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黎配合美国政策“反中国枱”,《苹果》立场更偏颇激进

2024-03-04 10:30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与《苹果日报》三间相关公司涉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案今踏入第37日审讯,《苹果日报》前副社长陈沛敏上周五完成作供,控方今传召前社论主笔杨清奇(笔名李平)出庭作证。

黎智英

▲黎智英案今第37天审讯。资料图片

16:25 散庭。 案件明早十时再续。

16:20 讯息透露杨清奇为冯伟光被削每周一篇苹论文章感不值

控方展示杨清奇与前社论主笔冯伟光(笔名卢峯)的讯息,杨清奇在2020年6月4日向卢峯指:“又被减一日苹论?” 、“都唔知想点。 搵埋啲猫猫狗狗”,“乜立心不良的人煽动上街,不知所谓”。 卢峯回覆:“谢谢关心,其实因为工作有调动,所以改成每周一篇”,“替代的人就不comment”、“FYI(顺带一提):会返苹果做英文Version(版本)”。 杨清奇指当时卢峯本身每星期写两篇评论,但被减至一篇“。

16:00 黎智英欲为英文版物色擅长中国高层权斗兼有内部消息的写手

控方问到,在第二次晚餐期间,有否进一步讨论《苹果日报》英文版。 杨清奇称黎智英有要求在场人士提出意见,但没有具体谈及详情,也没有提到新闻角度,但后来黎智英有在WhatsApp要求找人“识得写中国高层权斗”,而且黎智英亦强调是要写“内部消息”、不是分析或评论,“佢认为如果英文版开发多啲料,影响力大啲”。

控方另问到,卢峯、桑普及李兆富等与会者在晚餐期间有否提出意见,杨清奇称不记得,又指“我自己讲过咩,都唔系好记得”。

控方又展示2020年6月12日,黎智英发给杨清奇的WhatsApp讯息,黎智英表示“尽量多找有份量有内幕消息的人写,不只是感想而是有写情的”、“可以找到人分析习李权斗浮面的内情吗?”。 杨清奇指这正是他上述提及的事,而他当时回覆“收到。 再努力”,因为他始终找不到符合黎智英要求的人。

2020年6月30日,黎智英又发讯息问“中共权斗问题是否有料,及经济及水灾情况如何?” ,杨清奇当时回覆“Sorry,权斗未收到料。 水灾和三峡没有炒作般严重。” 杨清奇供称,因为当时海外传媒炒作水灾,甚至有传三峡可能会倒塌,“我嗰时收到消息就无咁严重,唔想《苹果》跟住炒作”

15:40 

杨清奇提及2020年5月19日,他与桑普、卢峯、林和立、利世民获邀到黎宅共餐,当时讨论了《苹果日报》英文版。 杨忆述:“黎生话当时情况下,美国政府同人民都关注香港人权状况,黎生希望《苹果日报》英文版可以帮美国人更加了解香港状况,希望美国政府采取强硬啲嘅措施,当时讲得最多都系制裁”。

杨指“如《苹果日报》报多啲依啲内容,就可以俾美国政府去做嘢”,而他当时同意黎智英的想法,“我都觉得如果香港政府撤回条例、国安法迟啲推出,社会付出的代价会低啲”,故他在评论及论坛版都抱著支持态度。

15:20 杨指利世民不满黎智英公开他为黎操持Twitter 因而辞职

杨清奇指他除了在2020年5月6日,亦在2020年5月19日获邀到黎宅共餐,他只能肯定他与桑普、卢峯、利世民(Simon Lee; 前壹传媒专栏作家和信息网行政总裁)有出席,而在他记忆中,“当时如果黎生讲出要求,我哋一般回应都系支持啰。 杨指林本利是由张剑虹找来写社论的,卢峯则是为《苹果日报》写评论及论坛版文章。

杨清奇形容桑普倾向支持港独,很多文章都无法刊登在《苹果日报》,他忆述黎智英曾透过高层找他“搵桑普写文章”,他向陈沛敏说道桑普文章主张港独,“不适合我哋系报纸度刊登”,而且“专栏文章通常照登唔改,如果俾佢写专栏都有啲麻烦,我就建议唔好用(桑普文章)”。 陈沛敏曾向杨指,她会向社长张剑虹反映事情,而后来已没有再叫他找桑普写文章,“应该上面接受咗我嘅建议。 杨清奇忆述《苹果日报》曾经刊登过桑普文章,当时该些文章主要是批评中国及香港政府,与制裁无关。

对于利世民(Simon Lee),杨清奇指他自己曾经也是黎智英twitter稿件的主要写手之一,故与Simon Lee多联络,杨称,黎智英接受网上访问时:“黎生自己讲佢个Twitter系Simon Lee帮佢整”,“Simon当时(约在2020年8月)同我讲,佢觉得Twitter有啲嘢可能触犯国安法, 而黎生公开咗由Simon负责佢Twitter,佢觉得有风险,佢觉得唔舒服”,“Simon觉得老板做法唔系咁好,就唔想做喇,辞职走咗”。

14:55 黎要求提供抗争等新闻与评论文章 让他于Twitter账户发布以引起关注

控方向杨清奇问起《苹果日报》推出“一人一信”行动,杨清奇指自己也是在报纸看到才得知,黎智英事前没有将此事告诉他,而他亦是事后才从张剑虹口中得知这是黎智英的主意。

控方续问到,《苹果日报》在2020年5月推出网上英文版,杨清奇事前是否知道此事。 杨清奇称知道,因为黎智英曾邀请他和几位专栏作家到家中吃晚饭,期间有提到此事,黎智英希望英文版可以扩大《苹果日报》在美国的影响力,“可以将香港人权受压逼,国安法可能出台,话俾美国人知”,黎智英亦指“当前形势,唔止美国政府,美国人民都会关注香港”。

杨清奇指自己不止一次到黎智英家中吃晚饭,而黎智英的秘书会透过WhatsApp联络和安排,又称他在升任主笔后才首次到黎智英家中吃晚饭,而自2019年4月以后,他无印象到过黎智英家中晚餐,直到2020年5月6日。

控方展示黎智英秘书与杨清奇在WhatsApp对话,显示在2020年5月1日,秘书告知黎智英想邀请杨清奇到家中晚餐,并提到林和立、林本利、桑普、卢峰、杨怀康及程翔都有受邀。 杨清奇确认讯息,但指并非每个人都有出席,但他记得卢峯、桑普和李兆富好像有出席。

杨清奇指在5月6日晚餐期间,黎智英透露自己要开立Twitter账户,并要求提供新闻和评论文章让他发布,目的是扩大他自己和《苹果日报》的影响力。 杨清奇称,当时黎智英没有明确说出新闻类型,但后来有在WhatsApp提出要求,例如“抗争新闻啦,64新闻啦”,“(黎智英)希望吸引国际关注香港局势”,黎智英认为如果能够吸引国际关注香港人权受到打压,便能牵制中国及香港政府打压。

14:33 午后开庭

控方展示陈沛敏在2020月1月13日传讯息予杨清奇:“清奇,可否请你或Jason(论坛版同事)整理一下近月加入的作者阵容告诉我? 因后天我们有饭盒会”,杨清奇其后把新作者列表以电邮形式传送给陈沛敏。

控方展示陈沛敏在2020年1月13日向杨清奇发送的截图,该图为壹传媒集团前行政总裁张剑虹在通讯软件“Slack”撰写的“饭盒会”会议重点,当中提到“周末评论版可尝试找端、立场、众的一些写得好的作者撰稿”。

杨清奇指黎智英“对论坛版有要求,求新求变,不时要我哋搵作者”,虽然会议重点提及评论版可尝试找“端、立场、众”三个网媒的作者,但他没有印象找过该三个网媒的作者。 杨又指陈沛敏找他索取作者名单不止一次,而陈沛敏要求时“我一定要搵嘅”,但没有固定周期,也不是经常找他索取作者名单。

2020年2月7日,陈沛敏传讯息予杨清奇说:“有空一谈可以吗?” ,杨说:“可以啊,我去搵你”,杨今指出他与陈沛敏当时经常面对面沟通。 杨又提到2020年6月尾,新冠肺炎影响香港人,波及全世界,《苹果日报》批评中国隐瞒疫情,搞到世界大乱。

12:56 午休。 下午两点半再续。

12:35 杨认为《苹果》反修例运动后报道角度变激进 着重批评 不追求平衡报道

杨清奇表示他作为《苹果日报》论坛版主管,有需要先黎智英亲自撰写的《成败乐一笑》专栏文章,得知并依从黎的取态,“如果论坛版文章讲唔同意见一定唔得,所以我一定要睇黎生啲文章”。

杨清奇又指他到访美国前后没有向他交代任何事情,又指:“因为系新闻,唔关评论事,所以无同我讲任何嘢”。 杨提到他与黎智英曾在2018年就美国时任副总统彭斯于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发表对华政策演讲一事倾谈,“黎生觉得美国反枱,我嗰时觉得黎生政治立场开始变得激进”,他认为黎智英觉得美国向中国不只是开展贸易战,更是发起全面战争。

杨清奇称:“我觉得黎先生曾经系一个成功商人,佢将市场需求、市场变化把握得好好。 佢觉得成个国际形势改变之后,新闻报道同评论文章都有啲改变“。 杨补充:“反修例运动之后,我觉得(《苹果日报》)新闻报导角度变得激进咗,国安法出台后,批评得多,就唔追求平衡报导嘅问题”。

杨指他在2018年与黎智英谈及彭斯演说后,认为彭斯演说是代表美国政策的改变,而黎智英给他的讯息表示出“好明显美国政策转变”,黎智英也把握到形势变化,但杨不清楚2018年的谈论与黎智英2019年7月赴美与彭斯会面有没有关系,杨也是从新闻报道才知道黎智英2019年7月赴美与彭斯会面, 以及黎智英2019年10月与美国时任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会面。

杨清奇认为在反修例期间《苹果日报》的角度是“鼓励抗争,希望政府撤回(逃犯引渡)条例”,而“制裁”则是“前期好少讲,后期开始多咗讲”。

12:15 重新开庭

杨清奇指黎支持抗争 国安法出台后所找论坛作者皆对国安法不满

杨清奇认为“饭盒会”的目的是让黎智英收集各部门问题及给予指示,又指一定会执行黎智英的指示,举例该次“饭盒会”指示邀请多些海外作者,“社长张剑虹先生觉得我做得唔好,佢就亲自揾人”。 杨清奇补充,黎智英在“饭盒会”给指示后,张剑虹和陈沛敏会跟进。

控方其后问到,由2019年4月起,黎智英有否对《苹果日报》论坛版给予指示。 杨清奇称黎智英有指定一些文章和作者给他,“反修例嘅时候,(目的)好明显支持抗争”、“国安法出嚟之后,佢指定一啲作者都系对国安法唔满意嘅”。

论坛版立场要与黎智英一致 杨:“如果持唔同意见系唔得㗎”

杨清奇又称,反修例事件初期,“香港社会反应唔系咁激烈”,6月后才有数次大规模游行。 控方问起在反修例事件期间,黎智英有否给予任何指示。 杨清奇供称,黎智英无直接指示,但在黎智英的文章入面、专栏入面都有清晰提出意见,论坛版就一定唔会同佢作对,唔会反对佢意见。

杨清奇又称,自己作为论坛版负责人,一定会看黎智英《成败乐一笑》专栏,“佢系专栏提出嘅观点,可能比佢口头更清晰”,并指自己如果不知道黎智英的专栏内容,“(论坛版)如果持唔同意见系唔得㗎”

另外,杨清奇亦提到《成败乐一笑》专栏曾在论坛版刊登,但后来移去副刊,他不记得准确日期,只记得是在《壹周刊》不再出版实体版后,而在反修例事件期间,《成败乐一笑》已在副刊发布。

11:27 小休30分钟。

11:20 论坛版找海外作者撰文 因“无咁多顾忌”

对于饭盒会“会议讨论重点”的名称,杨清奇为“讨论”两字不太合适,“依个唔系讨论,基本上系黎生嘅回应,佢嘅回应我认为系‘指示’,我哋会跟住做”。 2020年7月17日的饭盒会其中一项“会议讨论重点”是“多约海外作者”撰写中文文章,当杨清奇“执行黎智英的“指示”找海外作者但遇上问题时,张剑虹曾经亲自出马帮忙找海外作者。

杨清奇解释找海外作者撰写文章的原因是,海外作者“无咁担心国安法对佢哋嘅影响,佢哋提出嘅问题、对政府嘅批评,会尖锐啲,无咁多顾忌”。

杨清奇另指:“我只系一个部门主管,唔系高层,无乜成日出席饭盒会”,而他也是获得邀请才可出席饭盒会,“唔系次次有我份”,但说不出他担任主笔期间一年出席了多少次饭盒会。

11:00 杨清奇指“饭盒会”不交流意见 “黎智英永远俾指示,唔会讨论问题”

法官李运腾问到,杨清奇会否决定哪些文章发布到《苹果日报》电子版。 杨清奇指自己会决定一部分,但有部分不经他手便上载到网上论坛版,又指他能决定实体版论坛版的文章,但网上版并非全部由他决定。

杨清奇供称他会透过WhatsApp与黎智英沟通,电邮则较少,而他的办公室与黎智英的办公室在办公室大楼的同一层,除了正式会议外,有时他亦会被黎智英叫到办公室内见面。

杨清奇确认他有参加过《苹果日报》“饭盒会”,称“最记得系7月一次”。 控方向他展示电邮,内容有关2020年7月17日的“饭盒会”详情,包括会议日期、时间、地点及出席人士等。 杨清奇供称,当时开会前,副社长陈沛敏要求发信息提出问题,“我个时有问过,国安法出嚟之后,作者就唔够,有啲作者唔写”,而黎智英在该次“饭盒会”表示“如果香港作者唔够,揾多啲海外作者”。

控方其后展示工作平台“Slack”的截图,显示陈沛敏在2020年7月17日发出的“饭盒会”会议记录,当中提到

“会议讨论重点:

1.721报头可作特别设计

2.字眼可作斟酌,国安法红线模糊,按自己良知、新闻原则去做

3.多约

4.不用过于害怕,但要谨慎

5.除了加开法律讲座给不同岗位同事,可找有与国安交手经验同事分享

6.由ICT协助销毁机密新闻材料,为一旦查封制订后备方案,包括网上平台、Facebook、Google,待张社长

7.Arc系统问题,无法解决,惟有适应, 部分功能用现有系统”

杨清奇续供称,当时陈沛敏通知,就香港国安法生效后各部门遇到的问题,希望在该次“饭盒会”向黎智英提出。 杨清奇又指“饭盒会”不是如记录上的“讨论”,而是“基本上系各部门请示黎生,黎生俾指示”、“黎生永远俾指示,唔会讨论问题”。 法官李运腾遂向杨清奇问到,所有“饭盒会”上只是各部门提问及黎智英给指示,并不会交流意见。 杨清奇同意,又指基本上不会讨论。

10:40 杨清奇负责报纸论坛版 可决定哪篇文章放网上版

杨清奇确认他除了撰写文章,亦会管理《苹果日报》实体报纸的论坛版,他形容有时候他会把实体报纸论坛版的文章放上《苹果日报》网上版,毋须获得网上版同事批准; 有时候则由港闻版同事把文章放上《苹果日报》网上版,“不用经过我”; 当前《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要求同事把文章放上《苹果日报》网上版时,便“无经过”杨清奇。

法官李运腾综合敍述,《苹果日报》网上版文章比实体报纸文章多,有一些文章在实体报纸及网上版均有刊登,有一些文章则只在网上版刊登,也并非所有实体报纸的论坛版文章均会放上《苹果日报》网上版。 杨清奇指严格来说他负责最终决定哪些实体报纸的论坛版文章会放上《苹果日报》网上版,但“如果同事无摆上去,而我认为要摆上去,我会同佢哋讲,叫佢哋摆上去”,但此类情况甚少发生。

杨清奇确认台湾《苹果日报》也会刊登评论文章,控方展示杨清奇和罗伟光在2019年12月8日的WhatsApp讯息,罗伟光转发台湾《苹果日报》的文章连结予杨清奇,该文章题为“中国作家贾葭:我这一代大陆人怎么看香港?” ,罗伟光问杨清奇:“清奇,这篇有转用吗?”。 杨清奇指台湾《苹果日报》的文章“好少”会放上香港《苹果日报》。

10:20 加入《苹果》17年后升任主笔

杨清奇确认他在2021年6月23日被捕,一度获警方保释,后来被带上庭及承认串谋勾结外国势力和发布煽动刊物罪,他仍在等候判刑,今以“从犯证人”身份作供。

杨清奇供称,他在内地出生及接受大学教育,1993年来港后做过数份工作,及至1998年2月加入《苹果日报》,初时任职中国组高级记者,后来升为中国组副采主、助理主笔及副主笔等,最终在2015年成为主笔,主要工作包括写“苹果”、即《苹果日报》社论,以及负责论坛版,而论坛版会包含不同写手的文章,逢星期六会有特定主题,其他日子则没有主题。

杨清奇确认论坛版是在《苹果日报》实体版报章A迭的其中一页。 控方问到,是否论坛版每一篇文章都会上载到《苹果日报》电子版。 杨清奇指并非全部,因为不一定所有文章都会被拣选上载成电子版。

控方展示杨清奇和前《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在2019年7月8日的WhatsApp讯息,显示罗伟光当时传送一篇《苹果日报》网上论坛文章的链接、其题为《年轻人展示了我们失去的情操》,该文作者为颜纯钏,而杨清奇则回复颜纯钏写了两篇文章,另一篇会在星期四见报。

10:00 开庭

控方在传召杨清奇前向法庭透露,原本在杨清奇作供完毕后拟传召陈梓华作供,现打算改为杨清奇作供后便传召李宇轩。

控方其后传召杨清奇出庭作供。杨清奇身穿蓝色衬衫、黑色外套,留短髮。他由3名惩教人员陪同,从法庭特别通道走到证人席就坐。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