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民进党“剿管”再现“绿色恐怖”

2019-08-24 15:39

民进党当局穷追猛打的看家本领在“剿管”事件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外界一般称之为“拔管”。主要源于去年1月台大教授管中闵经过选拔当选为台大校长,但台当局不乐见亲蓝背景的管中闵掌管台湾第一高等学府,于是炮制各种理由不让管中闵上任,企图把这颗“眼中钉”拔去。然而,当局独裁蛮横的行径引发舆论强烈不满,加之在“九合一”地方选举中大败,为了平息民怨,不得不暂停“拔管”,批准管中闵上任。不料,事件并未因此落幕,反而变本加厉,不只是“拔去”,更是企图“剿灭”:管中闵今年初上任不到一周即又被台当局指控违法兼职,将于下月裁决。看来,民进党不把管中闵赶尽杀绝是不会罢休的。

为了寻找违法证据,台当局从税务局调取了管中闵近20年的所得税资料,逐笔检视,并要求各单位交代与管中闵的来往细节。但管中闵在国民党马英九政府只担任了3年公职人员,而民进党当局却追查他20年的交税情况,分明就是“抄家式”的“围剿”。可笑的是,民进党即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无所不用其极,也只是找到管中闵为媒体撰稿的收入可以“大做文章”。 于是,今年1月“监察院”通过管中闵“违法兼职案”,指控他于2012年至2015年担任公职期间为媒体撰写社论、赚取稿费,违反公务员禁止兼职的规定。然而,“司法院”早有函示:公务员为报刊、杂志投稿、撰写文章,收受报酬,不构成兼职。由此可见,“监察院”的弹劾显然于法不合。其实,公职人员为媒体撰稿在台湾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台当局却独独针对管中闵,显然是“先射箭再画靶”。

去年民进党已是千方百计地给管中闵罗织罪名:先是指责管中闵“抄袭学生的论文”,但事实上反而是学生引用管中闵的研究成果;接着又指控管中闵“违法登陆兼课”,但民进党当局的官员也曾到大陆讲课;最后当局只好在遴选程序上挑刺,说管中闵曾任通讯公司“大哥大”董事,与担任“大哥大”副董事长的校长遴选委员蔡明兴有“利益冲突”,但相关法规并未要求蔡明兴“回避”。而且前年阳明大学当选人郭旭崧也被揭发与校长遴委会召集人张鸿仁在同一营利事业担任董事,但蔡当局却没有追究,摆明就是双重标准。

倘若管中闵下月被裁定“违法兼职”,将可能被解除台大校长的职务。台当局大可得意洋洋,但其不择手段、罗织构陷的丑恶嘴脸,台湾民众都看在眼里。此时大概奈民进党不何,等明年大选算总帐吧。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