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春江水暖鸭先知 京城观鸟中的那些鸭知识

2022-04-07 16:51

4月1日是国际爱鸟日,在这春意渐浓的时候,京城观赏各种鸭类的好时节也来临了。

鸭类是除去天鹅和雁之外雁形目鸭科鸟类的统称。据统计,我国分布有41种鸭类,北京有记录的就有30种。这么多鸭类会选择在京城越冬,或是迁徙的时候停下来歇歇脚,和北京的环境是分不开的。虽然现在人们都觉得北京干旱缺水,但这里却曾是不折不扣的水乡:北运河、蓟运河、永定河、潮白河、大清河五大水系穿越京城,海淀、苇沟、洼里……这些我们所熟知的地名无一不揭示着这里曾经沼泽密布。就算现在,大大小小的水库、城市公园中的湖泊也给鸭类提供了理想的栖息之所。

绿头鸭

饼干、馒头等食物

都不适合喂鸭子

要说最常见的鸭子,莫过于绿头鸭。顾名思义,它的脑袋是绿色的,闪烁着金属光泽,脖子上还有一个醒目的白环,胸部则是深栗色的,这些特征能使我们一眼就认出它们。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还会发现它们尾巴上有两根卷曲的羽毛,呈现出小小的钩子形状,这个特点是绿头鸭所特有的。有时候,在绿头鸭旁边还会出现全身土黄色、带有一些深色斑点的鸭子。要想选择合适的词语来描绘它们并不容易,它们没有显眼的色彩,也没有特殊的羽毛,简直毫无特色,我们甚至会把它们忽略掉。而实际上它们也是绿头鸭,只不过绿脑袋的是雄性,毫无特点的是雌性。大部分的鸭类都是如此。由于雌鸭承担了全部孵卵与育雏的工作,所以身色更加暗淡,这有助于它们隐藏自己,躲避天敌的猎杀。

人们往往认为鸭子应该吃小鱼,其实这是个误解。

研究显示,绿头鸭的食物中,动物仅占到10%-20%,还是以软体动物和昆虫为主。其余都是植物性食物,例如各种杂草的种子、马来眼子菜等水生植物。绿头鸭取食的时候,会将头扎进水中,水面上只留下一个个鸭屁股。

绿头鸭在北京生活久了,高度适应了城市生活,可能自觉也是北京城里的一分子,它们几乎出现在每一个有水的地方。从公园里的湖泊到城市中的河道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不过,就算这样,绿头鸭也总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难。这时候,人们对于野生动物的善意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在北京大学,曾有一只鸭妈妈孵化了一窝小鸭子。鸭妈妈带着孩子们到未名湖旁的水池觅食,正当吃饱喝足、鸭妈妈准备带着小鸭子离开时,问题来了。那个水池并不是天然形成的水池,而是旧时皇家园林的遗存,池壁直上直下,鸭妈妈能够轻松地飞上去,但还不会飞的小鸭子就无能为力了。鸭妈妈发现小鸭子被困在池塘里,急得不行却毫无办法。这时候,路过的学生和老师发现了鸭妈妈的窘境,他们一起想办法,找来木板,搭了一条长长的坡道。鸭妈妈顺着坡道,领着小鸭子成功离开了水塘。

鸟友Prayingzy2021年5月17日的微博也曾记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另一只鸭妈妈同样遇到了人类的善意。这只鸭妈妈在奥森附近一个隐蔽场所孵化了一群小鸭子。随着小鸭子的长大,鸭妈妈需要带领它们前往更大的水面,这时候就有难题了:从小水沟到奥森,需要过一条大马路。鸭妈妈可以飞过去,小鸭子却离会飞还差得很远。鸭妈妈要冒险带孩子们穿越马路,就随时都有被碾碎的风险。这时,几位细心的司机发现了在路边团团转的鸭子。他们停下车,保安也帮助维持秩序,鸭妈妈带领小鸭子们很快穿过马路,到达宽阔水域。

绿头鸭与人类的生活还有着更多连接。它们是家鸭的祖先,我们家养的鸭子,从北京鸭到柯尔鸭,都是从绿头鸭驯化而来。现在对于历史文献及家鸭基因测序的研究,大致可以认定家鸭是2000多年前在中国驯化的。

战国时的《尸子》中记载:“野鸭为凫,家鸭为鹜。”可见那时人们已经驯化了绿头鸭。离骚中也有“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的语句,说明在2500年前,人们已经开始饲养家鸭了。

这一过程中,通过人为的筛选,鸭的一些特征不断强化,如产蛋能力大幅提高,脂肪在体内堆积,还有很多家鸭披上了洁白的羽色。也有一些品种的家鸭虽然吃胖了不少,但羽色和野生绿头鸭依然相差无几。这时我们只要看看它比野生绿头鸭大出一圈的个头和充满了脂肪高高耸起的屁股,就能在一群追着人讨食的鸭子中区分出它们。这里得顺便说一句,人类的饼干、馒头等食物,碳水、脂肪、盐的含量都太高了,不适合喂鸭子。鸭子们经常吃这样的食物,羽毛发育很容易出问题。

鸳鸯

玉渊潭黄昏,可以看到一只又一只鸳鸯飞离水面到树上过夜

绿头鸭是最常见的鸭类,而最美丽的鸭,当属鸳鸯无疑了——没错,鸳鸯也是野鸭。

和野外相比,我们更容易在公园里见到鸳鸯:动物园、圆明园、玉渊潭等处都能很容易见到野生鸳鸯。雄鸳鸯羽色雍容华丽,棕色、白色、橙色、蓝色、紫色的羽毛搭配得恰到好处。到了初春,它们还会长出富有特点的帆状饰羽,饰羽像两把小扇子一样竖在雄鸳鸯身后,用来赢得雌性的青睐。雌鸳鸯长相非常朴素:全身几乎都是棕色的,只有白色的眼圈和细细的白色眼纹让它们在一众鸭子中脱颖而出。

我国人民很早就认识了鸳鸯,并把它们当做忠贞爱情的象征。

《孔雀东南飞》全诗最后写道:“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用以称颂焦仲卿和刘兰芝的爱情。不过,和人们的美好愿望相违,鸳鸯并非终生一夫一妻。它们每年都会更换配偶,就算在一年之内,多数雄鸳鸯也会在交配完成后离开雌鸳鸯。

但诗里有一点说得没错:鸳鸯会出没于树林之中。它们是树栖性的鸭类。在玉渊潭,黄昏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一只又一只鸳鸯飞离水面到树上过夜。鸳鸯的繁殖也依靠大树完成。在野外,雌鸳鸯会寻找高大树木上的树洞,并把家安在树洞里。小鸳鸯破壳而出后,就跟着妈妈从大树上一跃而下,开始新的生活。

在城市中,有树洞的大树并不好找。为了能让鸳鸯安心在北京生活,玉渊潭、动物园、龙潭西湖等公园都为鸳鸯悬挂了巢箱。初夏时节,如果您大清早前往这些地方散步,没准儿能看到鸳鸯妈妈带着小鸳鸯“跳树”呢。

丑鸭

因雄性蓝黑色的头上的斑点和色块

像舞台上的小丑而得名

除了那些每年定期来到北京越冬,或者迁徙路过北京的鸭类外,还有一些是走错了路到了北京,这类鸟被称为迷鸟。2017年,一只原本要到黄海越冬的雌性丑鸭就是这样迷迷糊糊到北京的。它选择了人来人往的元大都遗址公园作为临时的栖身之所——那里距离地铁安贞门站不过五百米距离。

丑鸭之所以叫做丑鸭,并不是因为它们长得难看。雄性丑鸭蓝黑色的头上有白色、红色的斑点和色块,很像舞台上小丑的脸谱,丑鸭的名字因此得名。不过,造访安贞门的是一只雌性丑鸭,头上没有脸谱样的花纹,只是脸上的两块大白斑揭示了它们不俗的身份。

安贞门河道水深较浅,但是水流湍急,水草茂盛,螺类、泥鳅等非常丰富,像极了丑鸭在北方山林的老家。而河道的涵洞又给了它很好的隐蔽空间。每天傍晚,丑鸭都会躲进涵洞休息,乌鸦、猛禽、流浪猫等天敌都拿它毫无办法。第二天白天,丑鸭又会出来觅食。

丑鸭原本生活在远东地区,每年冬天到日本海和黄海越冬,在我国属于较为罕见的鸟类。这只丑鸭的到来,吸引了不少观鸟爱好者,甚至有成都、深圳等地的鸟友也不远千里前来一睹它的风采。

冒牌鸭

它们长得像鸭子,其实跟火烈鸟、鹤才是亲戚

除了正牌鸭子之外,我们在公园里也常常能见到一些冒牌鸭子。它们也在水里游来游去,有时还会和正牌鸭子混迹在一起。不过如果仔细端详,就能瞅出它们的破绽。

小鸊鹈是这些冒牌鸭子中个头最小、最常见的一种。鸊鹈这两个字读作“屁踢”,由于又难写又难认,很多鸟友干脆直接写个“PT”来代表它。

小鸊鹈的体型小于我国所有的鸭类,甚至不及我们绿头鸭朋友的一半大。小鸊鹈长着一张尖尖的短嘴,看上去挺像鸭子的,不过细一看,它们没有鸭子那样明显的尾巴,整个身体好像贴在水面上一样。

和大部分素食为主的鸭类不同,小鸊鹈以鱼虾为食。如果我们静静地观察它,就会发现它们时不常地就会潜入水下,再浮上来的时候,嘴里通常都会有一条小鱼。

小鸊鹈的脚长得非常靠身体后部,每个脚趾上都长有很大的蹼,这称为瓣蹼。巨大的瓣蹼就像强力推进器,使小鸊鹈在水下行动自如。

凤头鸊鹈也是鸊鹈家族的一员,不过它们的个头就要大得多了。每年春天,凤头鸊鹈也会从南方的越冬地返回北京,生儿育女。它们选择配偶时,会在水面对舞,只有步调一致,才能终成眷属。

鸊鹈类虽然看上去像鸭子,但和鸭子的亲缘关系可是离得挺远的。会颠覆一般人常识的,是它们的亲戚是长腿长脖子、看上去极为优雅的火烈鸟。

同样长得像鸭子,却有着长腿亲戚的是黑水鸡和骨顶鸡。它们都属于鹤形目,也就是说和风姿绰约的鹤类亲缘关系很近。不过,它们可没有什么气质可言,这俩都是黑乎乎的。骨顶鸡的个头大一些,身材圆乎乎的,因头上有一块白色骨板,而得名骨顶鸡。和鸊鹈一样,骨顶鸡也有大大的瓣蹼,擅长潜水,摘取各种水草作为主要食物,因此它们也成为各种潜水技能不好的野鸭们觊觎的对象。赤膀鸭、罗纹鸭等不善潜水的野鸭,常常会在骨顶鸡身边徘徊,一旦骨顶鸡叼着水草浮出水面,它们就一拥而上,伺机拦路打劫。

黑水鸡的身材比骨顶鸡小一些,也更苗条。它们虽然也以黑色为主,但嘴是鲜艳的红色,嘴尖黄色,身上有一道白线,有时候还能看到它们的白屁股。黑水鸡的脚趾又细又长,方便它们在挺水植物上行走。黑水鸡虽然也会游泳,不过水平比其他几位“冒牌鸭子”差远了。它们游得慢,姿态也不优雅,每划一下水,就要伸一下脖子,显得颇为滑稽。黑水鸡也很少潜水,反而更喜欢在岸边生活,甚至还会跑到陆地上找吃的。这时与其说它们像鸭子,更不如说像只鸡了。

贴士一:北京赏鸭地点

玉渊潭:最容易观察到大群鸳鸯

玉渊潭不仅有绚丽的樱花,还有美丽的鸳鸯。这里可能是北京,甚至是全世界最容易见到大群鸳鸯的地方。因为人们长期友好的对待,这里的鸳鸯对人类的行为毫不在意,你可以方便地观察到鸳鸯的多种自然行为,从取食、梳理羽毛到求偶、打斗,用手机也能毫不费力地拍出鸳鸯大片。有自然摄影爱好者甚至在这里拍到了鸳鸯捕食小公式的罕见一幕。

颐和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秋沙鸭曾现身于此

颐和园团城湖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终点,为了保证水源清洁,彻底杜绝钓鱼、游野泳等问题,管理部门在团城湖周围围上了密匝匝的围栏,这在客观上给鸭子们打造了一片不受干扰的空间。湖中心的治镜阁遗址也给鸭子们留下了上岸休息的空间,因此这里对于各种鸭类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每年冬季,团城湖会有上百只普通秋沙鸭、鹊鸭和白秋沙鸭来越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秋沙鸭也曾现身于此。到了3月、4月,各种迁徙过境的鸭类也把这里当做一个落脚点。这里曾经有半天看到13种鸭的记录。由于围栏很密,再加上周围种了很多植物,所以鸭子们不会被人惊扰,常常会在离岸边很近的地方觅食休息,很多摄影者都能在此拍出很好的照片。

圆明园:避走喧闹的南门,进藻原门、长春门、东门

作为过去的皇家园林,圆明园密布池塘,从大面积的福海,到小小的水塘,给很多鸟类提供了栖息地。去圆明园观鸭,最好避开喧闹的南门,进藻原门、长春门、东门都是不错的选择,后湖、海岳开襟、西洋楼一带的水中也常常可以见到各种鸭类。

昌平沙河水库:观鸟爱好者称之为“圣沙河”

位于京藏高速路边的沙河水库,在观鸟爱好者中有一个“圣沙河”的名称。南北沙河在这里汇集,注入温榆河。沙河水库底栖动物丰富,鱼类、水草都很多。水库西侧水位较浅,适于各种鸭类休息,东侧水位较深,正是秋沙鸭、鹊鸭等以鱼类、贝类为主要食物的潜水鸭的理想觅食场所。北京绝大部分有记录的雁鸭类都在此出现过,是观鸟爱好者不可不去的绝佳圣地。

除了鸭类,卷羽鹈鹕、东方白鹳等濒危物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也都曾在此停留栖息。

清河:初学观鸟者欣赏鸭类的好去处

清河发源于西山碧云寺一带,西段几乎沿北五环而行,向东汇入温榆河。清河所经区域,基本人烟密集,河道大多经过硬化,鸟类稀少。不过在京藏高速以东至奥森的河段还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原生态景观,每年冬季都有很多鸭类在此越冬。

除了常见的绿头鸭外,针尾鸭、罗纹鸭、赤颈鸭等也会混迹其中。河中丰富的水草使它们衣食无忧,而周边来来往往的人流也让它们早已适应了人类的存在,这里是初学观鸟者欣赏鸭类的好去处。

怀柔水库:管理严格,不易进入

怀柔水库作为北京重要的水源地,管理非常严格,外人很少能进入到库区,对于鸟类干扰很小,库边的大量滩地给雁鸭类提供了理想的觅食场所。在迁徙季节,怀柔水库吸引了大量野鸭在此停歇。美中不足的也是由于无法进入库区,人们和鸭类的距离太远,给观赏野鸭带来了很多不便。

琉璃河湿地公园:今年冬天来了一只少见的赤嘴潜鸭

大石河发源于霞云岭,向下一路蜿蜒,汇入拒马河、大清河,最后流入海河。在房山区琉璃河镇,大石河水流平缓,芦苇茂密,多有浅滩,这也给鸭类创造了良好的栖息环境。每年冬季,这里都有不少野鸭越冬,以绿头鸭为主,杂有罗纹鸭、赤膀鸭、绿翅鸭等种类。今年冬天还有一只较为少见的赤嘴潜鸭混迹在骨顶鸡群里在这里,度过了整个越冬期。

贴士二:需要用什么来观鸟?

望远镜:

一台望远镜能够帮助你把远处的事物看得更加清楚。通常我们会问“这个望远镜能看多远”?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误理解。我们能看多远,和当天的天气条件相关,这个望远镜可帮不了我们。望远镜是“拉近”我们与物体的距离,比如一台8倍望远镜,我们通过它去看一个距离80米的物体,看上去这个物体好像离我们只有10米远,因此我们可以看清更多细节。观鸟使用的望远镜,放大倍率在8倍到10倍之间。放大倍率太小,不利于我们观察物体。放大倍率大的望远镜自重太大,则不方便持握和徒手使用。

《常见野鸟图鉴·北京地区》:

这是一本为北京地区观鸟初学者量身定做的图鉴,介绍了315种北京地区较易见到的鸟种。每种鸟类均配有照片。图鉴采用小开本设计,更方便携带。

《中国鸟类观察手册》:

《中国鸟类观察手册》是一本汇集全国所有鸟种的手绘图鉴,信息量超大,如果对观鸟有兴趣,这是一本必不可少的工具书。

《鸭类识别图鉴》

这是一本更加全面和专业的观鸭图鉴,观鸟人称之为“鸭宝书”。它共介绍了54种鸭类,我国所有有分布的鸭类均囊括其中。书中不仅有绘图,还有很多翔实的照片,雌雄成幼都有充分展示。如果想要在“观鸭”路上更进一步,这本图鉴是必不可少的利器。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