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英教育突结业,风波持续闹大,负责人回应称被导师连累

2023-08-01 09:45

全港开设5间补习中心的翘英教育,上周六(7月29日)突然停业,风波持续闹大。在苦主群组,有超过500人加入,报称被拖欠的费用超过160万元(港元,下同)。姓彭的翘英负责人,事发后一直未有现身。

结业前一天现身回应事件

《星岛申诉王》取得独家影片,就在结业前一天,彭姓负责人曾现身小西湾校舍。由于这校舍上周曾几天没开门,她当天遭到家长围攻,而她的解释,却推到主管小西湾校舍数年、一名姓姚的男导师身上,声称被他所累。

翘英教育突结业,风波持续闹大

彭姓负责人称,有人不断向家长促销,当成功令他们预缴学费,便立即索取奖金;岂料对方获得奖金后,还要煽动其他导师离职。“他自己收了5万元,当晚就要我转帐几万元给他,迟一日都不可以,等于收学费给他自己。我都不跟他计较了,他说几多钱就几多钱,例如学校收到8万元,他也要占几万元。我曾说这个比例不行,他即说明天不回来上课。你可以想象一间中心,在如此困难的时候都给他4、5万元,这样如何营运?连租金都交不起。”

彭姓女负责人,当天面对家长质询不断卖惨,扬言有破产、甚至入狱的心理准备。她宣称会找“白武士”入股拯救公司,而对于合作多年的Eye Level与翘英中止合作,她亦宣称会另觅其他教育机构,看似很有心继续营运。未料事隔一天,翘英便宣告全线结业。

《星岛申诉王》昨天再次联络彭姓女负责人,以及她口中另一关键人物姚sir,但俱未有接听电话和回复记者查询。不过另一位在柴湾校舍任教的导师,则说出另一版本,透露全线导师一直被欠薪。

雇员爆料 称全线导师被欠薪

该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导师说:“我一直相信她(彭女)会准时出粮,但直到7月, 我已经知道很多兼职同事5、6月都未出粮,公司危机早有先兆。7月15日,我成功约到老板彭小姐见面,叫她给我开一张支票。惟多过几天,银行就发讯息说弹票,直到现在翘英结业,我一元也没收到。”

据女导师所知,被彭女指责的姚sir,一直支持小西湾校舍营运,在区内有一定口碑。虽然他目前有催促学费的嫌疑,惟受访女导师称姚sir也被欠薪三个月,一直尽本分上班。他催促家长交学费,或许是希望老板可以出粮,校舍继续运作,无奈老板始终不发薪,该校舍导师的确没有理由再上班。

翘英负青人与导师各执一词,事件陷入罗生门。不过据查册发现,翘英及彭姓女负责人卷入大量民事诉讼,绝大部分与钱有关,包括欠租、欠供强积金等,有传她还因为欠债而被人追数。翘英全线结业,苦主一定是付了钱的家长,以及原本打算上暑期班、或者开学后有补习需要的学生。

苦主F小姐透露,她替女儿支付了今年9月至明年2月的学费,连同暑期班学费,两张账单合共接近1万5千元。她指不少家长像她一样,一直让子女在翘英补习,故亦不介意预缴学费,有人预缴半年,亦有人预缴10个月,最夸张听到有家长预缴了5万元。“这样真的是有心诈骗,负责人明知自己公司已不行,可能面临清盘,就特意在临清盘前收一堆家长的钱。”

相关政府部门积极跟进今次事件。警方表示已经收到报案,列作杂项处理;海关成立专队跟进事件,截至本周一下午5时,合共收到211宗相关举报,涉及金额约176万元。海关正联络该教育机构董事,严正提醒对方要为消费者已预缴的课程负责,例如安排退款。教育局表示,近日收到学生家长的查询和求助,如发现有学校涉嫌违反《教育条例》,会按机制适切处理,又提醒市民报读私立学校课程时,应注意自己权益,按月缴交学费。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