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议员倡新界北建香港新中心

2021-08-10 11:04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芙钗) 新界北毗连深圳,是本港与大湾区融合的重要纽带,善用这片面积多达5,600公顷的土地,除了能解决困扰香港多年的土地问题、告别劏房及笼屋,也能坐拥湾区战略性地位。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刘国勋即将向特区政府提交《新界北建设香港新中心倡议书》,建议用10年时间将新界北部"变身"为六大发展区域,包括物流、商住、生态历史旅游带、商贸医疗及教育区等,建设"港深合作经济带",并与中环建构"双中心一走廊"的格局。同时,透过改良土地政策全方位释放新界北土地,容纳100万人口、提供40万居住单位及65万就业职位。

刘国勋昨日发表《新界北建设香港新中心倡议书》,将新界北按地区定位划分为六大区域。其中,洪水桥发展被划为西部物流及创新走廊,他解释洪水桥有物流优势,它连接天水围、屯门、元朗、白泥等,同时连接港深西部公路、香港国际机场及港珠澳大桥,拥有优越地理位置有助发展跨境物流运输,通过建设"西部物流走廊"能有助落实港深跨境货运"东进东出,西进西出"的格局,有助发展现代服务业合作区,与南山区产业项目双轨发展。

凹头牛潭尾发展商住

在商住发展方面,他建议增设"凹头/牛潭尾发展区",配合北环线与该区设站的计划,提供更多房屋用地,并在另一阶段扩展至八乡,预计可以容纳14万人口,并通过运输基建带动土地发展,为铁路沿线地区创造就业人口。

他指,文锦渡及沙头角的管制站分别占地8.3及2.7公顷,未来可以于内地"一地两检",释放相关土地,并重建罗湖口岸及开放沙头角禁区。于文锦渡联同新屋岭、木湖等一带结合研究的新界北新市镇,对接罗湖区产业布局,发展商贸、医疗及教育,引进内地教育资源,例如让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此开设分校。

而沙头角方面,由于该区附近有吉奥、鸭洲等生态重地,而且中英街亦有独特的历史背景,因此建议利用现有的资源对接深圳"深港国际旅游消费合作区"规划,把盐田一带发展为生态及历史旅游带。

三口岸腾出土地资源

同时,刘国勋建议将皇岗、落马洲、新田三个口岸的通关模式改为"一地两检",便捷两地人才往来,并能腾出土地资源,例如利用落马洲管制站腾出的土地设置铁路站、商业及住宅项目,并通过北环线只限近河套接驳皇岗。

他又指,考虑到交通及保育因素,并配合蕉径农业园的计划,倡议把上水以南、古洞南发展为现代化农业产业园,加上区域与高尔夫球场相邻,因此亦可以增加运动及休闲设施。

他期望,用10年时间能够建设出港深合作经济带,让新界北成为创科新中心,打造为继中环后,另一个心脏地带。并通过政策、税务宽免、资助等重点扶持产业区域,如半导体、生物科技、医疗,并改善现时新田/落马洲发展枢纽初步计划,兴建足够生活娱乐配套、人才公寓,把工作与生活圈融合,吸引并留住人才,建设现代化科学园,并容许私人发展商在有条件下通过原址换地发展,缔造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局面。

吁精简规划程序至四五年

目前香港土地规划时间冗长,例如洪水桥/厦村新发展区就花近30年规划。立法会议员刘国勋表示,层层的公众咨询、意见收集是目前土地发展缓慢的主因,他建议将规划及咨询四部曲,减为三部曲,使规划到上马所需时间减半至四五年。特区政府主动将政府部门搬至新界北筹办新界北发展规划,并成立专责小组负责快速决策及执行,带头吸引企业迁入新界北。

他指出,新发展区的规划自1990年提出,直至2007年才落实把洪水桥定为发展区,一共花费17年时间,其后更进行五轮公众咨询,及制定分区计划大纲图,花费8年,在2018年才通过大纲图,整个过程近30年,这是香港土地长期"晒太阳"的败笔。

他建议检视现行土地发展相关条例,精简城规程序,把公众咨询部分缩减至两轮,同时为相关持份者准备相关规划方案,规划咨询四部曲减至三部曲。

倡铁路线连通各口岸

土地开发的同时,他认为基建带动也十分重要,倡议全面驳通港深交通网,包括北环线、新南北铁路及西部通道,并探索与深圳铁路融合的可能性。"现时深圳铁路有284个车站,当中有137个毗邻香港,而新皇岗口岸将引入两条地铁线及三条城轨线,加上粤港澳大湾区轨道的重点工程深圳地铁16号线亦已开始施工,香港新界北的铁路建设落后于深圳核心区,因此有必要加快建设铁路带动新界北发展。"

他建议,通过在北环线增设皇岗站;新南北铁路增设莲塘、香园围、打鼓岭及皇后山等站及于西部通道新增深圳湾站全面驳通港深交通网络,而皇岗站更应该加快研究把第一、二期的工程同步进行,建设延线接驳。

他补充,现时新界西已经有屯门公路、三号干线等公路设施接驳市区,惟新界北仅有一条粉岭公路经吐露港接驳,因此建议设立新南北路干线,并善用巴士网络,让市民能够从北区经大埔出入市区。

建议适度发展鱼塘湿地

香港长期走不出"觅地难"的困局,立法会议员刘国勋认为香港觅地同时,也必须要"地尽其用"。他强调,湿地不应该是土地规划的"禁地","新界北有不少湿地鱼塘缺乏管理长期荒废,湿地不真正投入资源营运是无法改善环境,所谓的保育也只是口号。"

他认为,传统湿地政策阻碍新发展区规划的连贯性,因此建议政府检视河套一带湿地,适度发展生态价值较低的湿地。"参考外地做法,释放生态价值较低的湿地,并投入资金集中保育高生态价值环境,如塱园自然生态公园,通过保育转移模式,以数量换取质量,平衡发展与保育。"

乡村可试改新式社区

内地2000年代开始"旧改政策",包括改造深圳、广州的城中村等,刘国勋认为特区政府可参考内地经验,策略性选取新界乡村做试点改成新式社区,让人口集中居住腾出土地。另外,亦可以研究降低"祖堂地"出售门槛,通过修订《新界条例》,取得一定比例总成员支持,就能申请强制出售"祖堂地"。

他说,本港有16,000公顷绿化地带,附近亦有交通基建、供水、排污等配套,政府亦曾预估,若只发展1%绿化地带,短中期内可以提供约8.9万住宅单位,因此建议这些绿化地带进行类似棕地的研究,检视其使用情况,地尽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