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外媒 中国的半导体雄心很难阻拦

2022-06-30 08:45

    世界报业辛迪加6月27日文章,原题:中国的半导体雄心有多现实?  拜登上个月抵达韩国时——作为美国总统首次对韩国的访问——他直接前往位于首尔郊外的三星半导体工厂。在那里,他会见了韩国总统尹锡悦和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并赞扬了三星在得克萨斯州投资170亿美元建设半导体工厂。半导体在经济和战略方面的重要意义再清楚不过。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半导体供应链中断迫使一系列行业——从汽车到消费电子产品——放缓或停止生产活动。显而易见,可靠的半导体供应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弹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美国和中国的战略竞争而言更是如此。

    目前,凭借其在芯片设计和行业无晶圆领域的实力,美国在全球半导体蛋糕中占据着更大的份额。但绝大多数芯片产地远离美国本土。而中国——全世界最大的芯片市场——正在作为推动自主创新的组成部分而大力投资芯片领域。迄今,中国一直在努力追赶中。这并不是说现任领导者的地位不可撼动。毕竟,三星等韩国企业曾在半导体领域成功超越了东芝等更成熟的日本公司。关键在于实行“跨越式”战略:抢在现任领导者之前研发出更先进的技术版本。韩国公司从未制造过最低容量的芯片。相反,他们利用从日本夏普进口的设备和设施,以及从美国美光科技获得许可的电路设计,一进入市场就开始研发64K芯片。但三星继续依赖来自日本等国外产地的高科技组件、零部件和供应品,以及来自美国的软件。

    在中国获取外国技术和设备日益受限的情况下,该国将很难复制这种跨越式战略。半导体和其他尖端行业均由少数公司所主导。这并不是说中国没有发展先进——甚至世界领先的——半导体产业的机会。虽然这肯定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提振中国的前景仍有机会。

    首先,尽管存储芯片市场是单一属性——缺乏高端或低端细分市场——但系统芯片(或专用集成电路芯片)市场却可以根据应用目的进行细分。例如,汽车公司不使用最尖端的10纳米以下光刻工艺制造的最先进的产品。相反,他们采用20纳米或30纳米工艺技术,而上述技术转让并未受到严格控制。在该领域,中国的中芯国际正在获得巨额利润,而这些利润可以用于投资研发下一代先进芯片。

    但真正的跨越式成功极有可能取决于中国开辟一条不同于现有行业的全新技术道路、从而减少对西方技术依赖的能力。这样的另类思维将非常有助于提振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前景。中国在上述领域快速发展的科技能力将对其十分有利。2013年至2018年,中国在信息技术期刊上发表文章的份额从22.4%上升到近40%,而美国从超过20%下降到16%。

    无论如何,对中国购买外国技术的限制或许很快就会开始放松。有人认为,对包括芯片制造企业在内的中国制造企业的限制正在导致美国通胀迅速攀升。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拜登政府面临两难选择。如果它放宽对包括芯片制造企业在内的中国公司的限制,可能有助于抵消通胀压力,但同时可能使中国在跨越式战略方面取得进步。如果不这样做,半导体短缺可能会继续加剧通胀,而中国最终可能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替代技术路径并实现跨越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