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香港国安法如同一个领航灯

2021-04-23 08:02

原标题:李家超:需不需要取得国安委的意见 由资格审查委员会决定

【直新闻按】

4月15日,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的第一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香港警队第一次公开表演了专业中式步操。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接受深圳卫视直新闻专访时强调,在国家安全教育日当天加入中式步操元素,有重要意义。

“增加了我们的国家情怀,也增加了我们的国家安全意识。”李家超表示,“步操另外一个意义是要表示出你这个部门、你这支队伍的专业性,威武性以及自信心,这样才能表达出一支纪律部队所强调的部门文化。”

回顾担任保安局局长后所面临的工作压力,李家超表示,最大压力来自“黑暴”期间,香港被破坏得这么厉害,执法人员特别是警务人员面对这么大危险,还有外国势力给他们撑腰,“我们当时相当困难,相当艰苦,都要一一去面对。”李家超说,“但我觉得最大的动力在哪里呢?就是信念,是我是否能够克服这个挑战,挡得住,让香港可以挺过去,这个是我最大的信念。当然,其中一个重要元素来自中央的支持。”

李家超形容香港国安法如同一个领航灯,加强了大家的国家安全意识,“让所有人都有团结性和有意识性,更加能够集中起来”。

在直新闻昨天刊发的专访中,李家超指出,“港独”分子没有死心,要让正义声音盖过歪理。李家超还进一步驳斥了外界关于警务处国安处权力太大的抹黑,“如果你要用比较的方式去看,警务处国安处和外国国安单位比较的话,权力要小很多。”李家超指出。

“这些就是我所讲的某些人嘴里的歪理。”李家超强调,“香港其实在履行国家安全方面的职责方面,就正好好像香港国安法一样,要受到法律的规限,而且严格按照基本法内所有香港适用的法律规限。”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3·30决定‘’,特区政府要设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以确认参选选委会、立法会及特首的人的资格。对此,李家超就强调,资格审查委员会是作最终决定的一个委员会,而不是由警务处国家安全处去作决定的。如果资格审查委员已经可以作出一个自信的判断——某一个人已经符合真诚拥护基本法或者效忠特区(条件)的话,那么资审会已经可以作出决定。

如果资格审查委员会对某一个人选有疑问,希望可以获得意见,那么可以征求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意见。如果国家安全委员会觉得有必要,还需要警务处国安处的报告来帮助其做决定的话,那么它可以这么做。国安委作决定,而不是由警务处国家安全处作决定,所以审查意见书是由国安委提交的,而资格审查委员会需不需要取得国安委的意见,是由资格审查委员会决定的。

以下是专访的文字内容。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4·15”开放日时候公众也很关心中式步操,您看几个训练学院的中式步操展示,您感觉满意吗?

香港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香港回归了二十多年,在国家安全教育日当天加入中式步操元素,增加了我们的国家情怀,也增加了我们的国家安全意识。所以在那天,我要求纪律部队在同一日,五个纪律部队学院都引入了中式步操,这有个重要意义。当然,之前有部门自己已经加入了一些中式步操的元素,入境处1999年已经有了,惩教署在今年的一些仪式里边也引入了,但我想,从整体来看,每个纪律部队都在国家安全教育日开始加入这个元素,除了要强化国家情怀意识之外,我也觉得香港可以发展一个有自己特色的步操。因为步操的意义是什么?步操是强调团队精神和纪律,这是其他的任何训练都无法兼顾和凸显到的两个重要元素。步操训练要求很高,有个惩罚制,就是说你一个人做错,可能全队人被罚,也罚得很辛苦,让大家牢牢地记住,所以步操有很大的教育意义,最主要是教育团队精神和纪律。但步操另外一个意义是要表示出你这个部门、你这支队伍的专业性,威武性以及自信心,这样才能表达出一支纪律部队所强调的部门文化。

六大纪律部队都有自己的独特纪律元素,飞行服务队虽然没有训练学校,但是在五个训练学校开放日里边都有参与其中。例如你看到警察学院的反恐示范,飞行服务队也有参与,也都在不同的学校摆了一些飞机去介绍他们部门的工作。我想讲的是,如果我们能发展的一个步操,每个部队能够保持他们部门的优点,又能表示出国家的一些元素,这个我们在整个过程里边可以慢慢摸索,但开始第一步非常重要。所以4月15号当天,五大纪律部队一齐用中式步操去做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表演也好,让市民有观赏的印象也好,这一步是重要的,我也很满意他们做的这第一步。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这几年您如何形容保安局和辖下的六大纪律部队的配合度,您如何形容自己和六位部门首长之间的关系?您对不同纪律部队专业性的评价如何?对各部队之前的协同合作、还有在执行保安局政策和决定方面满意吗?

香港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我不止满意,而且很感谢他们。为何这么讲?第一,香港经历的乱局以及伤痛,最后帮助香港恢复正常回到正轨,当然警队是在最前线,我非常感激他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和个人安全威胁、家庭安全威胁等等,在前线非常勇毅,我很感谢他们。其他纪律部队也是很坚定支持警队。“黑暴”期间,大家看到,第一,其他五个纪律部队都参与了特务警察的计划,这些纪律部队人员由警务处长委任成为一个警务人员,执行这项特别任务工作,最主要是维持公共安全以及处理一些突发性事件,五个纪律部队都很积极地去参与这个计划,表示他们全心全意、一齐努力维持香港治安、国家安全,为香港整体的利益作出贡献。我真的感觉很鼓舞。

第二点,你看“黑暴”期间,警方最前线面对最多风险的时候,不同纪律部都有参与,比如消防,大家都知道,当时暴徒扔汽油弹、纵火都很严重,他们在最前线第一时间面对着风险,去维护香港的整体局面,救援工作更加不需要说,每一分钟都危险的情况下都没有退缩。

海关也做了很多,不让一些非法物资被偷运进香港,这方面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入境处阻止了一些可能会破坏香港的人士入境,也都做了大量工作。惩教署也是,确保被羁押的人不会搞乱监狱的秩序,监狱内都是犯法人士,有的更涉及暴力行为,他们要做更生服务,也要帮手收集情报等,飞行服务队也配合了很多行动。所以你看,每个纪律部队都有他们参与的角色。“黑暴”、暴乱、“港独”,危害国家安全这个这么大的危机里边,他们一同发挥作用,也都非常配合保安局的政策、策略、方向,我非常感激他们。

而且我刚才所说,在国家安全法颁令之后,加强了大家的共同意识,就是国家安全的意识,可以讲国家安全法是一个领航灯,让所有人都有团结性和有意识性,更加能够集中起来。我制订政策也好,去安排整体执法方面大方向也好,他们很配合,很支持我,所以我特别感谢他们,我觉得他们的付出和努力也都值得每一位广大市民去感谢他们。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作为国安委成员之一,也起到为选委会、立法会、特首人选把关的角色,外界也传您也是资格审查委员会成员之一,您如何看待这些角色背后所需承担的责任?另外对于社会有声音质疑警方国安处的权力过大,您认同吗?

香港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这里面有两个重要议题一定要讲清楚:第一,资格审查委员会是作最终决定的一个委员会,而不是由警务处国家安全处去作决定的。资格审查委员会如果已经有信心,对某个人的资格符合(要求),或者某个人资格不符合要求的,他已经可以作决定了。该人士符合和不符合其实要看两个主要原则,一个是你是否真诚拥护基本法,第二是你是否真诚的效忠特区。无论资格审查委员会也好,国安委也好,警务处的国家安全处也好,都是以这两个最主要原因为依归。因为人大决定就是要求“爱国者治港”的落实,是要确保真诚拥护基本法及真诚地效忠特区,而不是假意地说自己拥护基本法或者假意地说自己效忠特区,是这两个重要元素。所以如果资格审查委员已经可以作出一个自信的判断——某一个人已经符合真诚拥护基本法或者效忠特区(条件)的话,那么资审会已经可以作出决定。但如果它对某一个人选有疑问,希望可以获得意见,那么它可以征求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意见。如果国家安全委员会觉得有必要,还需要一个警务处国安处的报告来帮助其做决定的话,那么它可以这么做。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国安委作决定,而不是由警务处国家安全处作决定,所以这个审查意见书是由国安委提交的,而资格审查委员会需不需要取得国安委的意见,是由资格审查委员会决定的。所以整个制度的目的判断就是以两件事为依归,是否真诚拥护基本法以及是否真诚效忠特区,就是这么简单,这个是基本法要求,是国安法要求,也是现在人大决定要求,也都是我们本地立法的要求。这个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警务处的国安处是否权力太大?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要用比较的方式去看,警务处国安处和外国国安单位比较的话,权力要小很多。例如美国,你随时在网上搜索一下,它有超过二十条法律是关于保护国家安全的,当中很多条,香港都没有。香港国安法制定了四类罪行,国家安全罪行是不是只有这四条?一定不止。例如外国有条例管理外国某些组织也好,团体也好,代理人也好,它是有法例去管理的。香港没有,我们没有管理外国代理人的法律。另外在网络安全方面的规管法例,外国有很多,香港原则上都是用回我们传统的法律去处理。还有外国有一些叫做注册或者登记制度去管理外国组织甚至商业机构,香港是没有的。香港自由开放,所以如果你纯粹以权力来看,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的权力一定小于很多外国一些处理国家安全问题的单位。

这些就是我所讲的某些人嘴里的歪理,我们必须要大声告诉别人,真真正正来讲,香港目前要运用的是一些必须的权力,而且我们只是处理在香港发生的国家安全风险问题,我们还没有处理全国性的安全风险问题。什么是全国性国家安全风险?大家都知道,起码有十四个领域,所以香港警务处的国家安全处只处理某领域里的四类罪行,所以它的权力一定不大于很多外国国家处理国家安全风险的单位。我们只可以讲,警务处国家安全处的权力是适当的以及配合香港的实际情况。而且国家安全处行使权力也是受制约的,包括法律的制约、法庭的制约,甚至内部的制约。警务处国安处在行使权力的时候,我作为他们的主管,他要向我负责,他也要受到律政司法律方面的规限。所以,香港其实在履行国家安全方面的职责方面,就正好好像香港国安法一样,要受到法律的规限,而且严格按照基本法内所有香港适用的法律规限。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如何判定一个人到底是否真诚?好像社会上有的人说公务员宣誓都无法看出真假,更不要说没有宣誓的。对此您可否具体讲一讲评判真诚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香港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元素,我们不会公开。为何不公开?倘若公开了,你就可以规避、躲避、掩饰,所以我不会公开细节。但简单一句,每个个案都不同,但会综合考虑。就是我们会针对每一个个案,综合考虑他的情况而作出一个意见。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上任保安局局长之后,社会发生这么多的变化,执法角色的变化、政治角色变化等,在日常工作后的夜深人静时,会不会思考和审视自己的工作?会有什么样的感触?觉得压力大吗?

香港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做政府官员的压力一定是有的,当然最大的压力就是“黑暴”最严峻的期间,当见到香港被破坏得这么厉害,当见到执法人员特别是警务人员面对这么大危险,被人袭击,受到汽油弹的袭击,警察设施被袭击等,也都看到对方有外国势力给他们撑腰,导致我们当时相当困难,相当艰苦,都要一一去面对,这是最心痛也是最大压力的时候。但是做政府官员,这个压力一定要承担,也应该有这个准备。休息的时间当然少了很多,但要保证自己维持一个状态去处理这么多事情,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我觉得最大的动力在哪里呢?就是信念,是我是否能够克服这个挑战,挡得住,让香港可以挺过去,这个是我最大的信念。当然,其中一个重要元素来自中央的支持,中央在不同的方面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立国安法就是其中一个最大的支持,还有在资源包括装备方面对我们支持,在情报方面对我们的支持等等,也都让我更加相信,我们可以克服这个挑战。

经历过这些困难,令香港可以恢复正常,我在这里再次感谢警队,再次感谢纪律部队的所有同事,大家共同努力,我们最终也都符合了止暴制乱的要求。这是最大的动力;我们也从一个城市的责任提升到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的国家责任,这也是一股动力,因为这个层次已经不同了,已经提升到真真正正是国家方面,有重大意义以及实际的贡献,这也是一种推动力。我相信每一位官员都秉持同样理念,坚守岗位履行自己的职责。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您觉得在面对刚才所说的这些挑战时,做事情需要有哪些原则?

香港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每个时候的挑战都不一样,每个时候要考虑的元素也不一样,但每个时候都要保持一个信念,就是作出一个当时的判断,而决定一个适当的对策。每个时候同下一分下一秒可能情况已经改变了,但有几个原则不能变:第一,(决定)要真真正正符合“一国两制”、(保持)香港繁荣稳定,这个原则不能变。第二,公义不能变;第三,正义不能变。凭借这些理念,可能对不同时刻的判断而有不同,但理念不变之下,就要按照自己的判断去决定,我该如何去处理,如何去应对。在这个过程里当然可能有得也有失,这个是微观的,也是经常会经历的。

如果我们抱着一种信念,只希望做确保一定正确的事,我们就会什么事情都不敢去尝试,因为面对的挑战往往是新的,以前没有经验的,大家都不知道,真真正正有什么过往的好方法可以利用。既然是新问题,就要敢于面对,只要信念正确,自己也能够秉持刚才所讲的几个标准,为了香港好,为了正义,为了公义,我们就要敢于面对。如果事后总结未来可以做得更好,那就总结经验。每个人做某件事都有第一次,香港2019年到2020年的“黑暴”事件,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可能除了外国特工,因为是他们设计出来的,没有人想象得到,我们当时也都没有人有处理经验,但正因为此,我们就更加要努力坚定地面对去解决这个问题。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 秦玥:面对各种风险和考虑,您担心作出的决策会失败吗?

香港保安局局长 李家超:永远都会有这种担心。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一个决定是没有风险的。一个最好的决定,当它有95%的正确,有5%的其它风险,你只可以想当有这个风险的时候你该如何去处理,而不是逃避,只是看那95%的正面。简单来讲,环保政策非常好,但环保也要付出代价,你付出代价时就是表示某些事情也会受到损害,若平衡起来利大于弊,那我们为整体来说,就要向前进,当弊酿成另外一个问题时,我们就要处理,减低风险,这是公共管理当中经常要面对的,也都是不容易的,会经常被人批评的,但这个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秦玥,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