝴蝶图案,以标本形态展示及保存。这位自嘲患有社交障碍症的八十后广告人,于2021年开设了以分享文字为主题的IG专页, 有时捉有趣“字虱”,有时发掘被埋没的小贩画家,连旧招牌由右至左的读法都仔细分析,无心插柳下,不足两年已有七千多位追踪者,港式字体魅力不可少觑。

回忆化作蝶

Dave从事广告美术设计工作,笑言本身讨厌写字,但总按奈不住为IG上的每张相片写几句描述:“旧物好比亲人,平时没事都要关心,难道临过身才问候?”Dave分享的字句及招牌在我们日常生活经常遇见,但很少人留意,更遑论参详:“欲免向隅、最平最正之类促销字句,现在很少用,却反映了一个年代的香港文化。”他举例,茶餐厅手写餐牌“甲退汤反”(鸭腿汤饭):“明明错字百出,但大家都明白,一笑置之!”这种带点自娱的共鸣,亦是Dave坚持记录的动力。

Dave自喻为“捕捉蝴蝶的人”,每次出动搜集字体都有不同品种的“蝴蝶”出现:“永远不知会碰到什么,似做蝴蝶标本搜集。早前花了一年多时间将这些字体拼凑成海报,当完成后,发现三分一的(店铺)招牌已消失了。”Dave最近将搜集回来的字体制作成展品,如将已搬迁的油麻地玉器市场代笔写信档“报税”字样,以3D打印呈现,又将大安茶冰厅的招牌字化作蝴蝶的翅膀,栖息于冰厅昔日的瓦砾上,这些展品现正于中环街市举办的《常行》展览中展出。对于自己不知不觉担当起香港文化传承人的角色,Dave认为每人都可出一分力:“不用好文采或拥有靓相机,影张相,写段字, 肯做就得。认识有位专门记录香港旧火柴盒的网友,由此见证时代变迁,也是一种文化传承。”Dave期望更多人一起参与,将香港快将消失的行业以不同方式传承下去。

留住留不住

另一边厢,“香港遗美”脸书专页的主理人林晓敏,镜头前像文青模特,她镜头下的香港老店,无论工匠或工艺品都充满温度,每次与网友分享亦换来不少回响,令人重新发现本地工艺之美。对于经营专页的原因,“以照片拾遗,留住留不住。”其实是急切的拯救行动:“老店消失了就消失了,香港变化好快,想快点用镜头记录一个消逝中的香港。”林晓敏本身从事博物馆文化推广工作,明了成为“死物”展览之前,要把握机会珍惜尚存的老店。

疫情期间不少人坐困愁城,林晓敏却感恩终可当一位“游客”,坐山顶缆车、食九记牛腩、在珍宝海鲜舫沉没前到访,以猎奇眼光欣赏香港,反有更多新发现。她还亲访了二十五家老店及老匠人,结集成《香港遗美——香港老店记录》一书,让更多人了解老店的人和事,如已预告年底结业的炳记铜器:“二千多元一个铜壶,贵但也值得,八十几岁老匠花一日时间人手打造,有血有汗,机器制造的难以比拟,我们去日本也不过是购买类似的老店工艺。”

不少本地行业因后继无人而式微,林晓敏曾考虑过身体力行传承,如接手经营上环一家茶餐厅:“倾谈后才发现不简单,每朝四点起牀准备开店已很要命,更加明白传统行业创业难,守业更难!”她也曾被硕果仅存的雀笼维修师傅“睇中”,差点成为行内第一位女师傅:“当兴趣无问题,作为谋生技能对我而言较难,好尊敬一生只做一件事的匠人。”部分行业因营商环境转变而被淘汰,部分如长衫及旗袍制作,却有复兴的趋势,可惜有需求而无供应:“上一辈创造了不少黄金时代,希望年轻一辈可接手,创造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在记录过程中,林晓敏还发现老店有连结社区的能力,店中更藏有不少非物质文化遗产,如奶茶及菠萝包:“日常食物如无人记录,很容易便失传。”利用相机记录老店,同时打开知识之门,了解到事物背后的历史及美学,是林晓敏认定一生将专注要做的事。

与Dave一样,林晓敏也是《常行》展览的参展人之一,此展览通过不同设计师或艺术家共五十个设计项目,以可持续概念,延伸至心灵及文化传承层面。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