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英媒 “中国带来医院,前殖民者带来演讲”

2022-06-20 21:26

英国《卫报》网站6月15日发表题为《新西兰必须谦卑、而非享有特权般地参与太平洋事务》的文章,作者是摩根·戈德弗里。全文摘编如下:

殖民历史劣迹斑斑

1918年11月7日,客货两用船“塔卢恩”号停靠在萨摩亚的阿皮亚。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萨摩亚被新西兰占领。船上全是患有“西班牙流感”的人,这种高传染性疾病当时已导致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阿皮亚的代理港务官允许乘客上岸。一周之内,这种疾病就传遍了萨摩亚的主要岛屿。大约8500人(占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以上)感染了病毒并死亡。

这是2018年7月3日在斐济首都苏瓦拍摄的斯丁森桥。(彩通)

那一治理无方的瞬间,是新西兰在太平洋犯下的一系列错误之一。

1929年,最终在国际联盟获得对萨摩亚占领合法化的新西兰部队朝着要求独立的抗议者开枪,打死8人。

后来,在20世纪,发生了臭名昭著的“凌晨突袭”事件,所谓的逾期逗留者遭到入宅袭击,然后被驱逐,生活在新西兰的萨摩亚人及其他太平洋岛国人成为袭击目标。

鉴于这段历史记忆,很难理解为何新西兰决策者会认为他们与太平洋国家的关系居然会比那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更密切、友好或更有历史理由。今年3月,所罗门群岛与中国达成的安全协议草案泄露,草案显示中国警察将进入该国训练地方警察力量。4月,另一项协议得到证实,这次是一项海上合作协议,引起坊间担忧中国可能在所罗门建海军基地。

中国影响力与日俱增

那似乎非常不可能,但是协议自然引起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外交部门的新一轮焦虑。在前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领导时期,新西兰于2018年实施了“太平洋重启”计划,将资源和注意力转移到邻国。但是,这太微不足道,且为时已晚。中国已在20多年的时间里,通过拨款和低息贷款的方式,悄悄投资太平洋基础设施。比如,中国用拨款和投资支付了阿皮亚新医院的费用。中国民间金融也在帮助整个地区的海港和机场开发融资。相比之下,美国没有采取行动,导致势力削弱。随着中国投资增加,目前仍是该地区最大捐赠国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可能发现自己的影响力也会下降。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当然是前殖民力量,中国不是。在新西兰努力克服这段历史——常常对太平洋国家治理无方,常常对国内太平洋岛国人采取种族措施——之前,它很难与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抗衡。没错,中国是在为基础设施融资,但它也在提供一条逃脱西方政府高人一等的发展政治的途径。正如据传一位肯尼亚官员所说的,“每次中国来访,我们就收获一家医院;每次英国来访,我们就得到一次演讲”。

须放弃“高人一等”想法

自詹姆斯·库克首次航行来到“南大陆”以来,太平洋一直是帝国竞争的军事集结地。

因此,谁又能指责所罗门群岛这样的国家两面讨好呢?新西兰必须克服它在太平洋的殖民历史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才能取得“太平洋重启”计划的成功。它也许并不一定意味着不信任,当代新西兰政府基本上被誉为公正的调停者,但是新西兰无权在太平洋外交关系中处于特权地位。它只享有一种因地理位置接近以及曾代表英国管理波利尼西亚的殖民历史而享有的地位。以为新西兰应当在太平洋享有优势地位,那是自认“高人一等”。认为中国可能在太平洋建军事基地的想法会让西方世界情绪失控。可是,同样一批西方国家的决策者和政客却很少质疑法国和美国在这个地区保留军事基地。

当新西兰外交部长纳纳娅·马胡塔前往太平洋推行重启计划时,她必须带着国家的谦卑。那样的话,新西兰也许发现重启计划会比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