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言行如一解锁卸枷,香港需从法律上清理港英“残余”

2022-05-31 09:06

原标题:焦点评论/言行如一 解锁卸枷 “去殖”从“心”开始

5月23日,在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上,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立法会议员陈曼琪表态支持律政司和法律改革委员会就香港成文法进行系统性检讨,识别、修订乃至删除有关“女王陛下”及“国务大臣”等具有鲜明殖民主义色彩字眼的条文或表述。这一本地法律条文的检讨工程是一场长达七年的争取结果,终于在香港回归后二十五年,迎来了实质进展。

从法律上清理港英“残余”

这一次的检讨不仅意味着香港社会和法律精神从根源上清理了港英时期的“残余”,更是对“爱国者治港”原则在法治层面上的呼应,是从法律层面对“一国两制”所进行的一次自发认同。事实上,这一步修订走得实在有些迟。在2021年9月的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会议上,议员周浩鼎便已直截了当地表示,回归多年的香港,其成文法依旧频频出现“女王陛下”等字眼,这一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需要有关部门进行法律条文的整体检讨,并希望当局可以给予大众一个明确的工作时间进度表。时隔近一年,这一整修工作终于正式开启。

如果说法律条文的检修是香港开始“去殖化”的重要一步,那么由去年起,香港各大纪律部队陆续全面转用中式步操,除各典礼仪式及结业会操外,各级人员日常也须遵守敬礼等中式步操礼仪,摒弃港英时期的英式步操,则是迈出了香港行政治理“去殖化”的重要一步。据报道,在2021年初,各大纪律部队已经逐步引入中式步操,在去年底香港警察学院还专门推出中式步操电子学习课程,并要求学员必须完成相关测验,方可获颁证书。2021年4月15日,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后的第一个国家安全教育日,各大纪律部队在开放活动期间首次公开展示了中式步操以作为表演项目,尤其是具有177年历史的香港警队,也改用英语指挥步操口令的传统,首次以广东话喊出“向右看齐”、“正步走”、“提枪”、“挂枪”等口令。步操表演结束,仪仗指挥员还会领呼“忠诚护国安,勇毅保家安”的口号作为仪式的结束。

香港纪律部队的步操风格从英式转向中式,不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变化,其背后的意涵是令人振奋的:一方面,从历史的层面来看,香港将中式步操作为纪律部队的日常形象和言行要求,意味着香港在维护社会秩序和国家安全方面与国家连成了一体,开始主动积极地融入国家的治理体系;另一方面,从现实的层面来看,经历了2019年修例风波,警队完成了一种从内到外的浴火重生,开始有意识地从单纯维护香港治安、保护香港市民,转变成承担起维护香港稳定和国家安全重任的重要执法力量。

在过往谈及香港“去殖化”的工作,我们的眼光常常放在了教科书和中小学教育问题上。诚然,从教育方面进行去殖工作是不可少的,然而,政治架构若不进行“去殖”的话语表述自省,行政管治若不进行直接的自我形象革新,那么普罗大众依旧无法感受到去殖工程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也无法从日常生活点滴之中感受到特区政府“去殖化”的决心和信心。

“去殖”工程要宏观也要微观

早在去年的9月,笔者在题为《善用“一国两制”破解香港深层次矛盾》的一文中,就曾旗帜鲜明地指出,“‘香港深层次矛盾’从形而上的角度来说,就是身份认同和捍卫核心价值的问题;从形而下的角度来看,是贫富悬殊、经济结构单一、产业空心化、青年无法上流的问题。一个问题,两种表述,但殊途同归,归根结底都是文化认知的矛盾,是‘殖民文化’和爱国文化之间的矛盾。”

香港当前社会部分人口中所谓的“民主意识”,本质上就是以西方“殖民历程”为主的范式,将殖民的历史视作“荣光”的“幼稚”症状。所以,当管治层依旧以“殖民精英主义”的话语来进行社会的顶层设计,当“恋殖”的姿态不断地复演,我们可以说:“‘去殖’的工程对于香港来说,不过是刚起步,还没有深入到骨子,触及到灵魂。”

“殖民文化”是缠绕在香港社会思想上的一条无形铁链,也是盘桓在香港社会上空的一道“紧箍咒”,有时候更是成为钳住部分港人喉咙的意识形态之“枷锁”。九七年的回归只是打开了殖民主义束缚港人脚上和手上的“枷锁”,但是殖民主义的幽灵还没有被彻底驱散,它在管治形式上缠绕,融入在日常生活的点滴细节之中,逐渐固化甚至成为封闭部分港人内心的、根深蒂固的“枷板”。“去殖”的工程既要宏观也要微观,既要从上层设计入手,也要贯通到基层生活,要有大刀阔斧以创香港之爱国新风貌,也要有润物无声的文化感召,而达至从“心”松绑殖民耻辱之绳的气势和能力。

中国侨联委员、安徽省政协委员、香港安徽联谊总会常务副会长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吴志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