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香港“全民接种”关系全局,“老幼”“谷针”软硬兼施

2022-08-17 09:35

特区政府早前宣布缩短抵港人士检疫期,由7天酒店检疫缩短为3天酒店检疫及4天居家医学监察。这个“3+4”方案较坊间预期的“4+3”力度更大,显示特区政府推动香港重新对外开放的决心,得到各界好评,也为香港经济注入活水。同时,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亦表示,抗疫是现届政府首要任务,会否进一步将海外人士入境检疫安排改为“0+7”,需要有数据支持并要考虑疫情发展,强调循序渐进调整政策才是负责任做法。

确实,香港要重新联通世界,落实“0+7”“零隔离”是大势所趋,但同时也要平衡控疫需要,关键就是做到“全接种”或接近“全接种”。在“疫苗通行证”的推动下,香港成年人接种情况理想,当前最大问题是如何催谷“一老一幼”接种,这不但是香港控疫关键,也是香港重新对世界开放的关键,特区政府除了继续劝导,更需要拿出更强力措施,软硬兼施,完成接种的“最后一哩路”。

近期香港每日新增确诊有几千宗,但与第五波疫情高峰期最大不同,是重症死亡率大幅降低,大多数确诊者都通过居家隔离自癒,这说明经过第五波疫情的大爆发以及特区政府全力“谷针”,香港社会已经逐步形成抗疫保护网,市民抗病毒的能力显著提升。但同时,近期接连有幼童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出现重症,部分情况更一度危殆,情况值得各界正视。长者和幼童这“一老一幼”群组,由于接种情况不理想,成了香港抗疫的最大短板,更威胁长者、幼童安全。所以,当前重中之重是采取更有力的手段为“一老一幼”“谷针”。

提供礼券增接种诱因

现时本港三至十一岁儿童,只有七成七人打了一针,长者的接种情况亦较低。这两个组别接种率偏低其实不难理解,一方面在于幼童的家长以及长者对疫苗安全有顾虑,另一方面幼童又不受“疫苗通行证”影响,一些长者又认为自己较少外出,没有“疫苗通行证”问题不大,因而缺乏接种诱因。当然,也有不少长者特别是独居长者,长时间没有与外界接触,也不知道如何接种,导致“一老一幼”的接种率长期偏低。

对于这个问题,特区政府已有察觉,并表示会加强这两个群组的接种工作,问题是过去的“谷针”措施已经去到极限,政府要进一步推动,必须采取更有力措施,当中不外乎一软一硬。

软的方面可以从奖励出发。例如不少国家都有向接种人士提供奖励,美国政府也曾推出鼓励措施,要求地方政府向新接种的人发放100美元,其他国家也有赠送不少礼品。香港其实也可以参考有关做法,为新接种人士提供奖励,可以是奖金或购物礼券,让未接种人士有更大诱因接种。

此外,针对大批长者可能不方便亲身进行接种,特区政府可与爱国爱港政党及地区团体合作,通过其庞大地区网络,发动义工主动联络居民,当知悉有长者尚未接种可以立即上门协助对方前往接种,以补政府的不足。甚至可以在各区成立“接种义工队”,在地区进行“洗楼式”“谷针”,推动及协助幼童及长者接种。

对于一些对疫苗有顾虑的家长,特区政府可提供更全面的协助,包括设立独立的咨询热线及平台,回答家长疑问,并为其子女提供接种评估,让家长理解到接种的重要性。政府的宣传应该更有针对性及贴身,避免陈义过高,《刺针》(The Lancet)研究发现,强调接种疫苗对于保护自身出现重症甚至死亡的好处,要比强调接种疫苗对社会公共利益以及群体免疫的作用更有效。即是说一味强调接种是为了公众利益、保护他人,这样的宣传作用不大,要令市民接种,就要令他们知道不接种对自身的危险,就如香烟包装上的恐怖后遗症图片般,重点不是说接种有什么好处,而是不接种有哪些后果,才能够增强接种的动机。

扩大“疫苗通行证”适用范围

软的一手之外更要有硬的一手,外国对于拒绝接种者,都有不同的“半惩罚”措施,例如新加坡国民没有接种而确诊,有关医药费社保不会承担等。香港的“疫苗通行证”也是一种强制措施,成功推动大批市民接种,试想如果没有“疫苗通行证”,会有这么多市民接种吗?所以,香港要加强“一老一幼”接种,强制的措施是不能或缺的,例如对于入住老人院舍的长者,应该要求接种,除非有医生证明,否则所有院友都要接种,如果家人拒绝就需要将长者接回家中照顾。又如要扩大“疫苗通行证”年龄范围,现时“疫苗通行证”豁免12岁以下儿童,有关豁免可以大幅收紧。此外,让超过9成学生完全接种的小学及幼稚园,同样可以恢复全日课,以推动更多幼童接种。

如果这些措施都不奏效,下一步政府就要研究立法强制接种,这些措施肯定触发一些人的反弹,但问题是疫情不知伊于胡底,抗疫是一场持久战,而疫苗就是香港复常的最有力武器。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存在个人自由凌驾公众利益,推动“一老一幼”“谷针”出发点也是保障他们安全,政府应该更果断。

原标题:“全民接种”关系全局 “老幼”“谷针”软硬兼施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