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副部史文清,被控受贿1.95亿

2022-02-19 08:35

2022年2月18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受贿、非法持有枪支案。庭上,身为副部级“老虎”的史文清,被控受贿1.95亿余元,数额相当巨大。除了受贿他还有非法持枪的问题,也显得颇为特殊。

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3年至2020年5月,被告人史文清利用担任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中共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融资贷款、国有土地使用权取得、工程承揽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95亿余元。2004年,史文清将从他人处获取的枪支1支交由其亲属保管,经鉴定系制式枪支。

面对检察官的指控,史文清在公开审理日作出了最后陈述。他在陈述中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史文清认罪、悔罪的表态,意味着控辩双方在关键犯罪事实上没有重大分歧,法官在当天庭审的最后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落马之前,史文清有丰富的任职履历,曾在多地担任重要职务。从政以来,他先后在内蒙古自治区、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黑龙江省工作,并于2008年调任江西。在江西,他先是担任副省长,后来先后任赣州市委书记、省委常委、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直到退休。然而,退休不是“保险箱”,2020年,已经退休两年多的史文清被查。

2021年,史文清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经查,史文清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品行恶劣,胆大妄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攀附,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劳民伤财搞形式主义,公款报销应由个人支付的费用,违规收受礼金;违规选拔任用干部,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规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和执纪执法活动,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大搞家族式腐败;把公权力当成谋利工具,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刑事案件处理、融资贷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值得一提的是,史文清擅长伪装造势、堪称“戏精”,其离开赣州之时,一段“上千名群众为史文清送别”的H5页面曾在网上广为流传。页面的内容,是史文清离开赣州的场景,其中有村民拉着“感谢”横幅,有老太太提着一筐鸡蛋表达不舍,也有老者为史文清敬酒。不明就里的人,乍看可能以为这是个万民爱戴的好官,但仔细想想,却难免觉得这样的画面有些过于刻意。史文清被查后,真相终于曝光。原来,是史文清自己要求下属组织“群众送别”的场景,其下属提前把“参演”群众安排到地方政府招待所,而花费自然由政府买单。

这种处心积虑,假装和群众打成一片的干部,不止史文清一人。上周,就有一名情节类似的官员被“双开”。2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委原书记阿布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阿布也是一个安排群众上演送行戏码的“戏精”官员。

经查,阿布丧失理想信念,背离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干扰巡视工作,组织他人串供、转移赃物,不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破坏地区政治生态,对党组织作虚假汇报;罔顾中央三令五申,大肆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礼品,长期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及旅游娱乐安排;组织观念淡漠,违反议事规则,不如实回复组织函询;漠视群众利益,安排群众送行;不正确履行职责,干预插手工程项目和执纪执法活动;生活腐化堕落,不注重家风建设,对子女失管失教;贪婪成性、目无法纪,与私营企业主结成利益同盟,在承揽工程项目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疯狂敛财,数额特别巨大。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在文章《热衷“演戏”者,难逃“案中人”》中指出:即使“化装”巧妙、“演技”娴熟,也难逃“镜头穿帮”“剧终谢幕”的那一天。“戏码”各有不同,人生却只有一次。奉劝那些热衷“演戏”者,眼前无路早回头,切莫沉迷于自欺欺人的戏里,误了真实人生。如今,史文清出庭受审,很快就将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他演过的“戏”,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