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台教授:台湾亲美,不代表要抗中站第一线

2022-05-26 10:29

中华战略前瞻协会理事长、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李大中。(中评社 倪鸿祥摄)

中华战略前瞻协会理事长、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李大中在“520蔡政府施政总检讨”的记者会指出,美中的战略竞逐,台湾有非常高的可能卷入其中,虽不能“操之在我”,但能“操之在我”的,就是亲美是台湾的必然,但不代表一定要抗中并站第一线迎击,新加坡就是最佳示范。

中国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召集人林郁方25日主持“520蔡政府施政总检讨,俄乌战争的挑战、蔡政府准备好了吗”记者会,李大中从从美国的角度看俄乌战争后的国际情势及台湾的处境,指出从邦交国、国际多边机制的参与、双边经贸架构、区域经济组织的各种审核等4点来看,蔡政府的外交策略都是负分。

李大中表示,美中对抗现在是愈来愈激烈,台湾有非常高的可能被卷入其中,在美中的战略竞逐方面台湾虽不能“操之在我”,但能“操之在我”的,就是亲美是台湾的必然,也是大部分民众的共识,但亲美不代表一定要抗中并站第一线迎击,新加坡就是最佳示范。

李大中指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之前访问美国,与拜登非常友好,但他对中美关系的评价也很适当,他认为美中关系不能往下走坏,因为会对区域造成重大影响,新加坡是贸易、外贸为导向国家,这对新加坡不利,他也反对把中国踢出供应链之外以及与国际体系之外,这些看法都可让台湾思考做借镜。

李大中以美国的角度分析俄乌战争后的国际情势。第一,美国从奥巴马到拜登,3位总统都很赤裸裸的评估,认为俄罗斯早就不是冷战时期的两强,但普京希望谋求一个跟俄国实力不相称的大国地位,因此短期来看,美国要透过战争去削弱俄罗斯的力量。

李大中说,美国认为,俄罗斯强项是能源、传统武力,还有核武,但缺乏经济实力、科技、盟国体系,这是俄罗斯最大的弱点,这场战争既然演变成消耗战、持久战、当然就是一个削弱俄罗斯的最好时机。

李大中表示,第二,中期来说,美国当然是在敲打已建立20多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美国知道这很不容易,但至少可以制约这个不叫联盟的联盟,尽量无法让北京左右逢源。

李大中指出,第三,长期来看,印太地区或中国的挑战还是美国最在意、念兹在兹的,所以如果前述第一与第二的目标能够实现,美国就会有更多的余力、更心无旁鹜的去面对中国长期的挑战。

李大中说,拜登这次亚洲行很关键,几个重头戏如美日峰会、美韩峰会,启动印太经济架构(IPEF),还有召开再一次四方合作会谈的领导人峰会,虽然成效如何还要再看,但可以看到拜登的企图心,想强化美国领导的地位,尽可能凝聚美国的盟友与潜在的伙伴,当然是要与中国抗衡。

李大中表示,但有几个问题可以观察,第一,美国的综合国力与中国的较量到底谁强?第二,美国实际外交运作时的细腻度如何?第三,美国既然这么强调领导、领导的地位,成效到底如何?

李大中指出,第四是“永恒的变数”,即区域里面的国家仍有其内部考量,有的因政党变化、有的是政党轮替,或是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都是拜登面临的困境,其实奥巴马任内就有亚洲再平衡、重返亚太的战略,但都遇上一样的困境与挑战。

对于拜登23日访日时表示若中国武力攻台,美国将出手防卫,但事后包括白宫、国防部与拜登均强调对台政策没有改变,也就是仍然维持战略模糊。

李大中认为,拜登的谈话很难做判断,也许某一天在位的人退休后出回忆录,或高层官员出书,或许可从书里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但目前看起来,应该是拜登想在这场合里表现出强硬的姿态,因为基本上,美国“战略模糊”的策略并没有抛弃。

李大中指出,因为这个策略符合美最大的利益,他的余力最多、回旋空间最大,也没有给台湾空白支票,而且到目前为止,“战略模糊”是有效的,因为没有讲清楚,就很猜测美国的动作到底是什么。

至于印太经济架构(IPEF),李大中认为,台湾没有参加应该是有蛛丝马迹的,因为驻美代表萧美琴在公布的前几前接受美国媒体访谈,她当时用的字眼是“有意义的参与”,这就是一个明确的讯号,她已经知道状况,但蔡政府可能在过去在这段时间里给了民众太多的错误判断与期待,这是要去检讨的。

来源:中评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