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有效施政 共同富裕——写在新一届行政长官当选前

2022-05-06 15:06

原标题:来论|同心协力 有效施政 关怀劳工 共同富裕——写在新一届行政长官当选前

疫情持续回落,社会复常在望,新一任行政长官即将产生,未来施政蓝图逐渐清晰。经历了黑暴和疫情,香港需要浴火重生,一新景象。新一届政府,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要团结和带领香港走出困境。候选人提出以结果为目标,强调的就是以目标和效果为导向,可见改革的决心。那么首先就要认清问题找准方向。

摆脱内耗 化解矛盾

黑暴过后,中央推出香港国安法,并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新一届行政长官,将会是完善选举制度后选出的首位行政长官,必须也必定更好贯彻落实”爱国者治港”,开启香港良政善治新篇章。

香港回归以来,政治争端不断,国家安全一度保障阙如,外部势力能肆意干预介入香港事务,伺机渗入内地。利用其代理人撕裂社会,发动黑暴颜色革命,扰乱香港秩序,乱局中凸显香港制度和应对风险的脆弱和治理短板,不断内耗蹉跎岁月。香港的乱局,大致来自三方面:首先,美英势力渗透到香港社会不同环节,成为重大政治势力,不断宣扬反对政府、排拒中央意识,勾结本地霸权和既得利益,占据议会席位,占据非政府组织和咨询架构,占据教育和不同专业领域,以各种手段(如拉布),里应外合,拖垮政府施政,打击政府威望,导致政令不行,香港很多发展项目被拖慢甚至被拉倒,让本地既得利益继续扩张和延续,以经济发展掩盖民生问题,令民怨无从化解;利用政治纠纷模糊深层次矛盾,且越积越深,成为社会不稳因素。人们期待新一届政府提升治理能力,改变管治文化,依法清除各种安全隐患,施政以人民为中心,实现良政善治并从根本上改变香港政治生态,达至长治久安。

打破制度性剥削 多元发展以民为本

同时,香港长期存在严重的制度性剥削,特别是对劳工的剥削,更是通过法律及制度被固化。多劳不一定多得,最低工资制度失灵,强积金被对冲就是典型例子。而做实业和事业的难以累积财富,反而那些地产炒卖、金融财技、剥削员工的,以及财阀垄断势力,财富却不断膨胀。这种制度剥削,源于香港的经济发展过于集中在金融地产行业,挤占了大部分租值,导致其他实业行业难以发展。香港十大富豪中,绝大多数都是地产起家。行业单一,社会风气崇尚”快餐”,炒卖风气日盛,真正有心推动社会发展的贤士、实业家、发明家、创作者,缺乏生存空间,发展受到严重压抑,只能成为被剥削的一部分。

长此以往,剥削制度造成环环相扣的深层次矛盾,其中市民的居住问题尤其突出。香港工资收入远高于邻近地区,但生活环境和居住条件却远逊于周边收入较低的地区。薪金虚高,市民生活负担重、压力大,大部分收入都用以应付高昂租金,以及沉重生活开支。不少家庭在扣除租金后,只余下仅可糊口的可支配收入,生活拮据,朝不保夕,难以储蓄和发展未来,晚年境况坎坷。在这严重剥削的制度下,政府必须伸出强有力之手支持基层大众,为他们提供更多保障免于剥削,公营房屋供应必须提速增量,而非以市场经济、利伯维尔场为借口不作为,或向商界倾斜,背弃广大市民福祉。香港实行资本主义,但特区政府需要向中央负责,建设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并不允许躺平放任。政府有责任打破香港社会的”世代剥削”,创造公平公义的环境,消除跨代贫穷,让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能有发展机会,都能发挥所长贡献社会,并为自己找到合理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空间。

三大保障 以劳工福祉为依归

就香港现状而言,劳工事务主要事项有三:一是让劳工就业和收入得到保障,并能透过努力获得应有的生活保障和有尊严的生活。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的人权。二是劳工潜能的发展和提升,让每个人都能善用天赋,发挥所长,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达到自我实现的需求。三是让劳工在安全的环境下工作,不会因工作而导致伤亡、无可挽救的严重后果。假如没有适切的法例保障职业安全,指望雇主自动自觉为职工做足安全防护,几为不可能,没有法律保障必然导致意外频生。

对于劳工的保障,考虑的应是职业生涯的各个环节。由在学以至初出茅庐,便应该有适当的职业和事业导向,让莘莘学子认清自己的事业目标和路向,并有拓展转业空间延展就业机会。现时香港学校,参照英国,以文法学校为主,导致不少学生中学毕业后缺乏谋生技能,社会却缺乏相应的职业技能人力。显然是资源错配。所谓行行出状元,随着社会变迁,现在对动手能力强的技术型人才需求渴市。国务院2019年1月便印发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指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目标是”完善职业教育体系,为服务现代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现代农业发展和职业教育现代化提供制度保障与人才支持”,畅通技术技能人才成长渠道,以培养高端、高层次的应用技术型人才。香港需要推动更多”官、产、学、研”的项目,才能推动产业升级和科研创新。

另外必须重视的便是就业保障,政府应更多评估不同行业的人力资源需求和供求配对,人手过剩的,透过提供培训鼓励转型;人手不足的,则理顺行业就业前景,鼓励更多新人入行,甚至政府主动出击创造供应。比如香港的安老行业,长期缺乏人手和新血。加上土地资源不足,院舍供应短缺,业界便难以扩张和增加宿位。政府不作为其实也是对行业的打击,是另一种市场失效,特别是民生必需服务,政府应主动参与,加大投入及调控,改善业界供应和就业情况。未来政府可加强各行业人力调查评估工作,有助于人力资源合理分配。

救失业方面,首先应时刻评估失业率的走势,制定不同的备案和逆周期措施,以确保失业率基本维持在可接受水平之内,并确保每个家庭都有基本收入以应付日常开支。政府在改善就业市场环境和劳工生计上,应变被动为主动。例如在疫情期间,劳工市场环境恶化,政府主动创造职位,便是其中一个例子。政府应研究设立恒常性的失业支持机制及特别失业救济,前者针对整体失业,后者针对特定行业和经济环境提供支持。因应失业支持的承担,政府应未雨绸缪,设立失业基金,持续滚存投资,作为支持失业的备用资金,用于恒常失业支持以及疫情或环球金融危机等特殊情况影响的开支。

除了失业支持,政府应就基层劳工的基本生活开支提供更多支持,例如今次财政预算案提出设立住宅租金的税务扣除,就是很好的政策。不少基层家庭,特别是有年幼子女的家庭,生活和财政压力大,政府应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加拿大便容许育儿费扣税,而内地也在今年3月设立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以鼓励生育。设立子女教育支出和育儿费扣税,已是全球各地大势所趋。此外,香港的托儿服务严重不足,基层双职家庭面对不少困难,也需要加强支持。

老有所养 完善退休保障及社会财富再分配

社会要做到”老有所养”,劳工的退休保障必须加以完善。容许雇主对冲强积金是严重侵蚀雇员应有的退休权益,违背公义。强积金对冲,是把打工仔的血汗钱冲走,至去年12月31日,便已经累积抵消(对冲)了超过570亿元。强积金是其中一条退休保障支柱,按照世界银行的长者入息保障模式,属于”第二支柱”。因此本届政府必须把历经两届政府,已获得广泛共识的”取消强积金对冲”法案在立法会通过,健全强积金作为”第二支柱”的功能。香港现时并没有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没有设立针对退休的社会保险和养老金制度。”社会保险”退休金,对于很多基层长者尤为重要。不少基层劳工收入不高,就算有强积金供款,累积用于退休的储蓄一般不多。工联会自1994年便提出综合退休保障方案,希望利用土地基金,加上政府、雇主和雇员三方供款,让每名65岁或以上的永久性香港居民获得每月定额的”社会保险”退休金。新一届政府应更多着手检讨和改进全港劳工的退休保障安排,未雨绸缪,做好退休保障的资金安排,让社会老有所养,让每一位长者都能有尊严地过着退休生活。

香港是一个富裕的社会,但并非一个公平、公义的社会。香港的坚尼系数早已超过0.4的警戒线,除税及福利转移前为0.539,除税及福利转移后仍高达0.473,情况并不理想,反映社会分配严重不均,分配机制失衡,劳工被严重剥削。在政府消极对待贫穷下,香港的贫穷人口屡创新高。根据《2020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政策介入前的香港贫穷人口高达165.3万人(政策介入后为55.4万人),在职贫穷接近25万人(政策介入后为61,500人),儿童贫穷人口达到274,900人(政策介入后为85,900人)。工联会建议新一届政府设立减贫专员,走入群众,了解贫穷家庭真正面对的跨代贫穷、发展和创收问题,提供更精准全面的支持。同时,政府应制定绝对贫穷标准、基本生活需要开支标准,订立消除绝对贫穷的路线图和时间表,由以往”福利保底”、”数字扶贫”的思维,改为以”福利支持+机会促进”的”授人以渔”扶贫模式。政府也要考虑如何从第一、第二和第三次分配着手,尤其是如何让高利润企业承担更多,开征遗产税及土地闲置税等,以完善社会财富再分配。

我支持新一届政府”以结果为目标”的施政方向,把市民福祉的提升和共同富裕作为政府施政愿景,造福百姓,这和工联会早前新工运提出”共建 共荣 共享 共赢”理念是一致的,让每一个香港人都可以安居乐业,共享成果。

取消外判 以衷诚团队保障政府服务

政策理念再好首重落实,人才再多关键是团队。政府要有能力和意志打造自己的团队,实际推行政策落地,需要自己的团队才能行而有效。现在事事依赖外判,存在服务不到位,甚至是政府服务链条断裂,这是行政懒惰,更是授人以柄,存在隐患极其危险。另一方面政府作为全港最大的雇主,也有责任带头取消外判以维护劳工权益,做好雇主榜样,引领社会风气。强大的动员力是行动力的保障,高效有为的政府才能获得更广泛深厚的支持。

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全体公务员要有”公仆精神”,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施政理念,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政府唯才是用的同时还有注重德才兼备,爱国爱港爱民才能建设好香港这个共同的家园。不可否认大多数公务员具备服务市民的质素,但是政府有必要检讨制度,培养公务员服务市民的信念,进一步强化建设香港和爱国的联系,爱国就能更具体。随着”爱国者治港”原则的贯彻落实,去年全港公务员已经完成效忠宣誓,然而改革要避免形式主义,一纸誓言之后还要观其行,养其心,因此政府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培训和管理,净化队伍,凝心聚力,形成新机制。

新一届政府要实现良政善治,精神上要形成凝聚力,政府架构庞大复杂,要方向一致,力往一处使,才能让全社会形成向心力。新一届政府不仅要为政府管治团队找回精神上的共同信念,也要为社会建立共识,重建香港价值观。香港的发展要与国家发展相辅相成,将国家所需,香港所长,作为核心竞争力,对国家有担当,香港才能有实惠;香港的发展要让人人都能够参与,在建设中共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荣光!

文/吴秋北(作者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工联会会长、立法会议员)

来源:大公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