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神秘男来电称“杀全家” 国安法官接炸弹恐吓

2020-12-06 08:10

图:法官苏惠德上周四接获恐吓电话,事发当日正值他审理壹传媒黎智英被控欺诈案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集团营运总裁兼时任财务总裁周达权及行政总监黄伟强,上周四(3日)就被控欺诈罪提堂,案件押后至明年4月16日再讯,其中黎智英需收押。香港国安法指定法官之一、总裁判官苏惠德负责审理此案,当日苏官办公室接获“杀全家”的死亡恐吓电话,致电的男子威胁称要“炸死你、老婆、同你个仔”。苏惠德事后报警求助。特区政府表明,绝不姑息这种违法暴戾行为,警方必定严正执法。警方已将案件列作刑事恐吓处理。

消息指,法官接获死亡恐吓电话事件在黎智英上周四(3日)被判还押不久后发生,位于九龙深水埗通州街501号西九龙法院大楼A座11楼总裁判官办公室,接获一名男子来电找苏惠德,当时由苏的秘书接听,对方在对话中讲出一些对苏官的恐吓说话,当中包括要“炸死你(指苏官)、老婆、同你个仔”,电话其后断线,由于是死亡恐吓电话,秘书大为紧张,马上将事件告知苏官并报警求助。

政府:绝不姑息违法暴戾行为

警员接报到苏官办事处调查,并翻查有关电话纪录搜证,案件列作刑事恐吓,交由深水埗警区刑事部跟进,暂未有人被捕。由于事发当日正值苏官审理壹传媒黎智英被控欺诈案提堂,警方正调查与死亡恐吓电话是否有关连。

特区政府回应事件表示,基本法第八十五条保障司法独立,不受干扰,特区政府一直致力捍卫。司法人员因履行司法职能而被人恶意恐吓会伤害其家庭成员,以企图影响法庭的裁判,特区政府以至任何一个法治社会都绝对不会姑息这种违法暴戾的行为,警方必定严正执法,务求将不法分子尽早缉拿归案,确保社会安宁。

对于近日法庭的裁决受本地以至海外社会的无理批评,律政司强烈呼吁社会上所有人士必须停止以任何手段攻击港府的司法制度,有关行为有机会触犯法例以及香港国安法。香港国安法清晰订明:任何人组织、策划、实施或参与实施以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其他非法手段严重干扰、阻挠、破坏香港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即属犯罪。任何人都不应该以身试法。

律政司一直捍卫法治和维护司法公正,为禁止对司法人员及其家庭成员进行非法和故意的“起底”行为、恐吓、烦扰或威胁,律政司司长作为公众利益守护者向法庭单方面申请禁制令,高等法院原讼法庭亦已批准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和故意地从事该等行为。

任何违反临时禁制令的人士有可能干犯藐视法庭,会被判处监禁或罚款。一旦发现有非法和故意的“起底”行为,律政司会实时转介警方执法,有足够证据会提出起诉,违法者须要承担法律责任。

苏官年初曾被“起底”

总裁判官苏惠德为国安法指定法官之一,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近期处理案件包括今年七一首宗涉违反香港国安法的案件。今年初有Telegram频道针对苏惠德“起底”,将其个人资料公开,当中包括手机号码、住址、出生年月日等。

苏惠德近期处理案件

黎智英被控欺诈

壹传媒黎智英与壹传媒两名高层周达权及黄伟强,被指隐瞒科技园公司,容许力高顾问公司使用苹果大楼涉违反租契,因而被控欺诈罪。于12月3日在西九龙法院提堂,案件由苏惠德负责处理,控方指黎过往外游记录频繁,认为黎有潜逃风险。苏惠德最终拒让黎保释,另两被告则获准保释,案件押后至明年4月16日审理。

“第二代美国队长”涉分裂国家

有“第二代美国队长”之称的30岁男子马俊文,多次在示威活动期间叫“港独”口号。他于11月24日被警方正式落案控告一项“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控罪指他于今年8月15日至11月22日期间,在10个地点及19个场合宣扬有关分裂国家的口号,负责案件的苏惠德拒绝被告保释,下令被告还押至明年2月10日再讯。

香港国安法首案

今年香港国安法立法翌日,23岁男子唐英杰在七一游行期间,于湾仔驾驶插着涉“港独”旗帜的电单车,撞向三名警员,唐英杰实时被捕,其后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及“恐怖活动罪”,主审案件的苏惠德在庭上确认他收到聘书,是特首指派委任裁判官之一。该案亦为香港国安法立法后首宗案件,唐英杰现还押在荔枝角收押所。

法律界强烈谴责:破坏法治绝不能容忍

对于负责审理黎智英案的总裁判官苏惠德收到恐吓电话,法律界人士表示,有关恐吓行为赤裸裸地挑战法律和司法机构,绝对不能姑息容忍,支持警方严正执法,亦支持法官主持正义,依法审理案件。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指出,继执法者被起底、被针对后,法官也被起底、被电话恐吓,她表示,支持警方严正执法,亦支持法官无畏无惧、依法审案,强烈谴责损害法治的违法行为。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法学教授傅健慈指出这是一宗刑事恐吓案件,赤裸裸地挑战法律和司法机构,威胁法官,破坏法治,绝对不能姑息容忍。他敦促特区政府尽快将违法者绳之于法,接受法律应有的制裁,并支持法官秉承无惧、无偏、无私、无欺之精神,维护法制,主持正义,依法审理案件,为特区服务。

另外,傅健慈认为,恐吓法官的案件偶有发生,今年实施国安法以来,已经起到震慑性的效力,反中乱港分子鸡飞狗走,纷纷着草离开香港,而反中乱港的组织偃旗息鼓,也从地面转到地下鬼祟运作,虽然间中仍有很少数野猫式的所谓抗争情况,社会也逐渐回复正常,足以证明国安法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刑事恐吓罪可判囚五年

总裁判官、国安法指定法官苏惠德的办公室接获死亡恐吓电话,警方列作刑事恐吓案跟进;大律师陆伟雄表示,根据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条例》第24条“禁止某些恐吓作为”,任何人威胁其他人会作出任何违法作为、会使该其他人或第三者的人身、名誉或财产遭受损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誉或遗产遭受损害,而意图使受威胁者或其他人受惊,或导致受威胁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并非必须作出的作为,或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权作出的作为,即属犯罪。

而法律上刑事恐吓有两个级别的处理方式,一经简易程序处理,可判罚款2000港元及入狱两年,二是经公诉程序处理则可判入狱五年。

至于恐吓法官行为是否与其他刑事恐吓案有别,判刑时会否较重,陆指刑事恐吓案判罚的轻重,会考虑多个因素,包括犯案情节、背后目的及说话内容等,犯事者事前是否有预谋,而非一时冲动作出,抑或“收钱”行事,这时案件属严重性,相关人士一旦被判罪成,面对刑罚亦会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