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涨幅创历史新高,美国这一波房价暴涨来势汹汹

2021-07-04 20:14

根据美国标普Case-Shiller房价指数,美国20个最大城市4月份的房价同比增长了14.88%,这是自2005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凤凰城、圣迭戈、西雅图的房价年增长率在20个城市中最高。

美国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数据则显示,5月美国成屋价格中值同比上涨23.6%,至35.03万美元的历史新高,同比涨幅创下了1999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大涨幅。

当前资产价格上涨呈现出全球化态势。荷兰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荷兰5月现房价格同比上涨12.9%,为2001年以来最快增速;全球房地产指南最新报告显示,欧洲房价的上涨势头正在进一步加强,截至一季度在26个欧洲国家中,至少有23个国家房价上涨。

欧美主要市场资产价格上涨,让许多投资者闻到了资产价格泡沫化的味道,毕竟2008年金融危机的痛楚至今依然令大量投资者讳莫如深。

这一轮以美国资产市场为主的全球资产价格的泡沫化已相当明显,尤其是美国房市正在呈现出价涨量缩态势,美国抵押贷款银行家协会购房指数自3月24日以来已下跌了11%,待售房屋挂牌量攀升到5%等,这进一步让风险敏感性投资者闻到了风险的味道。

流动性浇灌下的资产泡沫

当前以美国为主的全球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主要源自于新冠疫情下,美欧发达国家央行事实上奉行的现代货币理论(MMT理论)。

基于凯恩斯主义、国家货币理论、内生货币理论演化而出的MMT理论,让财政赤字货币化由梦想照进了现实,导致财政秩序和货币秩序都不同程度地失去强有力的约束。

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无限量化宽松与大规模财政赤字的配合,打乱了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楚河汉界。同时,还撕掉了凯恩斯主义时代平衡预算和央行独立性的遮羞布,从而为疫情下的经济下了一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猛药。

遗憾的是,在MMT理论的浇灌下,美欧发达国家经济的复苏尚未企稳,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的硝烟已四散而至。

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显示,5月美国CPI环比增长0.8%,同比增长5%,高于市场预期的4.7%和前值4.2%,创2008年8月以来最大涨幅。

其中核心CPI环比增长0.7%,同比增长3.8%,让美国人尚未享受到货币大放水、财政大刺激带来的增量经济福祉,就率先迎来了资产篮子和商品篮子的泡沫,以及货币信用扩张和单位货币购买力的存量稀释。

人们有理由担心,若白宫推出的1.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在国会最终形成正式的法案,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将在目前8万亿美元基础上再上一个台阶,到时美国通胀将突破2%警戒线,让4%~5%的通胀率常态化。

同时,一旦拜登政府对富人和企业的加税方案在美国国会通过,且欧美国家就全球企业所得税最低税率15%的口头共识,变成行动共识,那么令投资者担心的可能就不是单一的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问题,而很可能是上个世纪70、80年代的恶魔——经济滞胀。

当前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无限量化宽松与大规模财政赤字的配合,正在满溢成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化,而用加税+赤字财政方式筹集财政刺激资金,则从短期、中期和长期上,把相当一部分可以创造财富的资本从市场中抽离出来变成缺乏经济绩效约束的政府急速消费资源,无疑从存量和增量两个维度牵制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熟悉历史的人清楚,当时全球各国为克服经济滞胀,采取了休克疗法才“降服”了“经济滞胀的恶魔”,如当时美国总统里根甚至不惜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

如今在美国两党极化现象日益严峻的大背景下,要出一个舍得一身剐的里根,比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将更难。

为此,最近欧美主要发达国家通胀和资产价格的上涨,并非来自于经济内生增长的反映,而是对发达国家财政货币当局先后突破财政纪律和货币纪律后的一个反馈效应,即“货币幻觉”下的资产价格重估。

供给冲击助推资产价格上涨

当前发达国家通胀与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除了疫情下,主要发达国家在财金政策上的“MMT化的货币幻觉”外,另外一个因素就是疫情和贸易保护主义浪潮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

今年以来,美股持续创新高,与疫情下各国面临的供给冲击直接相关。最为典型的就是芯片供给短缺的问题,导致英伟达股票在2020年以来翻了四倍左右,即从2020年初的200美元左右涨至现在的800美元以上。

疫情下,美国等国以国家安全为由,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人为生硬地重置现有的国际产业生态链,这无疑增加了发达国家的供给冲击,加大了美国等国家的通胀压力。

换言之,当前美国核心CPI高于预期的上涨,不仅与赤字货币化带来的货币幻觉有关,而且与国际产业生态链的重塑带来的供给冲击不无关系。

同时,美国拜登政府孜孜以求的加税政策,迟迟见不到终点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正在给市场带来定价干扰和风险识别干扰,增加企业未来投资的稳定性风险,使企业在资本支出方面面临复杂的风险考量。

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长期投资布局,尤其是美国国内产业正在从高税负的加州等地区向得州等低税负州的转移布局,也增加了短期的供给冲击,抬高了核心通胀风险。

总之,正在美欧国家财政货币当局变相推行的MMT,更多是为美欧等发达国家政府提供了支配资源的“蜜糖”,这种几乎无约束的慷他人之慨,打着助推经济复苏“做蛋糕”的旗号,做的则是“分蛋糕”的政治算法。

而对欧美市场和企业来说,MMT如同一剂毒药,正在扰乱金融市场的定价基础,扭曲国债收益率曲线,使发达国家金融市场面临潜在的系统性风险。

为此,美国资产价格泡沫化能走多远,短期看取决于欧美国家央行对MMT理论的态度,及这些央行的真正独立性。

若美联储等继续弱化其对币值稳定的核心责任,与美国政府靠的太近,经济滞胀可能就会如影随形,美联储就不再是金融系统风险的“看门狗”,而是系统性风险的助推器。

□刘晓忠(财经专栏作者  资深金融从业人士)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