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富权:逆向思考看高雄市长补选

2020-06-23 11:01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6月23日电/澳门新华澳报今天发表富权的文章说,明日就是高雄市长补选一连五天的参选人登记的截止日期。但到昨日为止,只是有十一人领表,而且其中还有人是自网路下载表格;但是自二十日高雄市选委会开始进行接受参选人登记作业以来,仍然是“等呒人”,蓝绿白各党都还没有人登记,就连民进党已经确定提名的陈其迈,也是好整以暇地观察自己的竞争对手,“谋定而动”。有消息说,陈其迈预计将于二十四日亦即截止日当天进行登记;而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庄启旺则表示,希望最迟在二十四日中午前完成登记,中常会当天下午的行动会以介绍参选人为主。另外,一直以来憧憬参选市长的亲民党高雄市议员吴益政则表示,会密切关注国民党参选人,如果国民党提不出优质参选人,自己不排除以无党籍登记参选,希望有机会整合蓝、白两党,让高雄摆脱政党束缚。

如果说,国民党是因为至今仍然未能决定参选人,而还在“等”的话,那么,已经具有被提名身份的陈其迈,就是摆出一副“胜券在手”因而不急待姿态了。持平而论,陈其迈之所以还是那么“轻敌”,当然一方面是拜“总统”大选及“罢韩”后,高雄市又回复“绿油油”的大形势所赐,另一方面则是国民党因为“投鼠忌器”,在“罢免案”投票前,担心会造成“自认为罢免案投票必输”的印象,影响国民党及其支持者的士气,而没有动员具有战力的“大咖”将其户籍迁移到高雄市,从而错失了高雄市长补选的参选权。因而国民党只好“变阵”,改为采取“在地”、“年轻”两大甄选标准。既然如此,与陈其迈的政治资历及实力相比,当然是不成正比,因而高雄市长补选将会是一场“超限战”。就此而言,陈其迈今次的“轻敌”,是轻得有所恃,而不会重蹈一年多前“轻视”韩国瑜的覆辙。其好整以暇的态度,也就是当作对当时自己惨遭滑铁卢的补偿。

但越是“淡定”,却就将越是会容易阴沟里翻船。如果是在二十四日的最后一刻才以“王者归来”的姿态前往登记,如果遇到突发意外,包括下班时间道路挤塞,刮风打雨,甚至汽车爆胎…等,赶不及在截止时间之前赶到高雄市选委会,而被拒于门外,就将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实际上,在去年“总统”大选前,“中选会”受理申请为“总统”、“副总统”选举被连署人的最后一天,原本说不会去“中选会”登记连署的柯文哲,却意外在下午五时三十分出现在“中选会”门口,就是因为有支持者冲去“中选会”打算为柯文哲“代登记”,甚至就连现金也准备好了,而柯文哲的父母也到了现场。如果不是因为已经过了五时三十分的截止时间,说不好柯文哲在此大阵仗之下,半推半就地“被动式”地进行被连署人登记,但终是错过了登记时间。  文章说,国民党由于“大咖”未能将户籍迁到高雄市,因而变阵,推出“在地”、“年轻”的参选主轴,这是错有错着——是应该大力培养年轻人了。实际上,国民党之所以衰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断层”,忽略培养年轻人。试看民进党,壮、中、青各个年龄阶的人才配置都比较合理,因而不会有“断层”之虞。而且青年人不管输赢,选了再说,以取得经验及经历淬炼。但在国民党,除了是受大环境制肘之外,其本身也不重视年轻人。即使是有那么几个凤毛麟角的年轻人,也是“珍惜羽毛”,不敢出战,蒋万安就是一例。就连“大咖”也有这种心理,二零一六年的“总统”大选,全党都对朱立伦主席寄以重望,但他却担心会折损羽毛,私下与王金平作交易,希望王金平能为他抵挡。但王金平只是愿意以征召方式出战,希望不搞党内初选,因而朱立伦就设计了“防砖”初选民调“门槛”,计划在洪秀柱跨不过“门槛”后,就征召王金平。讵料洪秀柱跨过了“门槛”获得提名,并已经获得“全代会”“背书,后来却又以洪秀柱民调低为由实施“换柱”,而搞得一团糟。再加上朱立伦在“换柱”后还是要“挂帅”出征,却因此而惨败,而使得他个人的威望也从此走下坡路。如果当初不是这样,可能还是国民党的希望,甚至还可有一搏的机会。

但现在国民党毕竟是太弱了。不过,仍然有高雄市议员李雅静、黄绍庭表态愿意出来打这场“不可能会赢”的选战。他们已经不是以当选为目标,而是寻求锻炼机会,而且更重要的是,要让自己的“牺牲打”,保住国民党在高雄市的基本盘,其精神难能可贵。

奇怪的是,国民党中央一方面说是“在地”、“年轻”,另一方面却另做打算,而且是走两个极端。在“在地”方面,要找知名度较高者,但并不年轻。实际上,外传江启臣主席曾征询、劝进有“换肝之父”称号的长庚医院名誉院长陈肇隆出马角逐市长补选,但陈肇隆第一时间已婉拒,而党中央目前仍不放弃从各管道劝进他参选。另外,也曾一度传出要找侯友宜的哥哥侯明锋,代表国民党参加高雄市长补选。但他已经卸任高雄医院的院长,可见并不符合“年轻”的指标。不过,此二人除了都是名医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二零一六年“总统”大选时,朱立伦曾考虑邀请陈肇隆担任副手;而二零二零年“总统”大选前,有意参选的郭台铭也曾征询侯明锋当其副手的意愿。 在“年轻”方面,国民党却几位有意出战的高雄市议员视而不见,却要另找知名度较高者。但却不符“在地”原则,如前主播沈春华的户籍在台北市,党副秘书长柯志恩的户籍在新北市。至于有“北漂最美主持人”之称的李明璇,确实是完全符合“在地”加“年轻”的优势,但她仅二十七岁,不符合“直辖市长”须年满三十岁的规定。

于是,又有人提出,国民党不如不推派人参选,让陈其迈“唱独脚戏”。其实,此举等于“投降”,因为即使是国民党不参选,也有其他人将会参选,虽然明知是必输,也是“花钱赚吆喝”,提高知名度。何况,即使是退一步,不派人参选,在社会效应上确是有“羞辱陈其迈”的效果,但却理论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国民党在高雄市的基本盘就可能会松散、流失。

其实,倘是逆向思考,虽然国民党确实是难以会有赢的机会,就让高雄市议员出来试下水温也无妨。一方面,就让其人得到锻炼机会,——初选就能当选者固然是有,但更多的是屡败屡选之后才当选,就连当今的“人气王”蔡英文,也是败选过后才当选的。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由当选机率不高者来挑战陈其迈,就将能收到降低选情之效,选民们的投票意欲不高,造成陈其迈的选票数,不但无法跨过蔡英文参选“总统”时在高雄市的一百零九万票,也低于“罢韩案”的九十三万的选票,甚至还低于陈其迈本人在“九合一”选举,参选高雄市长的七十四万票。那就是对陈其迈的“羞辱”,使其出任高雄市长的正当性和合理性大为降低。日后国民党籍的高雄市议员在市政总质询中,就可紧紧把握此议题,实行穷追猛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