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美国为抗衡中国提出的“大动作”,还没公布被曝已经缩水

2022-05-21 08:57

 [编译/观察者网 李焕宇]5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正式开启“亚洲之行”。由于事先就放出了“印太经济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这一遏华大新闻,拜登的本次行程备受关注。

然而,这一被彭博社称之为“为抗衡中国在亚洲影响力而提出的”大动作,还没等拜登把它发布出去,就已经“缩水”了。

英国《金融时报》5月20日援引6名知情人士的话称,美国及其他国家决定弱化发布“印太经济框架”时使用的措辞,以吸引更多国家加入。根据《金融时报》拿到的出版草案,发布声明里的各国将“启动谈判”这一措辞会被弱化,转而表现一种各国正在开始磋商,以便随后展开谈判的状态。至于具体会用什么措辞,《金融时报》称美国官员们还没有决定好,白宫也没有回应媒体置评。

与此同时,拜登已乘“空军一号”抵达韩国——他亚洲五日行的第一站。再过3天,“印太经济框架”就要在日本首都东京发布了。

拜登乘坐专机抵达韩国京畿道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 视频截图 

拜登乘坐专机抵达韩国京畿道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 视频截图

很多国家都在问:我们要签啥?

与拜登政府在安全领域推进一些议程不同,“印太经济框架”的推进过程可谓是磕磕绊绊。《金融时报》指出,该战略是美国为了回应来自盟国和伙伴的批评提出的,因为在过去一年,印太地区各国一直敦促拜登政府制定一项经济战略,批评人士也指责美国采取“只有枪没有黄油”的战略,给了中国一个可以发挥经济影响力的机会。

等到去年年底,美国开始同印太国家就“印太经济框架”展开谈判,该框架的“四大支柱”包括:一、公平和有弹性的贸易,二、供应链弹性,三、基础设施和脱碳,四、税收和反腐败。然而,拜登团队发现他们难以说服许多东南亚国家和印度加入。知情人士指出,这些国家认为该交易没有太大价值,尤其是考虑到“印太经济框架”并没有跟进入美国市场相关的内容。

但美国官员认为,同削减关税的传统贸易协定相比,“印太经济框架”更适合21世纪。他们明确表示,传统贸易协议在美国政治中已成为一种政治毒药,使人们很难签署授予市场准入的协议。

那么,这个“更适合21世纪”的框架是什么?实际上,就连要签协议的国家都不知道。

5月20日,彭博社援引美国驻日本大使拉姆·伊曼纽尔的话称,亚洲国家要求提供更多关于“印太经济框架”的信息。目前,该协议除了不包括更多进入美国市场的内容外,几乎没有透露任何细节,以至于很过国家的政府都在问美国:“我们要签啥?”

美国国内的议员也发现了这一点。报道称,共和、民主两党参议员在3月份的一次听证会上抨击拜登的贸易议程,并指责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缺乏谈判新协议的雄心。

伊曼纽尔大使本人同样透露不出什么实质内容,他强调该协定的象征意义,称细节将会在协定启动后得到进一步的补充,“印太经济框架在经济领域表明我们永远是太平洋的一部分”。

伊曼纽尔 视频截图 

伊曼纽尔 视频截图

美国前国务院经济商务首席副助卿唐伟康(Kurt Tong)表示,“印太经济框架”一直在包容性和参与性之间权衡。由于美国排除了市场准入的议题,这就意味着一旦在参与协定方面提出更明确的要求,愿意参与协定国家就会变少。但是,足够数量的东南亚和新兴经济体的参与对“印太经济框架”的成功是不可或缺的。

美国商界就表示,他们欢迎“印太经济框架”,因为它让美国回到了贸易游戏当中。但是,只有越南、马来西亚和韩国等国签署高水平的数字协定,它才能发挥最大的影响力。美国前贸易谈判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Cutler)则认为,想要吸引更多人参与这类倡议,就不能在实质内容上那么严厉,而是要邀请其他人一同塑造它。

日本政府对此有着清晰的认识。《金融时报》援引几位熟悉谈判人士的话称,日本政府敦促美国政府采取更灵活的态度,以便最大限度地吸引更多的东南亚国家加入,并增加同他们达成协议的机会,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敦促美国优先考虑关于数字贸易协定的议题。唐伟康称,日本和美国在亚洲的其他盟友仍对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感到失望,很多人在批评“印太经济框架”时其实更多的是对美国无法重新加入TPP感到失望。

日媒:令人惊讶地缺乏实质性内容

就美国在推进“印太经济框架”时遭遇的困境,《日经亚洲》杂志网站在4月3日就撰文指出,拜登政府缺乏一个强大的贸易谈判工具来实现这一愿景。

文章称,如果美国想在印太地区遏制中国,那就需要通过承诺扩大贸易和投资,在该地区形成经济同盟,但“印太经济框架”却“令人惊讶地缺乏实质性内容”,比如如何与亚洲国家接触,并将它们纳入他的经济框架。

去年10月,拜登在东亚峰会上曾提出了“印太经济框架”的一部分,如提高劳工和环境标准、开放跨境数据流动和安全供应链。但是,除非协定能给予印太国家更多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不然这些国家几乎没有动力达成一项对劳工和脱碳标准更严格的协议。可如果要这么做,那拜登政府需要关键的贸易促进权——国会授予总统与其他贸易伙伴国谈判并签署新贸易协定的权利,国会对这些贸易协定要么批准,要么否决,不能修改其内容。

2015年,致力于推进TPP的奥巴马政府拿到了有效期至2021年7月1日的贸易促进权,但在那之后国会没有继续授权,这就意味着拜登政府只能提供一种松散的伙伴关系,无法达成像TPP那样广泛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贸易协定。

《日经亚洲》认为,许多国家都希望能够增加其对美国这一超级市场的出口,这也是美国之所以强大的部分原因之一。所以,如果美国希望各国切实遵守它提出的贸易规则,那就需要降低关税,以激励成员国遵守其余条款。不然,新兴经济体都是务实的,不会被理想和战略打动。

中美可以拥有共同的“朋友圈”

美国和日本在构思“印太经济框架”时处处剑指中国,柬埔寨《高棉时报》指出,“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政府用来鼓励该地区国家与中国市场“脱钩”的,这对亚洲来说不是好事。它实质上在该地区引入了一个封闭的、排他性的、对抗性的协定,其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意图明显,与多边主义原则背道而驰。

5月13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以平等协商的态度推进东盟主导的地区合作。互利共赢、开放包容始终是中国东盟合作的底色。中国东盟合作根植于双方深化睦邻友好、加强互利合作的共同需要,着眼于维护地区稳定。中国和东盟不搞零和博弈,不推进集团对抗。只要是促进本地区长期可持续发展和共同繁荣的合作倡议,中方都欢迎。

至于美方相关倡议是不是针对中国,你可以去问问美方。我想说的是,中美都是亚太国家,完全可以拥有共同的“朋友圈”。关键是要倾听亚太国家维护和平、深化合作、共谋发展的心声,坚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要从本地区共同和长远利益出发,为地区和平、稳定、发展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以健康的心态和建设性的做法为亚太区域合作多做实事。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