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拜登的这口“黑锅” 甩给谁都不合适

2022-03-29 15:08

美国2月消费者价格指数较上年同期上涨7.9%,彭博社甚至预期4月时还可能进一步升至10%。对于当前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3月14日,在全国城市联盟国会城市会议上,美国总统拜登再次将矛头指向俄罗斯。

为了缓解通胀,3月16日,美联储宣布加息0.25个百分点,是美国自2018年以来的首次加息。与此同时,大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联邦基金利率将在今年底前至少升至1.875%,到2023年底将升至2.75%左右。这意味着今年总共可能加息7次,明年还需加息3至4次,每次0.25个百分点,且今年将至少有一次加息0.5个百分点。

那么,对于拜登的这个“盖棺论定”,美国人会买账吗?美国此轮通胀危机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美联储的加息,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通胀危机?会给美国带来何种影响?

1

这口“黑锅”,甩得出去吗?

俄乌冲突爆发之后,拜登急不可耐地给美国当前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起因盖棺论定。3月14日,在全国城市联盟国会城市会议上,拜登再次宣称,导致物价高涨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供应链中断;二是普京入侵乌克兰引发油价飙升。总之,通胀与本届政府的《美国救援计划》毫无关系。

这一说辞显然无法向美国老百姓交代。要知道,此次俄乌冲突于2022年2月24日爆发,而美国本轮通货膨胀起始于2021年4月,自那之后通货膨胀率一路飙升,截至目前从未有过缓和迹象。

此外,即便去除能源和食品,2月核心通货膨胀率同比涨幅也高达6.4%,创下自1982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这足以表明,当前美国的通货膨胀是广泛存在的,并非仅限于汽油和食品价格。

而且,2月美国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10%,且该数据统计截止于2月13日,尚未计入俄乌冲突爆发之后的物价波动。生产者价格指数虽没有消费者价格指数那样受到密切关注,但批发成本与消费品价格息息相关,通常被视为通货膨胀的预兆。这意味着下月的通货膨胀指数极有可能继续飙升。

因此,尽管拜登近来多次将美国通胀的锅甩至俄罗斯或普京身上,但却无人买账。共和党人数次抨击这是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人主导的经济政策引发的恶果,白宫新闻发布会也频繁遭遇媒体记者的诘问,直指政府不负责任的甩锅行为。

事实上,即便在民主党内部也并非所有人都认为通胀危机事不关己。拜登政府去年底力推的另一重大经济议程,也即1.75万亿美元的《重建更美好未来法案》,陷入僵局的主要原因在于民主党参议员曼钦和西内马的阻挠。

若说西内马的抵制理由是反对法案的增税计划,曼钦最重要的反对理由自始至终是担心这一庞大的社会支出计划会加剧当时早已居高不下的通胀水平。

2

庞大刺激方案,忽视了什么

拜登上任之际,政府和国会就是否需要推出高达1.9万亿美元的救援计划展开了激烈论辩。在特朗普推出经济刺激法案时,美国尚处于疫情封锁期,经济活动因此受到明显抑制。而在拜登推出救援计划之际,美国早已走出封锁期。

面对国会共和党人关于超大规模的救济可能带来过高财政赤字和刺激通胀风险的质疑,美国白宫慷慨激昂地表示,“无所作为的代价远高于采取过激行动的代价”,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则数次信心满满地称通胀率不会上升至美联储设定的平均通胀率2%的长期目标之上,刺激计划不会引发通胀激增,随后还表示即使通货膨胀成为问题,美联储也有工具加以解决。

于是,《美国救援计划》在参议院以50票对49票勉强获得通过,民主党人以预算和解程序绕开原本需要10名共和党人签署的立法程序,在没有共和党人支持的情况下以简单多数推进法案。

庞大的刺激方案创造了150年来广义货币供应量的最快增长,不断推升的需求的确成就了美国历史上最快的经济复苏,但也埋下了持久通胀的隐患。肆无忌惮的放水,再加上疫情期间相对萧条的服务业,美国老百姓手中大把的现金,自然就转化成强烈的购物需求,推升物价不断攀升。

2021年4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4.2%,超出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范围一倍之多,美国经济初现过热迹象,本应给政策制定者带来一定的警醒。

然而,美联储官员声称,该数据受到疫情后美国经济大范围停滞的影响,存在扭曲效应的可能性,坚称这只是暂时现象,数据会在年内晚些时候回归。

拜登团队则表示,美国经济尚处于疫情下的复苏阶段,仍需倚重宽松货币政策和举债刺激手段,为其继续推进可能带来更大规模赤字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和《重建更美好未来议程》做好铺垫。

在各方有意或是无意的忽视中,美国通胀指数一路飙升,距离美联储设定的目标范围越来越远。待美国老百姓反应过来,抱怨物价高涨已经影响家庭可支配收入时,已是夏末秋初。民怨开始沸腾,拜登政府方才如梦初醒,开始着手抑制物价。

然而,本届政府的行动似乎没有找对方向。

3

企业和欧佩克+,拒绝背锅

拜登发现局面已开始脱离控制,却始终不愿正视此前过于雄心勃勃的刺激方案是引发本轮通货膨胀的重要起因。为避免各方特别是共和党人对政府经济政策的抨击,以及继续推进两项庞大的支出计划,他选择避重就轻,试图寻找其他替罪羊。

2021年9月,白宫先是开始了一系列所谓“打压大企业垄断”的操作。例如,声称四家大型企业集团控制着牛肉、猪肉和家禽这三种产品约55%-85%的市场,在压低农民收入的同时推升了消费者价格,为此,拜登政府要执行反托拉斯法,促进肉类加工领域的竞争,以此帮助降低食品价格。

显然,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根本无法缓解通胀。去年底,通胀指数同比增幅已逼近7%。在拜登再次指责是企业垄断哄抬物价才导致百姓生活艰难时,企业开始忍无可忍,纷纷激烈抨击拜登政府的甩锅行为,并称在如此高的物价水平下,企业要维持运营已经实属艰难,政府的无端指责,根本就是寻找替罪羊的不负责任之举。

与此同时,过去一年中价格激涨的汽油自然成为拜登政府另一个重要借口,并将汽油价格飙升的原因归咎于俄罗斯和沙特的石油供应限制。总之,要显示出与本届政府毫无关联。为表明政府遏制通胀的诚意,拜登政府呼吁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加快增产,帮助遏制油价上涨。

然而,美国显然高估了自己对欧佩克+的影响力,特别是在美国通胀局面不可收拾之前,拜登还曾拒绝与沙特萨勒曼国王的继承人、该国的日常统治者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进行对话,声称王储授权谋杀了《华盛顿邮报》记者贾马尔·哈苏吉。

此番呼吁最终未能奏效,欧佩克+坚称将继续原先日产量增加40万桶的计划,并且特别声明称不额外增产的目的是要在“石油市场之外的其他能源综合体经历极端波动和不稳定时,为市场提供清晰度”,另外,还回应了拜登政府正在力推的清洁能源转型的目标,称“沙特也需要为本国的能源转型提供资金,正在寻找一个有利于满足这种需要的油价和关系”。

无奈之下,拜登政府只好从其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5000万桶原油,但国际油价在短暂下跌之后居然集体跳涨,充分证明这一举措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扭转当时正在猛涨的能源价格,更无法缓解美国继续加剧的通货膨胀。

事实上,当通胀已经出现且已升至一定水平,就很难以不对经济造成损害的方式去平息它。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全球蔓延的背景下,通胀问题的解决会更加棘手且更具有不确定性。

4

疫情蔓延,劳动力短缺

疫情持续蔓延,进一步提升了缓解通胀的难度。

一方面,疫情带来的全球供应链瓶颈情况至今仍未能充分缓解。疫情下停工停产是常见之事,货物产量、生产周期都受到严重影响,加剧商品短缺并推动物价上涨。

芯片受影响尤其明显。2021年,美国芯片制造核心地区得州曾因遭遇严重极端天气导致产量受到不小影响。同时,美国对全球主要的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的持续打压,导致全球芯片短缺现象更为严重,汽车和电子产品都陷入严重的供应链危机。

在过去的一年中,包括大众、丰田、本田、福特、通用、蔚来等车企巨头,都曾因芯片短缺而被迫暂停部分工厂生产并减少工人班次以缩减产量,导致全球汽车行业在2021年损失了2100亿美元收入,减少770万辆汽车生产。

苹果则由于芯片短缺,在2021年时曾将iPhone 13系列手机的预计生产目标进行下调,从9000万部的预期产量下调到8000万部。2022年3月,苹果再次因缺芯调整生产策略,计划削减iPad超50%的产能,以确保iPhone的供应,iPad的缺货情况必然会更加严重。半导体行业交货时间目前已达至平均22周左右,白宫预计短缺还将持续6-9个月的时间,而市场则预计将持续至2023年,意味着汽车及电子产品价格飞涨的现象仍将继续。

另一方面,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始终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疫情导致一些老人、妇女永久地离开了就业队伍,而拜登此前经济刺激计划中所提供的额外的疫情失业补助,以及美国历史最大规模的儿童税收抵免,又进一步降低了部分民众的就业意愿。

2021年,美国劳动参与率大多数时候徘徊在61.8%左右,说明很多的美国老百姓还是在劳动力市场之外观望,并不急于回归就业队伍。2022年以来,尽管劳动参与率有所回升,但当前62.3%的就业率和疫情前63.4%的水平,仍有不小差距。

在劳动力短缺局面未能充分缓解之际,名义工资水平仍会加速上升,在提高企业生产成本、提升商品价格的同时,也会导致订单积压更多,货物交付速度放缓,继续加重通胀现象。

5

局势的不确定性,一个新挑战

俄乌冲突带来的不确定性,会给美联储控制通胀带来新的挑战。

其一,俄乌危机将继续推升大宗商品价格,加剧全球供应链危机。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布伦特石油价格曾一度涨至140美元/桶左右,美国国内的平均汽油价格也随之突破每加仑4美元,打破了2008年7月创下的历史最高纪录。

不仅是能源价格正在经历大幅波动,俄罗斯和乌克兰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国之一,两国约占全球小麦出口量的29%,世界玉米供应量的19%以及世界葵花籽油出口量的80%。联合国粮农组织最新报告指出,国际食品和饲料价格可能因此上涨8%至22%。

此外,俄乌两国在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中还发挥着重要作用。穆迪分析公司的数据显示,两国氖气产量合计占全球70%,而氖气是芯片制造的重要原材料。

全球半导体产业持续已久的“芯片荒”必然会因俄乌局势而进一步加剧。

不仅如此,俄乌两国作为多种重要金属的产出国,钛产量合计占全球13%、钯产量占全球30%,俄罗斯还是世界主要的镍产地之一,这些原材料均为汽车工业所需。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大众、三菱、雷诺、宝马等多家汽车企业已相继宣布部分地区工厂停产。多重因素叠加,在本轮通胀中上涨剧烈的汽油、食品、汽车等物品的价格很可能会继续攀升。

其二,冲突带来的不确定性加大美联储控制通胀决策的空间。

由于当前美国通胀形势已经十分严峻,2022年货币和财政刺激大幅削减,拜登政府1.75万亿美元的社会支出计划——《重建更美好未来法案》也陷入了僵局,接下来,美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2月,高盛将美国2022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2%下调至0.5%,全年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3.8%下调至3.2%。俄乌冲突爆发后,美联储已将2022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调低至2.8%,较去年12月份时的预测降低了1.2个百分点。经济增长的表现会限制美联储的加息空间。

因此,美联储目前主流观点仍然是采取节制的加息措施。相对温和的做法固然可以减少金融市场的动荡,也会减少因加息过快而导致经济骤然停滞甚至衰退的风险,但也会因此拉长通胀存续的时间。如果是在平常时期,美联储拥有更多视情形作出选择的空间,但俄乌冲突已导致能源、食品价格大幅飙升,美联储温和加息的空间将因此变得更加狭窄。

在经济增长动力已然不足的情形下,若采取激进的紧缩政策,美国经济陷入滞胀的可能性将进一步加大。这意味着美联储将利率提高至既不加速也不减缓经济增长的“中性”水平的难度会明显提升。

6

老百姓的日子,更不好过

利率上升将加重美国及美国老百姓的债务负担。

从美国的债务情况来看,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美国联邦债务已经突破30万亿美元。更重要的是,政府每年需要支付债务利息。2008金融危机之后,利率的下降和低通胀率的结合使美国政府在大部分时间里可以更肆无忌惮地囤积债务而不用面临较高的利息成本。

莫卡特斯中心经济学家布鲁斯(Bruce Yandle)分析指出,2008年的美国国债利息成本为2530亿美元,2015年时依然保持在这个水平。而美联储的加息预期意味着政府必须为其庞大的债务支付更多的利息。因此,财政多年的挥霍给美联储的决策带来了一定制约。

虽然美国陷入债务危机的可能并不大,但多支付的利息仍然会给美国财政带来沉重的负担,且会成为加剧两党扯皮的重要因素。因俄乌危机,在美国年度财政预算的博弈中,国防开支的比重也会水涨船高,其他部门的财政资源则面临削减。

普通民众的生活受影响更大。美国劳动部数据显示,2021年,因通胀,美国人的实际时薪下降了1.7%,周收入下降幅度更大,达到3.1%。一个普通美国家庭,2021年购买前两年相同的物品,需要多支出7%的价格,大致为3500美元。因此,当被问及2022年的最大担忧是什么时,43%的美国民众回答是汽油价格,42%答复为支付账单。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促使美国消费者债务总额达到创纪录的15.6万亿美元。

根据美联储最新公布的加息预期,今年底前利率将至少升至1.875%,到2023年底升至2.75%左右。部分经济学家甚至警告,从当前通胀严重程度来看,美联储或需将利率提升至2008年金融危机前20年普遍存在的4%至5%的范围。

同时,美国2月消费者价格指数较上年同期上涨7.9%,彭博社甚至预期4月时还可能进一步升至10%。

这对于普通家庭的现金流来说,会带来显而易见的影响。而若通胀形势进一步加剧,无论是通胀本身对普通家庭财富的侵蚀,还是美联储被迫采取更加激进的提升利率的措施,都会给普通家庭带来更大的债务负担。

相对贫困的人们将经受更大打击,与中等收入家庭相比,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账单在可支配收入中的占比更高,且可选择的余地更少。通胀将进一步扩大国家内部的经济不平等,给弱势群体带来沉重的生活压力。

美国政策制定者需要增加对最贫困人口的社会援助来防止这部分民众的生活难以为继,这又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国家的财政负担,给未来经济前景带来更多阴影。

来源:瞭望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