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调查报道 | NDI操控泛暴派 渗大专院校

2019-12-30 08:23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美国国际事务民主研究所”(NDI)黑手又现形!《大公报》调查发现,获委聘处理多宗针对警方的诉讼案件的韦智达律师行,是NDI驻香港的律师代表。公开资料显示,NDI早于1997年潜港,2003年才在港注册,注册后美国联邦政府首年透过NDI策划乱港的资金已暴增二千六百多倍,而NDI的拍档,介入当地选举的“选举与政治进程联合会”(CEPPS)给予NDI逾1.3亿港元。NDI所获资金主要来自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美媒、英媒揭发USAID煽动多国叛乱,早被俄罗斯、古巴、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多米尼加、厄瓜多尔尔、尼加拉瓜等国驱逐出境。

韦智达律师行获委聘处理多宗针对警方的诉讼案件,韦智达同时是驻香港NDI的律师代表

韦智达律师行获委聘处理控诉警权的案件,包括疑点重重的所谓“荃湾警署强奸案”,没有警署的闭路电视摄录到申诉人在所谓的“案发日”进入荃湾警署,韦智达律师行曾发声明谴责警方抹黑女事主。9月初暴徒搞跨界别罢工,韦智达支持员工参与罢工,韦智达律师行政治立场鲜明,其背后有一名“实力”客户──NDI。

NDI两头目区选翌日窜港

英国籍的韦智达律师是韦智达律师行的唯一持有人,他1992年居港至今,2007年他接受内地媒体访问时,说对回归后的香港政府比港英政府更有信心。惟近几年,韦智达俨如泛暴派的“御用律师”,包括代表涉及2014年违法“占中”的前公民党员曾健昭及黄之锋;2016年9月为朱凯廸获撤控阻碍公众地方申请讼费;现其律师行更是与“星火同盟”并列为被捕暴徒的法律支援律师行。据公开资料显示,韦智达律师行由2016年3月起至今,是驻港NDI的律师行。

操控泛暴派 渗大专院校

早前《大公报》独家揭发,现任NDI总裁米德伟(Derek Mitchell)及NDI亚洲区主管南安德(Manpreet Singh Anand)于区议会选举的翌日窜港,并于26日在香港外国记者会大言不惭表示,NDI早于1997年在港,并于2004年至2017年设有办事处。翻查NDI的公开资料,1997至2002年,NDI低调潜港未有在港注册,直至2003年港府将《基本法23条》草案提交立法会,NDI才浮出水面,以非政府机构在港注册。潜港做香港NDI首个马前卒的中国项目总监、韩国裔的锺庆熙Christine Chung Kyung Hee申报中环干德道殷桦花园的住址,正是NDI于2003年申报的注册办事处。

Christine Chung曾于《Hong Kong Journal》撰写一份香港政党发展,披露2002年秋天NDI设立办事处,办了多个工作坊及研讨会给香港各大政党,NDI赞助港大法律学院、浸大、港大“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组研讨会、搞政党法、训练传媒报道、推荐政党中央委员参与国际研讨会,前民主党中常委陈竟明曾承认民主党参与NDI的培训工作坊。据“香港民主监察”成员Levin Law透露,自95年以来NDI在港总共投入超过3000万港元,操控本港泛暴派、渗透大专院校,资助多个所谓“研究”和“青年”项目,以渗透颠覆内地为目标。

有第二中情局称号的NDI,其公开的财务报表显示,每年获十亿港元营运资金,早期近八成资金由颠覆多国政权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拨款,近年USAID仍是资助NDI逾半收入的金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及美国国务院则是NDI第二及第三大水喉。2014年香港爆发“占中”,NDI亚洲区开支增一千七百多万港元;2015年区选,扰乱当地选举政制的“选举与政治进程联合会”的行政开销多达100万港元,2016年立法会选举年,开销高达150万港元;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行政开销77万,高出2015年近五成。

NDI长期派人潜港 笼络人脉谋颠覆内地

美国副总统彭斯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头号“经济与战略对手”,NDI作为美侵华的工具,现任的一众头目对中国有深入研究,部分未任职NDI前,已潜港读书及工作多年,建立内地及香港政界、教育界及传媒人脉。

借“关注劳工”搞颠覆

今个月初NDI亚洲区高级项目经理Adam Nelson与泛暴派李卓人、李柱铭、吴霭仪、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前东亚项目总监Thomas Kellogg及港大法律学院教授戴大为在中环文华东方酒店密会。Adam Nelson任职NDI前,已长期在内地及香港的不同美官方资助的颠覆机构推行项目。Adam早于2000年以交换生在大连外语大学读书,2002年至2005年任职NED资助的国际工会联合会(SC)担任助理项目专员,负责超过400万美元(折约3100万港元)的所谓“关注劳工”为名,颠覆内地的项目。

2005年Adam来港,在外资公关公司“爱德曼国际公关(香港)有限公司”任职业务经理,与香港的外媒及外资企业混熟。2007年至2011年转任驻港的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RI),负责推动内地“公民社会”项目,该项目获美国国会、USAID拨款300万美元,他每月定期到内地跟进。2011年至2014他转任一家族慈善基金公司,负责内地、香港及美国的教育交流项目,借以建立政府及教育界人脉,2014年5月返回美国,2015年上任NDI亚洲区高级项目经理。Adam居港九年期间,修读港大中国政治课程及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与金融业界人士建立关系。

前任NDI香港区经理薛德敖,中学就读港岛名校圣约瑟书院,大学赴英修读学位及硕士课程,先后于浸大及港大做研究助理,其后加入莫乃光的“公共专业联盟”任研究主任,在香港爆发“占中”前后,薛德敖代表NDI资助时任港大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管理委员会的戴耀廷,推出“港人讲普选”网上平台,2013年薛频与NDI高层密会戴耀廷讨论选举,又利用中大“港美中心”在港搞内地妇女培训营,煽颠内地。“占中”爆发时,薛德敖操控锺庭耀的港大民调。

USAID屡借“援外”推翻当地政权

NDI最大水喉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是全球最大的官方机构,每年USAID拨出的金额占美国对外“援助金”的一半。

USAID由美国总统、国务卿、国家安全委员会指挥,配合美外交政策推行所谓对外的“援助”,实则屡被传媒,包括亲政府的美联社、纽约时报及BBC揭发假借“人权、民主及管治”援助,实则煽动暴乱,推翻当地政权,输出美国霸权。

聘拉丁美洲青年 煽动古巴叛乱

《纽约时报》引述美国国家全档案馆古巴文件项目负责人Peter Kornbluh,指出USAID一直以民主为幌子进行秘密行动,该机构用作中央情报局CIA行动和特工的前线,在古巴推行高科技计划。一个名为“ZunZuneo”的古巴推特项目,实则是监控当地的电子讯息;美联社报道USAID利用ZunZuneo推特,进行政治洗脑,欲策动“古巴之春”等煽动暴乱。

美参议员Patrick Leahy曾在USAID预算的参议院听证会,指控USAID的行政官Rajiv Shah负责的部门收集派驻世界各地USAID援助人员的大量电邮,Patrick Leahy并在听证会上提出禁止USAID以推进民主名义进行情报电邮收集。

美联社一篇《美国国际开发署计划利用拉丁美洲年轻人煽动古巴叛乱》报道美国国际开发署假借推行“健康和公民”计划,以时薪5.41美聘请拉丁美洲年轻人,秘密扮作游客,从事地下工作,包括筹办防爱滋病毒的演讲,却宣扬反政府意识。

假借查旱灾 派员查埃国暴乱

前USAID主席Gayl Smith是奥巴马的“特别顾问”及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主任,Smith曾将25名CIA高级调查员派往埃塞俄比亚,以调查旱灾之名,实则了解当国的暴乱。

“占中”年亚洲项目开支激增八千万

NDI未在港注册前,2002年只获美国联邦政府拨款投放香港开支44美元(折约342港元),2003年4月NDI在港注册,联邦政府拨款增加二千六百多倍,CEPPS更拨款1.3亿元给NDI。2004年美联邦政府予NDI在港开支递增至91万港元,惟2005年起,NDI公开的财务报表没有列出联邦政府拨款资料。

香港爆发“占中”前的2013年,与“占中”爆发的2014年,NDI每年均获总资金十亿港元,2013年的亚洲项目开支达二亿四千多万港元,2014年更高达二亿五千多万港元,分别多出2012年近七千万港元及八千多万港元;去年香港天下太平,NDI获得的总资金回落至八亿六千多万港元,没有披露亚洲区项目开支。