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中国的金融需求为何突然不足

2022-05-20 14:01

中国改革开放已经40多年。 在改革开放的前10年,由于整个经济基本上是从计划经济转轨而来,金融市场开放更是滞后,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大潮唤醒了国人金融意识,由于当时金融资源最为短缺,金融饥渴症油然而生。 到了这个世纪初,金融饥渴症迅速膨胀,先是企业及金融机构,然后是个人及地方政府,全民金融化、杠杆化成了国家共识。

只要看看内地金融总资产的变化轨迹,就可以看到中国金融化膨胀到了什么程度。 比如1978年中国金融总资产不足2000亿元,2010年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达到了94万亿元,到2022年2月,仅内地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达到345万亿元(这还仅是银行业的资产,还没有包括其他金融机构的金融资产),这是1978年的1725倍,是2010年的3.7倍。

但是,以中国人民银行刚公布的数据来看,这种情况在4月份似乎有所逆转,社会融资需求突然快速萎缩。 4月份的金融数据显示,新增贷款仅6454亿元,为2017年12月以来最少。 全国社会融资增量9102亿元,两者均不及市场预期1.5万亿元及2.3万亿元的一半。 与3月份的3.13万亿元及4.65万亿元的“天量”相比,更是环比下滑了80%以上。 广义货币(M2)余额249.97万亿元,按年增长10.5%,略高于预期。

第一季度除了住户融资需求有所转弱之外,企业及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还在高歌猛进之中。 比如第一季度的银行贷款达8.34万亿元,社会融资总额达12万亿元以上。 这两项都创了历史纪录。 但是,在4月份这种情况突然逆转,而且逆转的让许多分析人士难以置信。 面对这种现象,我们的问题是,中国的融资需求在4月份为何会突然萎缩? 对中国经济来说,这种现象又意味着什么?

就这些资料而言,还没有把最近疫情蔓延及外部环境突变的影响考虑进去,否则数据可能更差。 可以说,从3至4月开始,新冠疫情在全国许多城市快速蔓延,特别是长三角地区,上海等经济中心城市进行较长时间的静态管理,多数企业处于停工状态,这对全国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稳定带来严重冲击。 疫情也让居民收入减少,居民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快速下降,再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更是让企业经营困难,导致企业和居民融资需求下降。

当前,更严重的问题是,由于当前疫情所引发的各种经济问题及社会问题,全面增加了企业和居民对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比如居民对未来收入的不确定性预期变得更强,从而进一步压制房贷、车贷需求,并且这种预期全面逆转,并非仅是一些免税、减负,及消费鼓励政策可以化解,它有可能形成一种长期预期。 对于企业来说,疫情可能导致一些企业破产倒闭,全面增加未来市场的不确定性,企业对经济前景的信心全面下降。 在这种情况下,要重新恢复企业的信心可能不是简单增量政策可解决的问题。

部分行业和企业受政策调整影响,信贷需求被抑制,难以释放。 如2021年以来,房地产开发企业在融资“三条红线”之下,正常融资需求无法满足;个人住房贷款受“窗口指导”,出现贷款难、贷款贵、贷款慢等现象。 虽然2022年房地产金融政策有所调整,但市场需求短期内难以恢复。 一部分产能过剩和三高行业虽有较为旺盛的融资需求,但受到宏观政策约束,金融机构难以进行有效投放,呈现出结构性的信贷需求不足。

再就是,在疫情蔓延的情况下,监管机构要求不应向客户追收贷款,令银行多项财务指标包括存贷比、资本水平和拨备覆盖率等转差,这对中小银行影响更大,整体放贷能力相应下降。 估计这也可能是信贷需求不足的因素之一。 再加上外部环境因素,如国际上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开始紧缩,乌克兰和俄罗斯战争的长期化,这不仅会影响外国资金流动,也会影响全球供应链等,这些因素都会增加内地经济不确定性,企业及居民会把相关因素考虑到他们的投资及消费决策中。

总之,内地融资需求不足,是中国政府所面临的新问题,如何来化解,并非仅是以传统的思维及传统的政策可做到的,而是要真正把握问题的关键或实质所在,即企业及居民正面对未来一系列的政策不确定性,让其投资及消费的信心全面下降,如果恢复这种信心,则是化解问题的关键所在。

来源:香港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