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从“美国优先”到“美国孤独”,特朗普时代落幕

2021-01-21 09:32

当地时间2021年1月20日8时15分许,特朗普及妻子梅拉尼娅乘“海军陆战队一号”总统专用直升机离开白宫,前往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在那里,将举行简短告别仪式。

数小时后,拜登将宣誓就任新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四年任期随之宣告结束。与以往惯例不同,特朗普将不会出席拜登的就职典礼。

1月20日这一天,华盛顿“如临大敌”。甚至被调来维护总统就职典礼安全秩序的国民警卫队,在国会安营扎寨的同时,还需接受FBI的背景审查。两周前,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后,暴力暗流正挑动美国的神经。

这一天,美墨边境隔离墙依旧矗立,非法移民“大军”已集结前行,一再冲破警戒线、边境封锁线,只为期望任内大举建墙的特朗普离开后,美国能有移民政策的“大变革”。

这一天,美国已有40多万民众感染新冠离世,至少3种变异病毒肆虐。工薪家庭盼着拜登新政开启,缓解大流行带来的“疼痛”。

特朗普离开了白宫,给美国留下了什么?

他能全身而退吗?

特朗普几乎在白宫守到了最后时刻,才赶在拜登到达前,先一步乘直升机离开。

此前一天,特朗普祝愿拜登新政府能“继续保持美国的安全与繁荣”。不过,两周前,却是截然相反的景象:愤怒的民众冲进作为美国政治象征的国会,大肆打砸抢,并对维持治安的警卫队发动袭击……

特朗普,被认为是以口号“煽动”支持者的主导人物。众议院迅速通过弹劾决议,参议院则最早将在拜登就职第二天的21日,启动对特朗普的“审判”。

“这是最受两党一致支持的总统弹劾案”,美联社指出,其支持度甚至超过了1998年,前总统克林顿因莱温斯基事件遭弹劾案。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称:“参议院将特朗普定罪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弹劾案本身或无果而终。但是(这)对他在政治上造成了羞辱,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被众议院两次弹劾的总统。”

“这是民主党的目的、也是建制派的目的。特朗普的政治生命会受到打击。”金灿荣进一步指出。

特朗普2024年是否会“卷土重来”?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看来,“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下一个值得观察的时间点是2022年的中期选举,看共和党议员背后的政策诉求到底什么样。”

政治遗产“蒸发”了?

美国总统离任后,政治遗产都会被审视。在多位历史学家眼中,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年,定义了“特朗普时代”。其中,新冠疫情和国会骚乱,成了“木桶最短的板”。

“如果你在大流行之前问我(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我可能会谈很多关于减税、放松管制、甚至移民问题,”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朱利安·泽利泽称,但疫情定义了特朗普这一年的所作所为,意义超越了前三年。

英国政论杂志《旁观者》称,美国国会的“陷落”,使特朗普的政治遗产,像炎热天气里的水坑一样“蒸发”了。

金灿荣称,“特朗普总的特点是‘只破不立’,他把很多规矩破了,但没有树立起更合理、更好的新的制度。”

落到具体的政策,金灿荣解释称,美国应对疫情一塌糊涂,特朗普要负主要责任;股市繁荣是事实,但他的一大目标制造业回归并未实现;从控枪、移民等社会问题来看,他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措施,引起社会剧烈对抗;种族问题在他任内也变得更严峻;他还发动了多起贸易战,但最后并未获得成功。

美国“内部分裂较150年来进一步加剧”,美媒评论称。

当“美国优先”成为“美国孤独”

“特朗普在英国和其他多个国家非常不受欢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文称,“研究表明,在他的领导下,美国的全球形象大幅下滑”。

民调称,美国在多国的平均支持率从2017年的22%,跌至2020年的18%。在调查涵盖的29个国家中,其支持率在20国创历史新低,或与历史最低值持平。《纽约时报》更将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冠以“美国孤独”的字眼。

“在外交上,盟友对他的评价非常低,除了以色列,”金灿荣分析称,“盟友体系是美国霸权的支柱之一。在美国全球盟友中,最重要的是欧洲,欧洲盟友很显然对特朗普当局非常不满意。”

而盟友不满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特朗普政府在4年内的频繁“退群”:从伊核协议到《中导条约》,从世卫组织到《巴黎协定》……特朗普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兑现其所谓的“美国优先”。

“美国优先”肯定是失败的,孙成昊指出。这没有帮助解决美国国内问题,反而加剧了奥巴马时期遗留的问题。不管是贫富分化,还是两党恶斗、政治极化,都没解决;在国际上,美国认可度、信誉度还有领导力,也都在同步下降。

2020年11月初,当美媒测算拜登在大选中获胜,还未正式宣布之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率先对拜登发出胜选祝贺,英国首相约翰逊也提前祝贺。法德西、印度等国,接连发出贺电。多位专家称,“这一现象”体现了美国一些盟友对特朗普的真实态度。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在特朗普2017年执政后,有美国学者跟我说,(除了新上任的总统拜登)特朗普在45个总统里,是单独的一类,跟其他44位都不一样。”金灿荣对记者表示。

自上台后,特朗普推行“推特治国”、拒绝公开纳税单、甚至直接攻击联邦官僚机构和政府官员,打破了人们对总统行为和沟通方式的固有观念。

金灿荣表示,特朗普没有政治经验,是相对成功的商人,所以他是用一种商人思维来处理政务,天生就有一些弱点——“作为政治家他不太合格,作为一种新兴政治势力,他的势力也不太强”。

“特朗普属于民粹主义者,跟美国历史上(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有点像,对体制冲击挺大。总的来看,他把美国社会矛盾放大了。”

究竟,特朗普的四年任期,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了什么影响?英国《卫报》指出,5年前,特朗普曾被认作“昙花一现的名人候选人”;如今,他的影响又似乎被舆论夸大了。

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教授指出,特朗普缺乏一个标志性的立法成就,足以与前总统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或乔治·W·布什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相提并论。

孙成昊总结称,“对美国来说,应当进入一个深度反思的阶段——到底美国出了什么问题?该怎样纠正?”同样,世界可能也要重新思考一些问题,包括如何看待美国倡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来源: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