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民辉公司漏水浸泡内衣工厂拒赔偿,楼下租户:内衣内裤全湿

2023-07-07 10:45


《星岛申诉王》报道过不少楼上单位漏水,导致楼下业主或租户相当头痛的个案,赔偿方案往往是双方争拗点。今次《星岛申诉王》收到一宗工厦漏水纠纷,事件主角涉及著名唱片骑师及多栖艺人葛民辉。

葛民辉公司祸延内衣工场

葛民辉在观塘一幢工业大厦开设一间专卖潮物店铺,毗邻为一间制作公司。经《星岛申诉王》查册发现,该公司董事为葛民辉及草蜢的蔡一智,而葛民辉胞姊Lorraine则担任秘书。今次漏水事件,受害人正正在葛民辉公司楼下、一间生产女性内衣的工场;负责人Irene申诉,阿葛公司令她的工场非常麻烦。

5月18日早上,内衣工场职员返工时,惊觉满地都是水。 (被访者提供)

▲5月18日早上,内衣工场职员返工时,惊觉满地都是水。 (被访者提供)

裁床枱亦见完全湿透。 (被访者提供)

▲裁床枱亦见完全湿透。 (被访者提供)

从天花水迹所见,工场估计是楼上的水流到他们单位。 (被访者提供)

▲从天花水迹所见,工场估计是楼上的水流到他们单位。 (被访者提供)

内衣工场负责人称,漏水事件令他们大量物料,以至做好的胸围和内衣裤都浸水。

▲内衣工场负责人称,漏水事件令他们大量物料,以至做好的胸围和内衣裤都浸水。

“5月18日早上,我们同事返工的时候,就看到满地都是水,之后巡视其他地方亦有很多水迹,估计是楼上的水流到我们这个位置。我们听闻楼上是艺人葛民辉开的公司,而当天早上,亦有一位姓葛的女士与她的男同事到来,希望看看工场情况。她跟我们道歉,把我们的工场弄至这样。”工场负责人Irene听到葛与同事交谈,表示是因为单位一部仪器过热,以至该单位花洒喷水。

葛小姐上午刚道了歉,下午再次到访内衣工场,还带住一大箱礼物。迎接她的工场职员陈小姐忆述说:“当时她对我们说不好意思,先送上一些‘利息’,里面有蜜瓜、零食等。”

内衣工场开出的索偿清单,金额约为港币30万元。

▲内衣工场开出的索偿清单,金额约为港币30万元。

Irene表示,葛民辉胞姊的态度,其后出现180度转变。当工场交出一份金额接近30万(港元,下同)的索偿清单后,葛胞姊即表示金额过高,公司负责不到,之后每当工场追问进度,特别是说好的公正行何时派员视察,葛胞姊每次都以“迟一点”推搪。事隔3星期,涉事单位向内衣工场发信,表示此事纯属意外,并非他们人为问题而发生,自称不用负责。

内衣工场唯有自行找公正行,职员透过仪器检测,发现仍有大量湿水痕迹;当日工场曾向葛胞姊提出让公正行人员到其单位视察,她一开始答应,惟其后便以私人地方为由不予进入。公正行只能按工场内的检测情况做报告,预计1个月后有结果。

内衣浸水报销累工人赶工

内衣工场负责人Irene表示,这次事件令他们大量物料,以至做好的胸围和内衣裤因浸水而报销,同事要赶工生产应市。另外办公室内部亦有不少损毁,后续问题很多。Irene批评楼上葛民辉的公司说:“我觉得他们没有诚信!这件事很明显就是楼上有水漏到我们单位,因而受到损失,但他们不愿承认责任,希望他们负责这件事,按公正行报告赔偿。”

《星岛申诉王》到访楼上涉事单位,未能联络葛民辉,最后由他胞姊Lorraine作出回应。她透露事发当日曾出现一次小火警,惟损失不大,但当问到楼下内衣工场,称有大量内衣浸水受损,Lorraine说“各有各说法吧”。

Lorraine声称对事件不清楚,又指自己送上果篮,形容有关举动仅为“礼貌”,接下来工作已非她负责。

虽然涉事单位全部招牌采用葛民辉名下公司的名称,但在工厦登记,则疑似转用葛民辉太太Mini旗下公司。《星岛申诉王》取得一封工厦业主向涉事单位发出的信件,得知事发当晚由于单位内的光刻机着火,引发消防系统洒水;该公司单位职员漏夜返公司清场,一直清理到翌日早上7时,但无通知工厦管理员,直至翌日早上9时30分楼下单位投诉,始揭发事件,当时已经是事发后9小时。

工厦业主指出,受影响单位因而错过减少损失的机会,认为楼上涉事单位有责任赔偿。记者在工厦内亦发现告示,提醒业主或租户遇上事故,要立即通知管理处。

《星岛申诉王》就事件联络大律师陆伟雄,他认为这次意外,没理由要内衣工场自己向保险索偿,向楼上公司索偿的诉求合理。“无论是否意外,事故是你(楼上单位)做成的,加上意外并非天灾做成,在这情况下楼上是不能推搪的,不能要求楼下要保险赔。”陆伟雄建议受影响的工场,先等公正行评估损失,之后进行索偿。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