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申诉王|穷半生研制盲人杖为失明人士领航,港唯一盲人手杖厂濒倒闭

2023-09-07 14:30

失明人士活于黑暗中,唯有靠一支手杖领航,所以一支实用的手杖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今年78岁的黎水根(水根叔)本身是失明人,亦是经营香港唯一盲人手杖厂的工匠,有不少本地及外地的失明人都使用由他出产的水根杖,水根叔向《星岛申诉王》表示,坚持了三十多年的手杖厂,却因租金问题,前路仍一片昏暗。

“水根杖”不单获得本港失明人的支持,更开拓至海外市场,曾经销售至德国、法国、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及日本。本地或海外订单虽然不算庞大,但总算稳定,直至新冠疫情,生意受到重击。失明人因疫情减少出外,海外订单逐渐减少甚至无,一捱便捱了3年。

水根叔的盲人手杖厂现位于私人工厦内。

▲水根叔的盲人手杖厂现位于私人工厦内。

水根叔的工厂原本是位于火炭、房委会旗下的穗辉工厂大厦内,但一年前因工厦需收回重建,故水根叔迁往同区另一私人工厂内,惟租金由4000元加至7000元。水根叔直言,难以支撑下去,希望政府可以提供协助,让这盘生意可以继续下去。问到水根叔若果真的难以支撑,曾否想过何时结束工厂?水根叔黯然地回答:“我唔希望有咁嘅一日。”

踏上造手杖之路

水根叔3岁起开始失明,自幼便与家人从内地汕尾坐渔船来港,之后被介绍往读书、接受五金训练,令他开始认识机械知识,再接触造拐杖。他的第一支手杖是由社福团体赠送,虽然之后也接触过其他手杖,但始终功用一般,正是因为自己也是用家,故知道一支怎样的手杖才适合失明人使用,最初是与几位朋友寻找工厂生产,但始终难合心水,决定与朋友分工,“一人做一部分,做完一部分,就运去另一个人屋企继续加工”,慢慢造出最合心水的盲人手杖,亦开始自行开厂生产。

因为水根叔积极参与很多组识的义工工作,有机会出席一些国际研讨会,认识了不少海外组织人员,“出到去我拎住我做嘅手杖,咁又摸吓人哋用嗰啲,大家倾倾就有人同我订货”,才得以开拓海外市场。

对于手杖厂目前的艰难情况,不少网民均感到可惜。大部分网民均留言称欣赏水根叔的毅力,希望这门手艺得以留保,以及传承下去。

Tony(右)一直协助及帮衬水根叔。

▲Tony(右)一直协助及帮衬水根叔。

一直协助及“帮衬”水根叔的香港失明人互联会总干事盛李廉(Tony)直言,非常佩服水根叔的贡献。“水根叔呢个手杖工厂,其实系香港第一代社企,佢系解决一个社会问题,盲人必需品就系手杖。”该会约1800名会员,大部分均使用“水根杖”,“帮衬”了廿多年从无加价,仍然维持100至115元左右,其他产地又有质素的手杖,价钱动辄是“水根杖”的3倍。“佢嘅设计系服务一群人,并非牟利,所以我好欣赏佢三十几年继续撑呢样嘢。”

冀当局协助延续工厂

对于水根叔的诉求,Tony补充指,政府各部门是可以帮到水根叔,例如目前房委会已收回很多前互助委员会的1600个单位,很多社福工场都位于这些屋村单位内,故可以腾出其中一个单位予水根叔的工厂继续运作。另外,Tony亦建议,当局可考虑善用空间,如盲人工厂现时获政府拨出清水湾道一所已停办的学校校舍重置,校舍楼高5层,尚未用尽,故希望当局可协助向盲人工厂商讨腾出一个空间予水根叔,以解其燃眉之急,而且水根叔一直有个心愿是希望可以教导更多失明人学识维修、设计、生产手杖,让失明人有一门手艺之外,更可将这盘生意传承下来,故若能进驻盲人工厂,只要有失明人想学,水根叔定必倾囊相授。

水根杖用料实净,比较耐用。

▲水根杖用料实净,比较耐用。

就水根叔的情况,《星岛申诉王》向政府相关部门查询,社署回应,就水根叔提出于香港盲人辅导会营办的盲人工厂内教导其他失明人士制作手杖,让他们学到一技之长的建议,社署已转告辅导会,该会亦表示乐意考虑。

社署又补充,辅导会现以象征性租金每月一元租用该空置校舍,作临时会址之用。如辅导会与个别人士合作,于工厂和庇护工场内教授制作手杖,则可被视为该工厂和庇护工场的服务使用者。

房委会则回覆《星岛申诉王》指,当初重建穗辉工厂大厦时,曾向受影响租户提供一系列协助,包括特惠津贴等,相信这些安排已帮助受影响租户。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