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文化渐融入主流,“戒肉”者达6%新高

2022-11-27 15:14

▲位于墨西哥的一家专供健康饮食的餐厅里,主厨正在准备一份燕麦鹰嘴豆汉堡。Reuters

不少人的成长过程中,肉食都是每顿饭的主菜,但随着素食文化逐渐融入主流,再加上多套网络电影的“加持”,全美“戒肉”的人数愈来愈多,今年更有6%人口属于素食者,虽然数字上仍是微不足道,但却可能是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

《国会山报》报道,非营利组织“素食资源组织”(Vegetarian Resource Group) 1994年首次进行民调时,只有不足1%受访者已经“戒肉”,但今年的调查显示,有大约6%国民根本不吃肉或鱼,12%通常吃素食或纯素餐,45%至少偶尔吃素或纯素。

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研究人员1月进行的调查也发现,10%成年人自称素食者,这个比例比素食资源组织、盖洛普民调和其他机构的结果还要高。农业经济学家卢斯克认为,从人口学角度来看,素食主义者通常都是年轻、受过高等教育、崇尚自由和单身。

其他近期进行的调查也显示,有10%甚至15%的国民自称“素食主义者”或“严格素食主义者”,60%家庭现在至少偶尔会吃素,与以往“马铃薯配肉”的饮食习惯截然不同。

注重健康、动物权益运动、环保主义和名人素食主义者共同努力,使素食主义逐渐正常化,并且以不同方式融入主流,例如鼓励人们每星期戒肉1天的“星期一无肉日”(Meatless Monday),连锁快餐店汉堡王(Burger King)推出的素肉汉堡(Impossible Whopper),肯德基推出素食炸鸡(Beyond Chicken),杂货店售卖纯素牛奶,还有英国素食组织每年1月举行的“素食一月”(Veganuary)活动等,都加快了素食主义的兴起。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市(York)41岁男子贝克在脸书管理的素食群组,成员数目过去2年明显上升,现在有多达8.4万人一起分享素食信息,他忆述14岁开始成为素食主义者,后来受到亲友影响,20多岁决定成为“严格素食主义者“,他说自己有饲养小猫和小狗,“既然不会吃猫狗,那为什么要吃牛或鸡?”。

1971年出版的《一颗小行星的饮食方式》(Diet for a Small Planet),早已主张人们加入素食行列,作者拉佩认为,肉类工业造成大量浪费和碳排放,素食反而有助解决部分国家的饥饿问题。

Netflix纪录片例如《奶牛阴谋》(Cowspiracy)、《海洋阴谋》(Seaspiracy)、《规则改变者》(The Game Changers)和《地球上的生灵》(Earthlings),也唤醒不少人认识饮食习惯对永续环境的影响。

在明尼苏达州农场长大的彼得森,小时候协助父亲宰鸡,例如在鸡只被砍头后追赶牠们,当她1977年读大学期间改吃素食,家人还以为她误信邪教,不料事隔几十年,兄弟姐妹现在都跟她一样吃素。

除了素食外,有些人会选择“弹性素食“(flexitarian)。这个庞大的美食族群,通常都是喜欢素食的杂食者,他们不一定完全放弃肉食,但吃肉次数会愈来愈少,然后每个月又会有几天不吃肉,这种模式可能是饮食习惯世代转变的最好例证。素食资源组织的调查也显示,素食者和弹性素食者可能占成年人口大约18%。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