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申诉王 | 土瓜湾街坊急寻面粉伯伯身份证,不想埋葬沙岭墓碑只余四个数字

2023-06-19 16:50

人离世时,总希望身边有人陪伴,但这个是否必然如愿? 《星岛申诉王》收到个案,一位在土瓜湾生活数十年的伯伯,坚持靠面粉手艺养活自己,但过身时不单无人知,无人陪伴,甚至有可能成为无名遗体,需要落葬沙岭。

今年6月警方呼吁市民就一宗尸体发现案提供消息。警方指今年3月,在九龙城宋皇台道22号,发现一名年约60至70岁、身高约1.6米,上身赤裸的男子昏倒在上址后巷,身上没有身份证明文件,希望市民提供资料。

已故露宿者传为“面粉伯伯” 

区内街坊凭发现遗体地点,以至警方描述的资料,大多相信死者就是活跃土瓜湾区数十年,靠卖面粉公仔维生的一位街友(露宿者)。Victor和芊芊都是土瓜湾区街坊,前者在该区由小住到大,后者则住了8年,二人都对“面粉伯伯”有深刻的印象。

《星岛申诉王》与Victor和芊芊回顾面粉伯伯生前点滴。芊芊说:“我们最初是在土瓜湾的社交群组提起,为何最近见不到他,接着有街坊称,曾目击伯伯在后巷位置被送上救护车。直至6月6月我们看到警方呼吁,我在猜会否就是面粉叔叔,于是致电警署询问,当时获得的口头回答,就是面粉叔叔。”

土瓜湾区老街坊,习惯以面粉叔叔、或面粉伯伯去称呼这位街友,并指他在区内卖面粉公仔至少数十年。知道他名字的人并不多,但有街坊透露,伯伯名叫刘满。Victor解释,这是源于伯伯早年随身携带的箱上,写上“刘满走江湖”五字。而伯伯辞世后,街坊翻查伯伯遗物时,亦找到姓刘的利是封,以及他八十年代买表时的单据,写了刘先生字样。

无论刘满是否面粉伯伯的真名或全名,但对于在土瓜湾成长的Victor来说,对这位长者有很深印象和感情。“我儿时很喜欢面粉公仔:以前到九龙城踏单车,之后路过就会买两个公仔,一边玩一边走路回家。长大后我仍然会光顾他的,带回家里插在笔筒内。”他指过去会做较多款式的面粉公仔,但近年作品主要做鱼仔形状。

Victor又称,虽然面粉伯伯性格较沉默,很少与人沟通,但遇见小朋友时却很爱说话、友善得多。伯伯死讯传出后,Victor等网友立即在脸书“土瓜湾之友”群组,跟进伯伯的消息,立即获得包括芊芊等区内街坊响应,希望为他身后事出一分力。

街坊争取为伯伯办身后事

根据一般做法,无人认领的遗体将会被葬于沙岭公墓。Victor直言,不希望伯伯被葬于此地。“假如一个人无法找到他姓名,无法证实他身份,就此埋葬沙岭,他的墓碑就只余四个数字,无人再记得他的故事。我不希望我所认识的,或者我所知的人,落得这个下场。”

经过街坊一番努力,他们本来已找到团体愿意义助伯伯入殓,但最终却因为一个难题而未能成事,就是在伯伯的遗物中依然找不到其身份证,无办法领取遗体办身后事。他们查知,伯伯曾经把自己的重要物件,例如证件、锁匙等,收藏在公屋信箱内,希望街坊帮忙,亦希望一些早年与面粉伯伯有较多接触的老街坊,提供更多消息。

专门服务基层独居长者的榕光社,亦有收到市民求助,希望他们介入今次个案,替伯伯处理后事。榕光社主席聂扬声直言,依然要找到伯伯身份证,才能协助处理。

“在香港,没有先人身份证办丧事是路路不通!首先说殓房,殓房不会理会你,因为根本不知你找谁;没先人身份证,想预订火化炉也不行。”聂扬声无奈地说。

面粉伯伯的遗体,据悉仍然储存在公众殓房。芊芊和Victor等有心人,都有以下寄望。“希望警方替我们一众街坊完成心愿,去帮助刘伯伯?后事,令他的遗体不用到沙岭。”

警方回覆《星岛申诉王》查询,表示至今未收到市民希望认领事件中的遗体,亦表示目前仍未确认死者身份。案件正由九龙城分区杂项调查队积极跟进,如果公众有相关消息,可以致电3661 8976。

《星岛申诉王》亦作呼吁,如有市民知道面粉伯伯的身份证下落,或其更多个人资料,可WhatsApp 91999933。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星岛申诉王》一百集啦!6月16日至30日期间,为了回馈广大观众的支持,特开展投票留言活动。参与活动即有机会赢取总价值超过10万的丰富礼品!

参与点击:你在香港受委屈?就找星岛申诉王!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