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深珠(伶仃洋)通道规划:有望30分钟从前海直达珠海

2020-06-21 08:46

原标题:深珠(伶仃洋)通道规划:未来有望30分钟从深圳前海直达珠海 大湾区为何需要一条深珠跨海通道?

星岛环球网消息:6月18日,深中通道完成“海底初吻”,首节沉管对接顺利完成。与此同时,一条深圳和珠海正在紧锣密鼓规划的跨海通道,也引起广泛关注。

6月10日,珠海市九届人大八次会议闭幕会上,除了提出“谋划建设深珠合作示范区”外,珠海市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出,珠海将携手深圳推进伶仃洋通道规划。日前,深圳市前海管理局也发布了《深珠(伶仃洋)通道前海衔接规划研究》的项目中标公示,明确了深珠通道深圳侧的走向,距30分钟从深圳前海直达珠海的愿景又进了一步。两城可谓“心有灵犀”,有人将其形象比喻为深珠通道的“胎动”。

据深圳市发改委2019年公布消息,深珠通道规划为公铁两用通道,采用高速铁路作为设计标准。这意味着,深珠通道未来将有望纳入国家高铁网络,承担连通珠江东西两岸高铁线路的重要使命,助力深圳都市圈、珠江西岸都市圈融合发展。

“胎动”十年▶▷

珠江两岸互通再添一纽带

改革开放40多年来,珠江口见证了广东制造由弱到强的历史。这里,是中国融入全球化的一个重要支点。

如果大江大海意味着资源、机遇和广阔的发展空间,那么连接两岸的大桥,就是人流和物流的通道,是区域繁华的保证。

打开珠三角地图,珠江口目前建成的跨江跨海通道包括南沙大桥、虎门大桥、港珠澳大桥;正在规划和建设中的有莲花山过江通道、狮子洋通道、深中通道、深珠通道。

从密度看,珠江口北端的跨海通道较为集中,连接广州、东莞两市的共有4条;靠近出海口的南端受施工难度、建设强度等影响,则较为稀疏,包括已建成的港珠澳大桥、在建的深中通道和正在规划中的深珠通道。

广东“四小虎”东莞能够一路领先,与其在珠江东西两岸的区位优势密切相关。通江达海、通过虎门大桥连接西岸,藏着东莞崛起的地理密码。

深珠通道,顾名思义连接深圳、珠海两市。事实上,广东对深珠通道建设的谋划由来已久。

2010年修编后的《珠江三角洲地区城际轨道交通规划》中,深珠城际名列其中。规划就是利用原伶仃洋大桥规桥位,布设跨越珠江口的线路。

伶仃洋大桥被港珠澳大桥规划取代后,深珠通道也在2017年被纳入广东省高速公路网规划。

深珠通道得到深圳积极“反馈”。2018年6月,《深圳市高快速路网优化及地下快速路布局规划》中,专门提及要预留对接深珠公铁复合通道的接口。

2018年11月,珠海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珠海市干线路网规划》,提出为强化与深港和粤西城市的联系,规划新增伶仃洋通道。

深圳提到的“深珠公铁复合通道”,与珠海规划的“伶仃洋通道”,被越来越多人以“深珠通道”指代。2019年广东省两会上,深珠两地代表委员纷纷建议,深珠通道规划建设应快马加鞭。

所当乘者,势也;不可失者,时也。

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号角下,日前,《深珠(伶仃洋)通道前海衔接规划研究》公布,明确了深珠通道在深圳侧的走向。

“胎动”10年的今天,公铁复合,高铁、高速公路加持,中国两大经济特区的力荐,都赋予深珠通道强大流通效能和话题性,每一步进展都令人期待。

珠江口两地期盼,只待一纸“出生证”。

深珠“同心”▶▷

两个经济特区共同守望

深圳与珠海,直线距离不到50公里,驾车需要近3个小时。

1980年,深圳、珠海同时被设立为中国最早的经济特区。隔着伶仃洋,这两座面积相近的城市,演绎出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一个发展为“小而美”的滨海城市,一个加快迈向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随着深中通道的建设,南部珠江口的交通壁垒将逐渐被打破。对于打通陆路直连快速通道,深珠有着同样的期盼。

作为广东经济发展双引擎之一,深圳迫切需要一条深珠通道,打开“东进西拓”产业新空间。日前,《深珠(伶仃洋)通道前海衔接规划研究》的项目中标公示显示,深珠通道由深圳西丽站引出,在前海设置站点。通道建成后,深圳至珠海车程仅需半小时。

今年的珠海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携手深圳推进伶仃洋通道(即深珠通道)建设。

数据显示,深珠通道珠海登陆点附近的珠海高新区,目前高新技术企业数超500家,入选科技部创新人才数量占珠海八成,有着“小前海”发展之势。

深珠通道一旦建成,珠海不仅可以直抵深圳,还能经西丽站通往粤东地区,成为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一条“捷径”,为扩大深圳作为中心城市的聚合力的同时,带动更多深圳创新要素向珠江西岸地区流动,助力深珠合作示范区建设。

湾区“拼图”▶▷

助力都市圈高效互通互联

日前,广东规划五大都市圈,在广州、深圳都市圈之外,增设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三大都市圈。与广州、深圳都市圈相比,珠江口西岸都市圈一直以来,缺少核心城市。

深珠通道不仅能为深珠两市融通带来便利,还能拉近珠江口西岸都市圈和深圳都市圈的距离。再看一江之隔的深圳,经济重心却从罗湖到福田再到南山,一路向西止步于海。

春江水暖鸭先知。

在刚刚结束的珠海两会上,珠海明确提出谋划建设深珠合作示范区。

Insta360影石在深圳、珠海高新区均设有公司,其负责人介绍,随着深珠两地产业合作加深,深圳部分高新产业将转移至珠海乃至珠江口西岸,进一步优化大湾区城市产业格局。

广东省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邓江年认为,一方面,珠海可利用深中通道、深珠通道与深圳都市圈连成一体,承接和发展深圳溢出的先进制造业;另一方面,利用城际轨道交通的延伸,珠海可加深与广州联系,共享软硬件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资源。

记者留意到,据深圳市发改委2019年公布消息,深珠通道规划为公铁两用通道,采用高速铁路作为设计标准。这也意味着,深珠通道未来将有望纳入国家高铁网络,承担连通珠江东西两岸高铁线路的使命。

今年广东省两会上,就有人大代表建议尽快将京港高铁延伸至澳门,形成京港澳高铁大通道。深珠通道正是打通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京港澳高铁大通道的最后一块“拼图”。

相比深中通道,深珠通道更大的意义在于,不仅进一步优化大湾区公路交通,更在于打通了珠江口两岸铁路交通的闭环,真正实现湾区城市间“一小时都市圈”,同时让珠江口西岸地区通过高铁连接中国中东部地区,有了更多、更优的选择。

此外,相比港珠澳大桥和深中通道都需建造人工岛承担桥隧转换的功能,在深珠通道线位范围内,有淇澳岛及其东部一个天然小岛可承担相关功能,可节约部分建造成本。

日前,省交通运输厅正式印发《广东省高速公路网规划(2020—2035年)》,到2035年,广东将建成总里程约1.5万公里的高速公路。在规划的远景展望线中,有一条为深圳经珠海至南宁线路。规划图显示,这条线路位于深中通道和港珠澳大桥之间,从深圳跨珠江连通到珠海,或为备受关注的深珠通道。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加速推进,已建成通车的港珠澳大桥及正在建设的深中通道等交通基础设施,将改变珠江东西两岸的交通格局。

珠海市规划设计院政府规划编制和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潘裕娟认为,规划中的深珠通道可形成从福州到南宁的东南沿海高铁大通道,极大地支撑和服务珠三角核心区发展。

在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加快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时代要求下,建设公铁两用的深珠通道,是国家高铁网络战略布局的重要一笔,对于珠江口西岸都市圈和深圳都市圈的长远发展意义深远。

来源: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